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0.应天顺人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822 2019.05.31 16:30

  一个消息在东宫旅军官中传开,军营为之震动:东宫旅旅长、战训室主事薄先生,原来就是名动天下的督师孙传庭!大家议论纷纷,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当朱慈烺端立万寿山校场台上,正式公开孙传庭真实身份的时候,台下军官士卒们都非常激动,颇有“与有荣焉”的感觉。

  孙传庭单膝跪地,向朱慈烺施礼;朱慈烺扶起孙传庭,一挥手,台下一齐喊口号:“仗节死义,澄清宇内!护国本,救大明!”

  所有军官都得到了统一口径,向下级传达:“太子爱才如命,甘冒储位被废的危险,为国家隐藏良将!尔等只要能在战场崭露头角,也将能得到太子钟爱!”

  全军上下人人振奋。

  随后,一个新消息让大家情绪沸腾:太子将要派遣东宫旅,出征河南,战场练兵!

  就在各级军官摩拳擦掌的时候,接下来的命令又让大家紧张了:为了便于机动,所有士兵必须骑马。但是现在马匹不足,只能轮流出战,首轮作战派一个步兵团加炮兵团大约一千七百人出征。其余官兵,留守军营,继续训练!

  选调的标准,就是训练成绩;成绩记录昭然,大家基本没有什么争议。

  经过比较,凌凯云的第三团首轮出战。

  第一团团长张远志、第二团团长卞飞虽然在太子和孙传庭面前尽力争取了一番,但是回到团里,还是用心做下面营连排长的工作:

  “用心训练,出战效命的机会多的是!”

  张远志的压力有点大,因为他身为一团团长,根据太子指示,早就喊出“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口号,但是一个月训练下来,成绩被三团超了,导致现在首战用的是三团!真尴尬。

  他认真反思,觉得自己有一点骄傲了;武清之战后,内心深处有点自以为了不起;扩军后的训练,抓得不够扎实。看看第三团那个凌凯云,事事争先,处处用命,三团能不突出吗?

  张远志在营连排长会议上做了自我批评,要求全体人员都“反求诸己”,排除自大想法,用心训练,争取在未来的战斗中,夺回“首战主力”的地位。

  第二团团长卞飞则不同,在营连排长会议上大发雷霆,把大家痛骂了一顿,然后把自己也痛骂一顿,最后发狠道:“从今往后,埋头苦练!谁是英雄,战场上见!”

  第三团凌凯云接到战令,虽然兴奋,但又压力重重:战士们骑马训练不足,必须进行战前强化训练。于是立即组织人手,领取马匹,连夜进行骑马训练。

  夜里,校场火把通明,人吼马嘶,第三团官兵虽忙不乱,有条不紊地进行上马、下马、整队前进、前后传令、停马列阵训练。朱慈烺、孙传庭都来到现场督阵。

  朱慈烺道:“幸好是骑马的步兵,不是骑兵,否则突击训练用处不大。”

  “殿下所言极是,只是骑马行军而已,再训练一日,就可以出征。”孙传庭道。

  朱慈烺感叹说:“仅仅一千几百匹马,就把京师及周边的牲口市场搜罗一空,以后想扩大马队规模,难啊!”

  “殿下不必忧心。决战城下,马匹不足不是大问题。待到闯贼偏师到来,我军也能从容布局战场,实现‘歼敌一路’之目的。”

  “我们不仅仅只有闯贼一个敌人。”朱慈烺抬头望了望东北方向,沉吟道:“暂且不必考虑别的敌人,先打好眼前的仗吧!”

  第二天,三团又练了一天。黄昏,全团吃过饭,休憩片刻,悄悄地列队出了北门。

  炮队随即出发。炮车、弹药车蒙着油布,从城门下隆隆驶过。

  八百人押着的辎重骡马队在最后。他们来自东宫侍卫营和京营老弱士卒。京营老弱士卒虽然已经开不得弓,打不得仗,但是其中有不少押车赶骡的熟手好手。于是朱慈烺从中选调了六百人,充作辎重兵。毕竟东宫侍卫不能抽调太多去做辎重兵。

  孙传庭带着新的侦察连和直属营,充作卫队和中军,走在三团和炮团中间。

  队伍绕过京城西北角,转而向南,迤逦前进。

  看着崭新的精锐军队,虽然不比出潼关时的千军万马,孙传庭却信心满满,因为这是一支全新的军队,有新的思想,新的训练,新的装备。想起郏县之败、潼关之败后的仓皇落魄,此刻的卷土重来简直恍然若梦。

  这一切,都是源于太子!

  “太子啊,太子!”孙传庭不禁热泪盈眶:“不是太子,臣的骸骨早已填了沟壑。”

  至今记得郏县败后,兵部探马送来东宫密信的场景;当时自己倒驴不倒架,还不屑一顾:“身为太子,私交统兵大臣,乃是天大的忌讳!”太子的那封密信,那几句情真意切的话,自己现在还能倒背如流:

  “先生乃国家柱石,一身系大明安危。望先生留存有用之身,以待时机,拯救天下。”

  “东宫孺子,夙夜忧叹,遥望旌麾,五内如焚,唯恐先生一心赴死,异日无人辅弼。俗语云:‘留得青山在,不怕无柴烧’,望先生以天下为重。切切!”

  身边战士忽然发现,主帅孙传庭小声念叨着什么,两眼泛着泪光。忽然,孙传庭策马出队,在路边下马跪地,对着北方高大的京师城墙,叩拜之后,朗声道:

  “微臣孙传庭,誓不负太子重托!”

  随后,翻身上马,归队向前。天黑了,队伍燃起火把,继续进发。

  孙传庭很想念乔元柱。潼关之败后,自己拔刀自刎,却被乔元柱抱住了:“乔元柱愿与督师一同赴死,光照汗青!只是太子殿下的吩咐岂能忘记?留此有用之身,以图将来!”

  自己当时挣扎着吼道:“有何将来!唯死而已!”

  乔元柱情急之下,贴近了说:“万一太子监国抚军,何人能够辅弼?”

  这句话,让自己苟活下来,还怀着希冀,有一天能为太子效命。今天,终于独立领兵出征了。

  “当初传庭沦于深渊之中,太子垂赏于风尘之外。如此知遇之恩,今生难报万一。传庭愚钝,唯有尽忠竭智辅弼,以求中兴大明!这支新兵,必须牢牢地掌握太子手里!”

  深夜,东宫旅在宛平城外宿营。

  看着各级军官指挥战士们收拢安顿马匹,然后安排宿营地,孙传庭颇为欣慰:虽然训练了一天,虽然走了骑马走了几个时辰,虽然是第一次出远地宿营,但是战士们精神非常好。

  “还是年轻好啊!”孙传庭赞叹了一声:“怪不得太子一心招揽二十来岁的少年!这些战士,这些军官,至少能为国征战二十年!到那时,天下还有什么流贼没有平定?建奴恐怕都不在话下!”

  “太子,太子,真是星宿下凡啊!”孙传庭仰头望望满天星斗,找找紫微垣,看了许久,似乎比以往微微亮了一点,他拿不准是是不是错觉。忽然望见三师星,似乎异常明亮,他顿时激动不已:三师星,乃应在地上太师、太傅、太保三师之位,此刻自己拱卫太子,虽无三师之名,却有三师之实,一定感应在三师之星上!自己必然能成就勋业!

  营地刚刚安顿好,一道训令传遍全营:“旅长夜观天象,发现紫微垣明亮,大明将兴!三师星格外明亮,此战必胜!太子,果然顺天应人!”

  此时,太子正在乾清宫东暖阁,向崇祯汇报出征一事。

  “父皇,孙先生辞去,关键在于实战练兵。同时打探敌情,待到贼军前来,再选定合适地点,一举歼之!”

  崇祯点点头:“再过两日,就是元旦。孙先生果然国而忘家,乃是用命忠臣!”

  感谢“账房先生”“凯凯凌云”“支点9001”“看书者001”“揪你脸”“小、邪道”“起1点荣誉会员”“悦读者1976”“易水和安”“氢氧化铯CsOH”“绯红之黎明”“星的微笑”“Alone菜菜”“辉无恒”“江月照未还”“不要大蘑菇”“不锈钢铁侠”“三点二一”“小书仔子”“ld123”“书友201801067053622”“书友20180228223217681”“夜行商人”“这么多昵称已存在卧槽”“君源清月”“覃生”“迟来的星”“樊迦”“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一杆大烟枪”“花边packet”“雄英展翅翱翔”“虚拟磁带”“相爱半生”“扭曲的老猫”“@书之迷@”等网友投的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