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8.剑指真定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666 2019.07.09 12:32

  崇祯表情释然,说:“都准备好了?吾儿还要临阵指挥吗?”

  朱慈烺摇头说:“孙先生全面指挥,冲锋在前;儿臣会在后方督阵。”看看崇祯有阻止的企图,忙换了低沉的声音说:“父皇,东宫师乃是天下精兵,器械锐不可当。若是全部交由孙先生之手,只怕并非国家之福,也并非爱惜人才、长保重臣之道。儿臣身负皇命,在后方督阵,也使东宫师各级将校时时不忘根本由来,不忘我朱明天家!”

  崇祯的疑心病被撩拨了一下,顿时紧张起来,说:“东宫师铳炮犀利,朕亲眼所见。孙先生统兵在前,吾儿督阵在后,确实稳妥。”

  朱慈烺心中暗笑,面上却端庄恭敬,说:“父皇圣明!”

  崇祯想了想,问:“吾儿出京,京城防务如何主持筹措?”

  朱慈烺笃定地说:“启禀父皇,儿臣总督京营,京城防务乃是分内之事。儿臣此番虽然南征督阵,但是已经做好京城防务筹划,确保京城万无一失!而且儿臣击败刘芳亮之后,将能赶在闯贼主力抵达京城之前,回师保卫京城!”

  崇祯有些忧虑:“万一李贼自成提前到来呢?”

  “纵然闯贼提前到来,儿臣亦可确保京城无虞!”朱慈烺侃侃而谈:

  “第一,儿臣已经铸好新式守城大炮,随时可以更换城头朽烂旧炮,而且射程威力远胜旧炮。闯贼到达城下,炮火不能胜过城头,将无法破城。”

  “第二,儿臣已经扩充京锐营,达到两万人;至少能保证每个垛口有两个人看守;就是当初汰选剩下的一万数千弱兵,也已得到养护训练,可以协助守城。只要不冒险出战,只要没有人投敌,城池无人能破。”

  “第三,儿臣所率东宫师及勤王大军,随时可以回师助战,纵然闯贼大军提前围城,儿臣也可以内外夹击,一举破敌。”

  崇祯忙道:“吾儿造的大炮,本就犀利,现在还有新式守城大炮,必然更加厉害!赶快更换!”

  朱慈烺躬身道:“遵旨!”

  崇祯又问:“兵仗局每日能生产多少‘崇祯一式’火铳?若是足够,也给京锐营配上,京城将无忧矣!”

  “启禀父皇,崇祯一式火铳,极难制造。东宫师新扩,还没有完全装备,至少有三千士卒暂时与其他士卒共用一枝火铳,儿臣正在加紧生产,准备在接敌之前生产足够,运送前线,紧急装备。”

  “至于京锐营,儿臣以为由兵部工匠制造鸟枪装备部分即可。守城之时,还是手榴弹好用。敌军蚁附爬城,一枚手榴弹从垛口扔出去,敌军不死既残。而且手榴弹制造简便,可以调集工部、兵部工匠,大量生产。”

  崇祯立即说:“工部、兵部能用的工匠,全部拨给兵仗局,生产鸟枪,尤其是手榴弹!”

  朱慈烺大喜,立即说:“遵旨!谢父皇!”

  崇祯觉得哪里还不对劲,想了好一会儿才说:“吾儿出京,京营由谁临时统率提督?总不能事事请示前方。”

  朱慈烺说:“京城防务,至关重要,儿臣一直不敢假手于人。所以已经完善了组织,做到了军令畅通,如臂使指,整个京城的防守之军,宛如一人。而且儿臣也安排好了预案,有条不紊地更换装备、进行训练,而且很快就要实施一次实战演练。如今儿臣离京,建议由襄城伯李国祯临时提督。他也不必更动人手,擅发命令,只需按照条令、擘画、预案,监督实行即可。”

  崇祯点头说:“此人可靠。就照此办理吧!”

  朱慈烺回到太子府,各部门流水价地前来汇报情况。朱慈烺看过各种情报以后,首先关注了钱粮,甚是放心;其次关注了东宫师备战情况,做了提示;再次了解了勤王大军数万人的军需供应、武器装备和军心士气,做了指点。

  最后,朱慈烺命令:孙传庭率领东宫师一旅二旅,督促勤王军,当天深夜出发,奔赴真定。

  朱慈烺参与了教导营第三期开营仪式以及初步训练,会见了襄城伯李国祯,因此迟了一整天才亲率领东宫师直属团,押着扩建的辎重军,从后面缓缓而来。

  前方的情报,更加密集地向朱慈烺涌来。

  李田富、岑真率领的“兵部探马二队”负责侦察闯军南线偏师——刘芳亮大军。(详细前情见于第119章《扩充侦骑》。)他们根据太子指示的路径,先深入晋南,窥见刘芳亮大军,然后逐步后退。根据要求,他们人人携带望远镜,总是远远侦察,掌握大体形势,绝不轻易冒险;偶尔抵近侦察,都要经过化装,趁着黑夜行进,在傍晚、黎明借着天光遂行侦察。

  他们侦察到闯贼左营制将军刘芳亮携左营右威武将军刘汝魁、标前果毅将军任继荣、陈永福等统领,率军由韩城渡河沿黄河东进,浩浩荡荡,军容严整。李田富叹道:“比起潼关之战之前,闯贼士气更加高涨,盔甲更加鲜明,马匹更加众多。”

  岑真说道:“看着不错,不知真实战斗力如何?”

  李田富说:“这里面有部分闯贼老营,都是百战精锐,死在他们手下的明军将士,不知有多少。就是新招之兵,也大多是农夫子弟,被闯贼‘均田免粮’之言蛊惑,往往悍不畏死。不可轻撄其锋。”

  岑真似信非信。

  随后,刘芳亮率南路大军攻占山西南部的临晋、河津、洚州、平阳,明朝守军总是一触即溃,或者望风投降。岑真依然不服气地说:“守军尽不敢战,否则何至于此!”

  在阳城,岑真从望远镜里看到闯军老营兵与明军作战,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单兵交接之时,死不旋踵,才有些惊悚。李田富在旁边问:

  “你觉得这闯贼老营兵如何?”

  岑真默然良久,说:

  “果然悍勇,但是肯定不是东宫旅的对手。倘若能让他们去打建奴,倒也值得一看。”

  李田富忍不住笑出声来:“岑弟不愧出自锦衣卫世家,计谋真多。”

  岑真涨红了脸,说:“太子若是知晓,以其冠绝天下的才智,未必不能做到。这一招叫做‘驱虎吞狼’。”

  见岑真红了脸,而且提到太子,李田富赶紧郑重起来,说:“太子之才,当然无所不能。岑弟不妨在急报上写一句:‘队副岑真建议太子,设法利用闯贼悍勇之卒,征讨建奴。’”

  岑真大声说:“写又何妨!”

  李田富连忙拍拍他的胳臂,说:“可以,可以。”

  刘芳亮大军攻陷山西南部的阳城之后,进入豫北怀庆府。

  李田富在向京师汇报的同时,也向镇守怀庆地区的督师余国桂、许定国两人通报,这两人竟然既不集合军队,也不做任何筹划。于是在二月初,刘芳亮几乎是兵不血刃占领怀庆府、孟县、济源等地,开始建立伪政权。并且派出侦骑四出,侦察卫辉府、彰德府、真定。

  岑真看到如此情形,气得七窍生烟。在率两个小队二十人搜索侦察时,遭遇闯贼零散士卒,他身先士卒,一冲而上,砍杀数人。

  归队之后,李田富得知经过,厉声道:“我等身负‘战略侦察’重任,必须严格遵守太子定下的规矩,不与敌军交锋,你这是破坏太子的规矩!”

  岑真傲然说:“太子也说了:无可躲避,则奋勇夺路。我等刚才正面遭遇敌军士卒,如果不杀了对方,就会暴露行踪。”

  李田富大怒:“你的望远镜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不事先仔细观察,再行侦察?你杀了他们的人,仅仅弃尸草丛,怎么能避免暴露行踪?”

  说着攀上一棵大树,四处瞭望一番,立即下来说:“赶快离开!贼军已经开始搜索,搞不好会重兵合围!”

  全队立即逃窜。数刻之后,他们登上高处用望远镜一望,原来所在的地方,已经被闯贼骑兵包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