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0.各色人等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648 2019.07.11 00:29

  “刘小椽倒是一个精明的人,这些年当斥候的确不错。”刘芳亮说,“他带了多少人?”

  “十来个人,都是百战精锐。”刘汝魁信心满满地说:“他带了不少银子,到了京城,应该能做成事。上次回来的人说,刘小椽现在已经和东厂大太监齐本正搭上了,现在正在想尽办法,要掐断崇祯的饷源,也就是太子朱慈烺。现在制将军下决心要除掉他,那就要刘小椽加把劲!”

  刘芳亮冷静下来,说:“暂时不能完全指望这事。朱慈烺已经率军北撤,那么开封府、归德府怎么办,要不要夺回来?还是议一议才好。”

  有人立即通知头目都来开会。各大头目聚集在一起,听到了各种信息的通报。对于河南局势,几位头目都感到意外,尤其是袁宗第之死,让他们震惊不已。

  “夺回开封、归德,应该不是难事。”任继荣说:“只是这小贼朱慈烺为什么这么能打?拿下归德、开封,还杀了袁宗第,击败其大军?”

  刘芳亮怒道:“投机取巧而已!袁宗第帐下溃卒来说,那小贼率数千明狗,装作朱仙镇百姓,前来犒军,把火药装在酒坛里,炸死了袁宗第!袁宗第大军群龙无首,才被他趁乱取胜。否则他一个十六岁黄口小儿,数千士卒,纵然火器凶猛,又如何能击败袁宗第数万大军?”

  陈永福听了,有些担心:“他身为太子,竟然自降身份,率军打仗,这是要重新打天下吗?”

  此语一出,众人一惊,陷入沉思。

  刘汝魁喃喃地说:“崇祯竟然有这样的儿子,也算有点本事了……”

  “是啊,”任继荣接话说:“他朱家要是放下身段,重打天下,这名分、权势,倒是占了很大便宜。”

  刘芳亮有些不耐烦,说:“各位且说说:这开封、归德,要不要前去把它夺回来?”

  陈永福说:“制将军,新顺王给咱们的旨意,是从南路包抄,一方面防止崇祯难逃,一方面与新顺王夹击京师。万万不可坏了新顺王大计。”

  “此语差矣!”任继荣说:“与新顺王会师,固然是顶要紧的事,但是咱们不能放任黄河以南的局势不管,否则侧后方就不稳固。必须派一支人马前去,快速平定。”

  陈永福低头想了想,问:“斥候侦察了没有?那边还有明狗大队人马吗?”

  刘汝魁摇着大脑袋说:“两只侦骑过河四处游荡了一番,未发现大队人马,询问村野百姓,都说明狗人吗已经撤走了。现在盘踞开封、归德的,是以陈潜夫为首的一帮明朝官吏。他们七拼八凑了一点人守卫城池,不敢出战。”

  “既然如此,倒可以派少许人马,前去收复失地。”陈永福说。

  刘芳亮看了看陈永福,眼前一亮,说:“你倒是不二人选。你担任过明朝的河南总兵,地理人情无所不熟,给你五千人马,拿下两府应该轻松。”

  陈永福心中一喜:“听凭制将军差遣。”

  “就这么定了!”刘芳亮肃然道:“陈永福听令!命你率标下五千人马,过河横扫开封、归德两府明狗!”

  “遵命!”

  刘芳亮又看向刘汝魁,大声说:“刘汝魁听令!命你率八千人马,攻取豫东滑县、冀南长垣、开州,迫近山东济宁,威胁运河!”

  “遵命!”

  分派已定,各自点兵出发。刘芳亮自率大军,向真定进发。

  李田富和岑真已经分手,各率四十人的侦骑遂行侦察。那天接到四十名补充的侦骑,李田富根据上峰命令,将兵部探马二队一分为二,再各补充二十人,形成两支新旧参半的侦骑。李田富所率四十人,依然称为“兵部探马二队”,岑真所率四十人,称为“兵部探马四队”。

  岑真疑惑地说:“难道三队已经组建?”

  李田富说:“想必是在山西方向成立的。——且不管它,咱俩兵分两路,各自逐步后撤,将打探到的消息及时发往京城。上峰命令,我率军向北撤,你率军向东撤,分别监视刘芳亮和刘汝魁。”

  “好!照此办理。”岑真立即应声。

  李田富沉吟片刻说:“岑弟,此去之后,一定要谨慎行事,不可冲动。你脑子活,弓马娴熟,但要时时以太子布置的‘战略侦察’为首要之务。”

  岑真握住他的手说:“多谢李兄教导,小弟铭记在心!”

  两人就此别过。

  李田富率队北撤,很快到了真定府,把刘芳亮大军详情,汇报给了真定巡抚徐标,徐标高度重视,督促守军将校及各级官员积极备战。

  李田富单独拜见了一次徐标,说:“小心防范真定知府邱茂华、游击谢素福,此二人恐有二心。”

  徐标问道:“可有实据?”

  “徐抚台可以派人打听一下,邱茂华家小现在何处?只怕已经出逃。”

  徐标点点头:“此事不难。倘若他偷送家小,心怀不轨,本官随时可将他拿下。”

  正说着,外面有人报:“有个人自称是刘芳亮派来的,要拜见老爷,送来一封信。”

  徐标接了信件,当众拆看,原来是刘芳亮的招降信。他勃然大怒,将信件撕得粉碎,大吼道:“竟敢来招降本官,好大的胆子!来人,把送信的抓起来!”

  送信的吓坏了,在外面大声嚷嚷:“徐巡抚,你可不要犯糊涂,制将军来了饶不了你!”

  徐标断然道:“本官纵然肝脑涂地,满门死难,也绝不会从贼附逆,辱没祖先!快杀了他!”

  一声惨叫之后没多久,刘芳亮信使的人头就被送进来过目。李田富看到那颗血淋淋的人头,朝徐标躬身道:“徐抚台果然不负太子夸赞,是一位大大的忠臣!”

  “太子知道本官?”徐标有些意外。

  “知道!卑职前来拜访徐巡抚,正是太子令旨!”

  徐标叹道:“太子大才,英姿天纵。只是这真定、保定乃是京城的南大门,不知太子可有计策,确保无虞。”

  “徐抚台放心,只要您能控制官佐守军,防范叛贼,抵挡刘芳亮,太子东宫人马,将随时来支援!”

  徐标点点头,说:“太子派人来援最好。万一不来,本官也做好了殉国的准备。此身别无长物,唯有一腔忠义,可报君恩!至于你提醒的邱茂华的事,本官立即派人去询问!”

  丘茂华正在住宅内询问管家:“夫人、哥儿姐儿都收拾好了吗?”

  管家说:“回老爷,收拾好了,就等太阳落山。”

  “好,小心点!一旦出城,越快越好。贼军已经出了固关了,旦夕就可以来到这里!”

  外面仆人叫道:“老爷,徐抚台派人来见!”

  “叫他进来!”

  邱茂华看看来人,发现他是徐标身边的一个书办,名叫杨光门。

  “不知杨书办前来,传递徐抚台什么钧令?”

  杨光门拱拱手:“得罪了。徐抚台让我来,是要问问邱知府,此时贵眷何在?”

  邱茂华一惊,庆幸家人还没有走,于是昂然说:“当然在家,难道还能擅自潜逃了不成?”说着,对管家说:“进去叫夫人、哥儿出来,给杨书办看看,让他知道咱家的人都是与城池共进退的。”

  夫人摇摇摆摆地出来,儿子跟在后面。杨光门看见了,说:“好,我立即回去报给抚台知晓。”

  待其出门,夫人着急地问邱茂华:“老爷,真不走啦?”

  邱茂华厉声说:“怎么不走?立即换了衣服走!”一阵忙碌,邱茂华的妻子儿女都换了平常百姓的服装,乘上了马车,由管家在前面车夫边坐着,离宅向城门而去。

  到了城门口,管家发现已经戒严控制出入了。在往前走,被人拦住。管家说:“我们是知府仆人,要出城办点事。”

  “办什么事呀?车里都是什么人呀?”一个人出现在面前。管家一望,竟然就是杨书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