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破败皇店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511 2019.02.28 08:08

  田存善来琉璃厂之前,在端本宫接受了朱慈烺的一系列训话。当时朱慈烺接到联系钱忠汇报,认真看了水晶琉璃酒杯,发出一阵大笑。

  田存善暗道:“从来没有见小爷如此大笑过。特别是雷电之夜以来,小爷一直郁郁寡欢,阴冷深沉,今天才算开心了。这水晶琉璃盏若是拿出去发卖,确实能卖个好价钱。只是,军饷向来都是万两银子计算,小爷能筹到那么多吗?”

  只见朱慈烺对钱忠说:“下次去,务必礼节周到。这一家子,孤都要倚重的。他若是缺了材料及其它费用,一定要及时上报。”转向田存善说:

  “你今天的任务有两个,先亲自去一趟琉璃厂,送去赏银,传达孤给琉璃厂定的规矩。再去宫中打听一下,有哪间皇店经营不善,歇业了,孤要接一间过来。你直接跟管事的太监讨要,不给的话,孤自去向父皇要。”

  田存善领命,朱慈烺又吩咐道:“从今天起,东宫的银子会像流水一样多起来,必然也会有手脚不干净的人乱来。对这样的人,左手不干净,断其左手;右手不干净,断其右手。你是孤信得过的人,给孤盯紧一点。”

  田存善躬身受教。

  他去了琉璃厂回来,马不停蹄地去宫里打听皇店事宜。一个时辰之后,他回来覆差:“禀小爷:如今皇店经营良好的极少,五六家而已,关门歇业的众多。有的歇业数年,也不曾租出。不知小爷要什么样的?”

  朱慈烺想了想说:“找一间交通方便,店面不太破,打扫一下就能用的。最好大一点,然后打扫干净,如何布置,孤这里已经写好预案,你安排人去照着做就行了。”

  崇文门大街上的一间皇店,原本出售以胡椒、苏木为主的香料,这几年因为四处战乱,来料稀少,而京中人对那些价格越来越昂贵的香料则渐渐失去兴趣,于是这间香料店只好关门歇业,转眼就是五年。门前冷落,杂草丛生;窗棂蒙着厚厚的灰尘;屋瓦上生出的瓦菲,在秋风中瑟瑟发抖。

  这天,隔壁胡同口的算卦拆字的罗日臻发现,破败的皇店门口来了一拨宫人,指指点点,然后又打开尘封已久的店门,进去看了看,许久才离去。

  罗日臻想:“莫非这间皇店又要重开?如果重开,往来人多,我这算卦拆字生意也能好一点吧?如果热闹起来,卖一点茶水烧饼,开个茶点摊子,也是不错的……唉,若不是建奴可恨,焚劫京畿,父亲就不会惨死,家里的庄园当铺,也算不小的产业,如何沦落到如此地步!”

   日暮,算卦摊前没有一个人,但他还是缩着脖子,袖着手,苦苦守候。不坚持又能怎么办呢?胡同深处租住的破屋里,还有妻子儿女等待自己带钱回去呢!妻子每日帮人缝补浆洗,他算卦拆字,一家人连稀饭都喝不上。

  “可怜她也是大家闺秀,竟然沦落如斯,不知何日饿死……”泪水涌出他的眼角。

  一大波人马灯笼的到来,打破了皇店四周的冷清和昏暗,只见一个宫里太监站在皇店门前,尖着嗓子,指挥分派任务,于是有人扫地,有人洗涮门窗,有人张挂灯笼,忙得不亦乐乎。过了会儿,一个办事的老头对那伫立监督的管事太监说:“王公公……”

  “叫王掌柜!来时怎么交代你的?”

  “呃……王掌柜,门口打扫装饰就已经不容易,里面打扫布置更是不易,有些东西还得搬运。咱们这点人手,明日辰时之前,无论如何忙不完呀!”

  “我不管!今晚必须完成小爷的差事!你不是地头蛇吗?自己想办法!”

  “那……小的就近招些人手,您看可行?”

  “行!工钱不要少了人家的,小爷说了,在外不能有苛刻之名!”

  “遵命!”老头一转身,四处一望,先就看见了呆呆站立的罗日臻:“那汉子,你过来!”

  罗日臻心想:“莫非招我当仆役?如今一家衣食无着,今天也没得几个钱,当一夜小工也好!”于是吸了一下鼻子,撇下卦摊,一路小跑过来。

  “干一夜杂活,给你五分银子,干不干?”

  “干!干!”罗日臻慌忙点头,又羞赧地说“只是小的一天吃晚饭,你们有没有东西垫垫肚子?”

  那个管事太监已经注意到了他,说:“带的馒头,给他几个。”

  罗日臻捧着三个馒头,眼泪差点掉下来了:“想当年一日三餐不缺肉食,如今数年,老婆孩子连白面馒头没有吃过!”心念一动,抬头问道:“两位老爷,拙荆也能干,两个孩子也能帮忙洒扫,能否叫他们来帮忙?他们不要钱,给点馒头就行了。”

  “可以。你家左右邻居愿意做夜工的,也可以叫来。”老头答道。

  得到允准,他飞速地跑回家,孩子看见他手里拿着的白馒头,惊喜欢蹦;妻子却说:“这般奢侈干什么?一个白馒头的钱,买糠麸豆面回来,一家人能吃一天!”

  “这不是买的,我遇到奇事了!”罗日臻把皇店门口发生的事说了,妻子说:“走,咱们快去!”又对两个孩子说:“你俩也跟着去!”

  儿子怯生生地说:“我们还小,我才八岁,妹妹才六岁,不会做工。”

  “你扫地、洒水、抹桌子擦凳子,也不会吗?去忙一夜,明天又有馒头吃!”

  两个孩子都蹦起来说:“会!会!”

  罗日臻说:“我再叫一下邻居,那屋子大,听说那什么‘小爷’要求一夜打扫干净,很不容易,需要人帮忙!”

  叫了左右邻居几个人之后,他自己带着妻子和两个小孩往巷口赶去。他和妇人各吃了一个馒头,小孩一人半个馒头;看着孩子们就像过年一样充满喜悦的脸,他既高兴又心酸。

  “快,那边!”皇店门口,挂起的灯笼照亮了一圈忙碌的人们,在寒凉的晚风里显出温暖。很多年以后,他都记得这个改变命运的夜晚;每次想起,总有含泪的微笑。

  乾清宫暖阁。

  崇祯听到王承恩的汇报,有点奇怪:“他要那破败的皇店干什么?想做什么生意?难道,还想做香料生意?”

  王承恩道:“内库的香料能卖的早就卖掉了,海上来货,是极其罕见的,小爷暂时得不到。”

  崇祯脸色阴了:“莫非他还想抢其它皇店的生意?帑藏空虚,剩下的六七家皇店勉强供应宫内后妃日常开支。他这样做,孝心何在?”

  王承恩道:“应该没有可能。小爷只要店面,却没有向各库要货。”

  崇祯睁大了眼睛,很是惊奇:“没货做什么生意?叫人盯着那个店铺,看他到底干什么。但愿他有什么出奇招数,能为朕分忧。”然后叹了一口气:“潼关陷落,传庭失踪,西安城危在旦夕,却无兵可调,无饷可发,这皇帝,当得真没意思。”

  朱慈烺也看到了潼关陷落、孙传庭失踪的塘报,又看到兵部探马送来的孙传庭回信,叹息一声,暗中捏了一下拳头,就放在一边,忙着安排皇店的布置和运营。

  田存善汇报:“按小爷吩咐,皇店内外都将打扫整治干净,红灯笼、大红横幅、桌椅、木槌都准备好了。王掌柜拿到小爷写的台词,看了一遍就说,请小爷放心,他能当好这个‘拍卖主持’。”

  朱慈烺点头说:“筹饷成败,在此一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