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8.顺利击退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795 2019.06.29 00:11

  在酒坛爆炸一瞬间,袁宗第就明白自己中了诡计,但是已经没有办法,只能任凭气浪把自己掀起在空中翻着跟头,重重摔在地上,整个世界都崩塌了,陷入黑暗。

  爆炸中心死伤一片,半径一丈的圆圈内所有人都被抛起甩出,周围的各级头目和士卒都东倒西歪,两耳嗡嗡作响,失去了听力。

  远处的顺军士卒们,听到一声霹雳,随即看到中军大帅所在处腾起一朵蘑菇状的硝烟云朵,惨呼哀嚎之声响成一片。

  更远处,前来送羊酒劳军的朱仙镇士绅父老,忽然喝令不断,人影窜动,很快列出一条三叠阵,亮出了火铳。随着一声嘹亮尖利的铜号声响,“砰砰砰”火铳声响起,密集的铅弹形成长达一里的镰刀,从大地上掠过,向前推去。

  袁宗第中军正是一片混乱,呼喊“大帅”的声音此起彼伏,铅弹来袭,外围的士卒瞬间倒下一层。很多头目马上明白了战场情形,然而无法控制队伍,组织反击。

  张远志、卞飞联手将两个步兵团拼成长长的三叠阵,按照既定方针,指挥战士轮番射击,向已经过河的五千贼军泼洒弹雨。顺军士卒倒下几层以后,少数人向河道疯狂退去,局部形成踩踏事故;但是也有部分头目喝令士卒,要向官兵反扑。然而,他们面对的弹雨一阵接一阵,连绵不断,于是一个个倒在地上,相互枕藉。

  东宫师一旅的一团二团两千多人,每个人很快进行了五轮射击,射出一万发铅弹,河岸边的袁宗第中军被消灭殆尽。部分人逃到了沙河对岸。

  三叠阵背后东宫师一旅中军,朱慈烺正在冷冷地看着前方的猛烈射击,目睹一团二团很快击溃歼灭袁宗第中军,下令道:“找到袁宗第!”

  张远志、卞飞立即指挥一团二团向前推进,给伤者补刀,在爆炸中心附近找到了袁宗第的尸体。袁宗第七窍流血,身体软绵绵的,已经气绝。

  正在朱仙镇吃喝的顺军前锋两千人,听到后面有猛烈的爆炸声,一时呆住了;接着听到密集的铳声,更是惊疑。前锋首领经过观察判断,认为后面有敌军插到了自己和中军之间,立即抛弃宴席,列队冲出朱仙镇,准备与中军夹击敌军。然而冲到半路,前方的铳声就已经停了。他们也不管许多,继续冲击,很快发现前面是一条长长的薄薄的线列阵。

  前锋首领不屑一顾,回头喝令道:“冲,砍死他们!”却发现前面的线列阵中部向后退缩,直线变成弧形。

  “他们怕了!”首领惊喜地大喊一声,继续率军向前冲,忽然铳声连珠炸响,士卒纷纷倒地。

  这一次,朱慈烺所在的中军士兵,在卜秀刚的指挥下,也参与了射击。

  在铅弹的攒射中,顺军前锋前仆后继,踏着尸体奋勇冲锋,想和已经不存在的袁宗第中军靠拢,一会儿工夫,就只剩下数百人。

  他们懵懂地停了下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砰砰砰!”又一轮攒射袭来,他们全部倒仆,横七竖八,相互叠压。

  袁宗第余部左右后军四万多人,分三路跟来。右军在最前面,听到左前方爆炸声和铳声,急忙向前加速前进。前进中途,遇到退下来的数百士卒,得到主帅被炸死、中军覆没的消息,一时间军心大乱,仓皇失措。

  右军头领也不知怎么办才好,但是得知前面明军人数不多,又生出希冀:“大帅中了明军奸计,所以中军溃败。我右军若是压上,定然能将其歼灭。”于是下令道:“全速前进,为大帅报仇!”

  右军前进速度却快不起来,不少人议论纷纷:“主帅死了,咱们还能打败敌人吗?”

  右军头领砍死几个惑乱军心的士卒,催动右军前进,并把消息向后面的左军、后军传递。

  到达沙河边,瞭望河对岸,除了枕藉的尸体,并无明军。于是斥候过河侦探搜索,也没有收获。右军随即过河,头领下令:“寻找袁大帅尸体!”

  找了半天,在众多尸体中,找到唯一一具无头的尸体,从衣着看,应该就是袁宗第。顿时整个右军震动,头领气得目眦尽裂:“明狗狠毒!竟然砍走了袁大帅的头颅!”

  斥候报告:“前面有小队骑兵出现,随即逃到朱仙镇去了。”

  友军头领厉声吼道:“拿下朱仙镇,为袁大帅报仇!”

  一万多人随即向朱仙镇扑去。右军头领一马当先,冲锋在前,一帮官佐冲上来,劝说他说:“这股明狗奸诈至极,头领不可以身犯险。袁大帅已经吃了亏,头领不能再吃亏。”

  头领听了,觉得有理,立即命令右军整顿队伍,形成较为整齐的阵型,向朱仙镇逼近。

  快要到达朱仙镇的时候,镇外蒿草之中,一阵大炮轰鸣,惊天动地。右军头领悚然道:“至少有十门大炮!”

  只见一群黑点似的炮弹腾起飞来,很快落在右军整齐密集的队伍之中,落地之后,还弹起跳跃,打翻九列士卒;所到之处,肢体摧折,一片惊叫哀嚎。

  右军头领略一估算,这一轮炮弹至少造成了七八百人的伤亡!

  “不要停!大炮施放极慢,后面不会再有了!冲到前面就赢了!”

  这时,易和安正在指挥炮团,加紧清洗炮筒,再次装填弹药。炮弹是弹药一体的形式,只要炮膛清干净了,炮弹直接放进炮膛,将其推实,然后再把炮口调整到接近四十五度,安装引线,开始了第二轮抛射。

  “轰轰轰!”九门大炮再次轰鸣,让右军头领震惊:“究竟有多少大炮?”

  炮弹落地,没有刚才那样,正好命中阵中,但也至少造成五百多人的伤亡。

  一会儿工夫,一万多右军就损失十分之一,这让右军头领既心疼,又愤怒,双目通红,大吼着催动全军疾进冲锋。很快,前面望见了那一字排开的九门大炮,大炮周围有一群人忙忙碌碌。大炮外面,一长溜士卒坐在地上。

  头领喊道:“前面的,尽快冲上去,冲上去就赢了!”

  这时,大炮完成了第三次装填,炮口放平了许多。“轰轰轰!”第三轮九发炮弹掠地奔出,再次在队伍中犁开血胡同,造成至少七百人的伤亡。

  终于,右军士卒害怕了,脚步慢了。头领急得狂呼:“不能慢!快上!”

  他发现,前面一部分士卒冲得比较快,快要接近明军一长溜士卒了。“好!上去缠住他们,咱们就要突破了!”

  然而,事实让他失望而恐慌:那一长溜明军突然站起,放铳射击,就像一道闪电在那一长溜队伍前亮起,密集的子弹将随即泼来,将前面的顺军打得人仰马翻,风吹麦子一样倒了下去。

  右军头领一估算:右军已经至少损失两千三百人了!

  整个右军已经毫无士气,茫然前进,毫无激情。头领开始想到:也许应该撤退了。思考了几遍,不知是前进还是后退。

  突然,大炮再次轰响,九蓬密集的弹雨覆盖在右军大阵之中,至少打翻几百人。。

  头领有些茫然:“这是什么炮弹?自己炸碎了,还打死我这么多人!”

  这时,右军崩了,陷入混乱,失去正常的组织建制。头领知道事不可为,只好挥军撤退。

  没想到,撤退途中,还有炮弹从后面追击!

  右军残部全力撤退,渡过沙河,纷乱向南而去。

  一个时辰后,左军、后军全部聚集在沙河南岸,看到右军如此狼狈,伤亡惨重,都大吃一惊。三个头领一碰头,感到深深恐惧。

  袁宗第不在了,大军谁来主持协调?明狗铳炮猛烈,又该如何阻挡?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三个头领只能商量一番,决定向西撤退,待大顺高层决定,再做打算。

  这时,朱仙镇内,朱慈烺正在聚集军官,准备休整好后撤往开封府。朱慈烺笑着对易和安说:“炸死袁宗第,你制造炸弹酒坛的功劳很大!”

  易和安躬身道:“卑职不敢居功。若不是殿下最初提出用‘设计袭击敌军主帅’,卑职就不能想出用酒坛装手榴弹、火药的办法,去炸死袁宗第。”

  朱慈烺笑道:“制造酒坛炸弹,你也颇为灵活。尤其是你将手榴弹插在办坛火药之中,拉环放在木塞外面,用泥封住,再小心焙干,实在巧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