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4.顽强侦骑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996 2019.07.15 00:27

  乐贺默念着偶然得到的两句诗,他手上却举起望远镜,去观察顺军阵地。

  顺军已经扎了营,炊烟处处,在准备早餐了。宁武关城之下,抬舁伤者和死者的辅兵来往络绎不绝。

  乐贺心里得出一个结论:铳炮不够犀利,连夜攻城,效果并不好。

  一转身,去看城内,已经开始有人从北门迅速撤退,人群拥挤,不由得想:此时要是带着周遇吉撤退,也走不掉了。只能等城内撤退得差不多,才好通过城门。

  旭日高升,已到卯时之中。“咚咚咚!”顺军鼓声动地,大军再次列阵攻来,前排扛着梯子、举着盾牌,队伍极其严整。

  城头已经只剩下两千多人在守城。在乐贺的建议下,周遇吉决定把宁武关内囤聚的火药全部使用掉。除了残存的铳炮需要使用的火药,剩下的全部用布帛包裹成球状,制作出几百个重达三斤的火药包,插上了引信。

  顺军在炮轰箭射之后,继续蚁附爬城,猛烈进攻。

  城头以少量铳炮射击,击落部分攻城顺军,就哑火了。再用砖石檑木反击了一轮,也用完了。

  城下顺军将校大喊道:“明狗没有武器了,赶快上!”于是攻城顺军士气大振,疯狂爬梯登城,每个梯子周围都聚着一帮士卒。

  突然,一大批冒着青烟的各色圆球从垛口雉堞后面飞了出来,落在云梯上面的队伍里,或是落在扶梯的士卒之中,轰然爆开烈焰,烧得一片惨叫哀嚎。

  圆球不断扔出来并且炸开,城下一片火光硝烟,一会儿功夫,至少伤亡三千多人,一波进攻被彻底打退。

  李自成接报,厉声道:“继续进攻!明狗已经在垂死挣扎!”

  最后一波攻势更加猛烈,火药包很快用完,城头士卒只能靠刀枪抵御爬城顺军。顺军也是悍不畏死,疯狂爬上垛口。被砍翻一个,另一个又举着盾牌上来。少数垛口一旦被一个人跳进来,后面马上有好几个闯军跟着一跃而入。周遇吉率领的数百锐卒来回支援,却渐渐左支右绌。城角的顺军没能被赶下去,于是大批顺军登城。周遇吉的数百锐卒与一千守军,被步步压缩,退守城楼。

  顺军士气大振,城下杀声震天,为攻上城头的顺军助威。数名顺军将校也登上城楼,鼓动士卒猛冲城楼,大声喊道:“活捉周遇吉!”

  乐贺与唐大潮在登城马道边望着,明明看见火球逞威,没想到顺军能快速反击,形势突然发生逆转,大批顺军涌来,两人也被迫奔下城楼,回到八十多列阵以待的侦骑队伍中。

  唐大潮急忙问乐贺:“兄弟,周总兵被包围了,怎么办?”

  乐贺大声道:“支援城头!从马道向上打开通道,拯救周总兵!”

  一声令下,八十侦骑列队举铳,一齐向城楼左侧的顺军密集队伍放铳,一阵“砰砰砰”炸响,铅子如狂风掠过,城头马道口处,倒下一大片顺军,包围进逼周遇吉残军的顺军阵型,顿时缺了一大块。

  城头激烈鏖战的双方都为之一呆,周遇吉瞬间反应过来,用血淋淋的钢刀一指已经露出来的马道口,大喊道:“从马道撤退!”

  城楼右侧的顺军继续逼近,又是一阵“砰砰砰”炸响,侦骑一齐用第二支火铳射出弹雨,袭击了城楼右侧,又一批顺军倒地。

  几名部将趁机推搡周遇吉:“总兵快走!我们断后!”周遇吉大吼道:“你们走,我来断后!”

  几名部将一拥而上,挟裹着周遇吉退下城楼,后面士卒也纷纷撤下。顺军衔尾攻击,砍死了一批殿后守军。

  周遇吉在部将簇拥下退到主干道大街,看着侦骑队伍,说:“走!一起走!”

  乐贺大声说:“利器在手,我们断后!你们赶快撤!”

  守军们从侦骑队伍身边跌跌撞撞跑过,唐大潮略微数了一下,已经不到七百人。

  顺军追了下来,看见五六十步外有侦骑队伍,下马列队端着火铳,知道是他们刚刚救了周遇吉,十分愤恨。一个将领喊道:“他们火铳放完了,冲上去!”

  顺军士卒在城楼下简单列了个阵型,快速冲来,未料到只听见又是“砰砰砰”炸响,冲在前面的顺军纷纷栽倒或者躺倒。

  后面的将领继续喊:“冲!赶快冲!他们打完火铳了!”不料,火铳再次打响,循环往复,每隔几息工夫,就有弹雨泼来,而顺军就要倒下二十多人,后面顺军没有办法冲起来。城头顺军将领眼看着侦骑打出数轮火铳,城楼下马道边竟然死伤枕藉,后续士卒都难以下城,不禁大惊:

  “这什么火铳,如此犀利?”

  他刚才挥手喊叫,已经被乐贺注意到了;乐贺现在看他不动,朝他放了一铳,他往后一倒,鼻子上出现一个血洞。

  登城顺军失去指挥,顿时乱了,进退维谷。马道那里顺军死伤遍地,通行不便,城门又被砖石堵死,一时也打不开。城下的人还是不断攀援上城,城头的人越来愈多,却也下不来。

  好容易又有头目站到前沿,组织顺军士卒从马道踏着尸体下城,侦骑却向前逼近,甩出一批手榴弹到马道中间,炸得顺军人仰马翻。随后又是一阵弹雨袭击,把城头马道口的顺军打倒一片。

  李过、刘宗敏已经来到关城之下,听着里面的铳声和爆炸声,焦躁不已。得知里面不到一百侦骑,用火铳堵住了下城马道,不仅大怒,喊道:“用盾牌组阵,向下冲!”

  两人也登上城楼,看到城楼两侧马道口堆积堵塞的尸体和伤兵,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举盾的士卒,拖拽尸体和伤员,准备清出一条道来。李过厉声道:

  “为什么不顺着城墙向两侧迂回,从别的门楼马道下去?”

  士卒回答道:“将军,两边的城墙也被砖石堵死了!有人正在拆,不知何时才能打开!”

  李过想到前面去看看明军侦骑,旁边的人一把拉住他:“将军,不可露头,刚才已有将校被打死!”

  刘宗敏已经恢复了冷静,说:“不要急,还是清出马道来,然后拿大盾来,列阵推进,推到他们跟前,再猛冲猛杀!”

  士卒们加紧用盾护身,躬身拖拽尸体和伤兵。刘宗敏看看半天没有进展,不耐烦地说:“把他们都推下城去!”

  于是士卒们把马道上的尸体和伤兵直接推到城内一侧,直掉下去,伤兵发出瘆人的惨叫。

  马道清理了一半,火铳再次齐鸣,马道上的士卒虽有盾牌侧护,但还是被打倒一批,只是因为人数不多,马道没有被堵塞。

  “列阵!拿盾牌护住侧翼,冲下去。”

  大批顺军士兵拿着盾牌叠加数层,护住一侧,形成通道,于是一批士卒列队小心地举盾下城。

  火铳不停发出脆响,下了马道士卒还是不断被打倒。可是城下还是渐渐聚集起了两百人的盾阵,准备向前推进。

  阵内校官刚刚喊道:“齐步前进!”却从盾牌缝隙里看到:对面侦骑们忽然都从腰间解下一枚带把黑色圆柱,一拉绳子,就狠狠地甩了过来。有人认出这就是刚才爆炸的东西,却不敢乱动,任由八十枚手榴弹飞来,落在盾阵和盾阵之后,爆炸声连串响起来,盾阵顿时垮塌,后面的士卒跌滚爬拿,哀嚎惊叫。

  紧随其后,一波弹雨覆盖,城墙根下尸横遍地,伤者喊声不断,已成人间地狱。

  然而,城头的士卒依然坚定地举盾下城!

  乐贺等八十多名侦骑战士再次装填好了弹药,立即下令道:“上马,撤!”

  八十多名侦骑战士立即上马,“驾!”一阵蹄声嘚嘚,泼喇喇向关城北门跑去。

  顺军骑兵尚未入城,无法追赶。李过下令挖开城门洞内的砖石,放大军入城。

  周遇吉被众部将裹挟,出了关城。一应眷属都已出城在外守候,当下汇合,向前奔走。周遇吉却很担心乐贺、唐大潮率领的八十侦骑,听着后面铳声连响,爆炸轰隆,说:“区区八十人,战力却恁的顽强!”

  残军、眷属及百姓往前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后面一阵马蹄声传来。众人回头一望,正是乐贺、唐大潮率领的侦骑。周遇吉向乐、唐二人拱手道:“多谢二位率军相助!”

  乐、唐二人还礼,乐贺说:“同是大明战士,何必言谢。”然后凑近了周遇吉小声说:“你们赶快向直隶、京师进发,一路自有人接应,小心姜瓖、王通!据密报,此二人已经附逆从贼,降表正在送往闯贼之处!”

  周遇吉怒道:“贼子竟敢如此!”

  乐贺道:“周总兵不必动怒,一切尽在太子掌握之中。尽快奔赴太子大营!”

  周遇吉点头,又问:“形势已经如此,二位还不尽快撤退吗?”

  乐贺笑了:“姜瓖、王通和闯贼之间,还需要交往勾结,卑职正要去帮帮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