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3.战法深研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615 2019.06.12 22:21

  炮兵团团长荆川子得知中军侦察到,宁陵伪知县许承荫率三百人出城向东支援归德府城,于是请求出战练兵。孙传庭批准。

  荆川子率炮兵团迅速出动,命令三个营长叶行商、惠吾恒、易和安各自率兵拖着大炮,埋伏在大路转弯处,布下了“品”字阵。

  许承荫率领的三百人经过数月训练,行军队伍比较严整。虽然是奔赴府城,队伍前面还派出了一支十人小队作为斥候。这十人斥候小队走在前面,并未发现异常,路过荆川子布下的阵地时,依然昂着头,悠然前进。过了这片转弯的地方,他们当中有个人无意中回头望了一眼,惊讶地说:

  “这里怎么砍了这么多树枝堆了三堆在那里?”

  十人一齐驻足,向路的北边望去,只见松树林后边果然有三堆新砍下的松树枝,周围却没有人影。

  十人队队长说:“袁大脖子,你去看看。”

  袁大脖子应了一声,向前跑去,快到那三堆新鲜树枝附近,忽然脚下一绊,扑倒在枯草丛里,发出一声惨叫,就一动不动了。

  队长觉得有些诡异,立即拔步向袁大脖子奔去,后面八名队员一齐跟上。还没到袁大脖子身边,旁边草丛里霍地站起站起一队人,端着明晃晃的铳剑,猛地直扑过来。这九名斥候大吃一惊,慌忙拿起手中长矛抵挡,却不如对方迅速敏捷,而且对方还是两两组合,一防一刺,于是九人很快被铳剑刺倒在地。

  许承荫骑在骡子上,在队伍中间,忽然说:“前面松树林后,好像隐约有惨呼之声。”

  众人停住脚步,侧耳倾听一下,说:“唯有风声。”

  许承荫自宽地说:“应该是本官没听清。前面有斥候,倘若有意外,一定会有人回头汇报的。”

  于是队伍又继续前进。快到拐弯处,忽然前面迸发三道火光,发出“轰轰轰!”三声巨响,宛若惊雷,三枚铁弹突然飞来,贯穿队伍,就像三尺钉耙划过泥地,犁开三道人缝,最起码有一百五十多人死伤倒地。许承荫的骡子被打断一边腿骨,颓然倒地,把许承荫压在身下。

  “轰轰轰!”又是三声炮响,距离更近,位置在侧后方,顿时三蓬铅弹暴雨罩在队伍后半截,慌乱不堪的队伍又倒地一半。剩下的人耳朵嗡嗡,恍然以为天崩地裂,却再次听到“轰轰轰!”三声巨响,弹雨再次来袭,剩下的人纷纷倒地。

  最后站立的仅有数十人,捂着耳朵,佝腰弓背,肝胆俱裂,瑟瑟发抖。

  这时,一声呐喊骤然响起:“杀!”数十人端着铳剑,从草丛中一跃而起,列队奔来,三下五除二,将残兵捅死。

  硝烟弥漫,血流满地。

  荆川子命令打扫战场,整队离去。到了预定会合地点,荆川子发现三团各营都回来了,唯有最早凯旋的支典,又出征了,因为得到夏邑伪知县尚国隽率兵支援归德府城的消息。

  对于一些百姓投军的问题,孙传庭认可了支典和张方先的做法,把他们带回来的新兵编入了直属营。

  直属营本来就是出征前临时组建,缺额甚多,只有一百六十多人,军官欠缺。孙传庭组建直属营,主要是为了身边有一帮人护卫,所以从战训室抽调了一些人手,再从京锐营里精心选调了一些体壮的二十以下的士卒组建而成。现在正好把新招士兵补充进去。

  孙传庭亲临炮兵团,要求进行战后总结。荆川子汇报了战场部署和作战过程,说:“此战证明炮兵可以独立击溃消灭步兵。但是,掩盖大炮时,万万不可仅将树枝堆在火炮上,而应该努力插地竖起,使之更像树林,否则容易引起怀疑。”

  孙传庭令其将作战过程写成文字,并且准备修改完善炮兵操典和作战条令。随后全军东进,准备与支典所率的一营兵力会合。

  支典设伏拦截夏邑伪知县尚国隽所率二百多人,轻松将其大部歼灭,然而尚国隽却率数十名骑兵纵马狂奔,逃出生天,而且也不回夏邑,直接逃往归德府最东边的永城。

  支典占据夏邑,更加熟练地宣传、颁诏、赈济,一套组合拳下来,民心悦服,城内、城郊,竟然有三十多人前来投军,就为了混一口饭吃。

  支典对投军青年进行了甄别,把其中十八个符合条件的带走了,而且立即给每人发放了十两安家银,特别嘱咐:“不可张扬,以免闯贼将来报复家人。”

  支典看看全营三百士卒斗志昂扬,属下的连排长们更是求战心切,而且补给充足,于是下令:进攻永城!

  尚国隽率残卒逃到永城,永城的伪知县黄春隆接着,很是震惊,急忙整兵备战,从四周调集粮草人马守卫县城,还派出衙役四处宣扬:

  “官兵杀到,就要重征正赋派饷,收回分发的官绅土地,你们的日子就到头了!”

  一时间,永城的城乡百姓人心惶惶,贫苦佃农纷纷派出子弟,去协助守城。更有百姓掘断道路,打探消息,积极阻碍官兵的到来。

  支典率全营行军遭遇了不少困难,遭遇了一些新设的路障与新挖的壕沟,这是以前不曾遇到的,让他很是意外。

  前哨在望远镜里发现,路上的破坏都是普通百姓造成的。于是暗中出击,捕获了一些百姓,一番审问,发现永城知县的宣传很有效果。

  一个名叫蔡安的连长建议:“营长,正如太子宝训:这一仗,不仅是军事仗,更是民心仗!”

  支典问:“那你觉得,接下来该怎么打这一仗?”

  “卑职以为,这一仗攻心为上,攻城为下。我军应该从周围乡村着手,加紧宣传,颁布皇帝废饷减赋的诏书,宣扬‘保民如保赤子’的本心,告知朝廷对佃农分得土地的承认。必要时,访贫问孤,拿出一些饷银粮草赈济百姓。”

  支典点头道:“好!正合我意。”于是召开连排长会议,确定宣传内容和方法,下属九个排分散行动,支典则带着直属排行动。

  各排分开,奔赴乡村,耐心向村民宣讲。废饷减赋的诏书几乎没什么影响,皇帝本心更是让村民一脸茫然,但是“承认分得土地,将来补发地契”却击中了村民心中隐忧,让他们意动。

  连长蔡安不仅积极宣传,还特别留心城中衙役的踪迹,最终发现了几个到处污蔑官兵的衙役,上前拿住,处死一个,令其他人回各自去过的村庄更改说法,消除影响!

  经过两天宣传,永城周边民间舆论为之大变,对大顺伪政权也没有那么死心塌地了。挖出的沟壑被填平,拆毁的桥梁重新架起,甚至有人向城头熟人喊话。城头守兵也人心浮动,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同仇敌忾。

  逃到永城的丧家之犬尚国隽对伪知县黄春隆说:“黄知县,万万不可如此坐以待毙,一定要主动出击,挫败明军锐气,不能放纵他们自由煽惑百姓。小弟丧师失地,已经罪大,愿与黄知县共进退!”

  黄春隆说:“看着明军在城下四处煽惑,我何尝不急?只是听你所言,知道他们火铳极其犀利,土兵难以抵挡。”

  “黄知县,明军手拿火铳,利于远战。倘若聚集一处,尤其厉害。然而现在明军分散四出,每一股只有三十来人,正是天赐良机。我等聚集人马,也有三百多人可以出城野战,攻其一路,以十打一,显然胜券在握!再依次各个击破,大功可成!”

  黄春隆高兴地说:“言之有理!”于是点起三百精锐,连同尚国隽带来的二十骑兵,悄然出城,向附近一股明军扑去。

  且说排长蔡安带队在临近县城的一个小村,召集村民,发表演讲,大谈太子异事,村民听得津津有味,忽然村口放哨的战士跑来说:“一股贼兵,三百多人,出城向我奔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