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5.京师粮价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650 2019.06.05 21:45

  朱慈烺到乾清宫的时候,已是夜里。

  听了崇祯的关于元旦异兆的问题,朱慈烺已有,毕竟崇祯是相当迷信的,说话必须得体,所以路上已经斟酌了词语,说:“禀父皇,《尚书》云: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一切预兆,都敌不过民心向背。自从父皇颁发废饷减赋的诏书以后,百姓欢悦,颂声不绝,都说‘皇帝原来还是惦记着小民的’;儿臣秉承父皇仁心,在京城施粥,助贫苦小民过年关,贫苦百姓更是称颂父皇!”

  崇祯将信将疑:“真的吗?”

  “句句属实。父皇可以找东厂掌印太监齐本正,一问便知。”

  “传齐本正!”崇祯迫不及待想知道真相。

  正好,齐本正也来汇报东厂这两日打探到的消息,他很快到了崇祯面前。

  “快说说,这两日市井舆论物议怎么样?”崇祯瞄了一眼他递上来无关痛痒的情报,立即问道。

  齐本正望望朱慈烺,崇祯说:“但说无妨。”

  “启禀皇爷,这两日京城、畿辅百姓,都在赞颂皇上的废饷减赋的诏书,只是不少人担心,朝廷饷俸,或许不足。”

  “担心饷俸的,只怕是官绅胥吏。”崇祯冷笑道:“他们少了聚敛的名目。”

  “另外,太子府施粥,粥汤浓稠,香溢街道,百姓只需道一声‘皇上万岁,太子千岁’就可以领取食用,百姓无不哭泣赞颂,皇上派嫡亲太子来拯救小民,是大大的好皇帝。”

  崇祯绷了一天的枯黄脸颊,总算松弛了一点,说:“天下百姓,皆是朕之赤子。”

  朱慈烺忙道:“金杯银杯,不如口碑。百姓称颂,胜过一切祥符瑞兆。”

  崇祯忍不住微笑起来,说:“半年以来,吾儿所作所为,才是我朱家第一祥瑞。天道难测,然而人事可期!”

  王承恩、齐本正趁机拜贺,崇祯颔首,然后说:“施粥毕竟难以持久,朕听说京城粮价腾踊,小民难活,还是要想个长久的办法才好。”

  “父皇圣明!爱民之心,眷眷无穷。”朱慈烺送上高帽,说:“儿臣已经在想办法,平抑京城粮价。粮价稳则民心安,民心安则闯贼奸计难行。”

  此时,京师粮商今夜正在一起聚饮,并且商议行情。

  “这两天,太子府施粥,粮价涨速竟然降下来了。”一个粮商不满地说。

  “穷鬼哪里能影响粮价?暂时只是涨速下降了,又不是粮价下降了,怕什么?太子府能有多少存粮,还能施粥几天?”另一个粮商淡定地说。

  “吴爷,您老是行家,总是一语道破天机!哈哈哈!”周围一阵奉承之声。

  被称为“吴爷”的粮商捋一捋胡须,说:“各位可以再去拆借一些银子,把粮价再往上抬一抬。十七两一石,我看是轻轻松松。”

  “好,听吴爷的!”

  盛裕昌粮行老板迟德保隐隐有些不安,觉得太子府施粥之举说明,太子已经注意到京师粮价的问题。现在还这么哄抬粮价,会不会让太子不高兴?他想问问杜天楠,这家伙和太子府有生意往来,消息灵通,也许能告知一二。于是,宴罢之后,迟德保亲自去杜天楠府上询问。

  “迟老板说笑了,我哪里知道太子府对粮价的看法?我毕竟不做粮食生意。打听?向谁打听?太子我是见不到的,裕东皇店、钱庄的掌柜也不是那么好见的……好吧,明天我正好要给他们拜年,顺便打听一下。”

  第二天,迟德保听到粮价涨到十六两的消息,自己的粮行还在惜售,但是没有购进粮食。

  上午巳时,盛裕昌粮行才开门,午后立即关门了,也不管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掌柜的大声说:“存粮不足,今天就卖到这里,打烊咯!”

  关门以后,掌柜到后面来见迟德保:“东家,咱们还是加紧吃进吧!咱们这样的知名大店,还不能歇业,不然官家会说咱们囤积居奇;可是就开业那么一会儿,粮价已经涨了好几分,咱们卖亏了。”

  迟德保并不接话,问:“太子府还在施粥吗?”

  掌柜迟疑了一下说:“不知道。可以叫个伙计去问问。”

  “好的,快点派去。”

  掌柜吩咐一个伙计出去后,又来对迟德保说:“听说吴爷在西城大当铺又拆借了十万两银子,五分的利,在京城拼命搜罗粮食。只要进来的,他都要吃进。其余十三家大粮行也都在吃进,只要谁放出一点粮食,马上就被他们吞了。”

  迟德保沉默了一会儿,说:“往年屯粮待涨,我都放心得很,唯有今年心里不踏实。前不久咱们也拆借了三万两吃进,可是第一次负债屯粮。”

  “我的东家,我的老爷!”掌柜急了:“您也不看看,咱们拆借三万两银子吃进的粮食,现在已经价值四万五啦!”

  “那倒也是。”迟德保剔着牙说道,“如果现在全部脱手,咱们也算是稳赚不赔。”

  掌柜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结结巴巴地说:“老爷,这个玩笑开不得。粮价正在涨,人家都在吃进,您却要吐出,岂不被人笑话?”

  迟德保一掷牙签,坐直了说:“等等看。我不想再拆借银子吃进了,心里不踏实。你也喝点茶,降降火气!”

  仆人端上香气腾腾的热茶,掌柜带着无奈的表情接过来,轻轻啜吸了一口,道:“东家现在真是好性子。”

  外面伙计回来汇报:“太子府停止施粥了!”

  掌柜如获至宝,说:“东家,您看,太子府也没有多少余粮呀!这粮价,还得涨!”

  “好,待我去见见杜天楠,如果没有坏消息,回来立即准备拆借银子,继续屯粮!”

  掌柜一呆:“还要等?这粮价一分一分在往上涨啊!”

  迟德保也不理会,招呼仆人准备车辆出了门。

  出门不远,就遇到驾车而过的一个粮商,迟德保叫住他,问道:“什么行情,让你这么急?”

  那个粮商惊讶地说:“你还不知道啊?大消息出来了。”

  “什么大消息?”

  “太子府的消息呀!”

  “不要卖关子!”

  “嗨!太子不是执掌京营吗?现在正在扩军,饷银倒是有,但是粮食不足。现在要屯粮备战!至少要十万石粮食!要是夏秋之际,这也不算什么,但是此时却能让粮价翻番呀!”

  迟德保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消息确切吗?”

  “大街小巷都传遍了,而且京营衙门戎政厅已经出了布告了,敞开粮库屯粮!但是半天只吃进三百石粮食,价格是十六两二分!据说太子准备调动裕东皇店、钱庄银库,不顾一切屯粮!”

  迟德保倒吸一口凉气:“这粮价,岂不要涨飞了吗?”

  “是呀!现在各家都在拆借银子,加紧吃进!吴爷说,他看得到三十两!”

  那个粮商匆匆而去,迟德保差点就掉头回去,想想出来的目的,还是决定继续往杜天楠家去了。

  杜天楠待迟德保坐下说:“抱歉,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裕东皇店、钱庄的两个掌柜的是见着了,但是人太多,没办法私下里打听消息。而且,那两个掌柜都接到太子府令,准备动用银库,屯粮备战。”

  “杜兄哪里话,没什么好抱歉的。可想而知,今天他们当然忙碌。动用银库,屯粮备战,这是多大阵仗呀!”

  杜天楠压低声音说:“听说闯贼在十二月底一直在聚集人马,准备攻打京师。现在京师能不加紧准备吗?”

  “明白了,多谢杜兄!”

  迟德保急急忙忙回到粮行,说:“立即拆借银子,吃进粮食!不管市场什么价格!”

  掌柜说:“唉,现在涨到十七了……也还来得及!”

  第二天,京师粮价涨到二十两,成交量寥寥无几。不仅粮商,连一些富商也加入抢购粮食的行列,不断推高粮价。

  朱慈烺,一直冷冷注视着粮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