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侠客吟

山河拭 程小程1 2069 2019.12.19 09:01

  “六谭侠”其实还各有浑号,老大梁子成叫“一丈谭”,意思是他飞身踹腿能踢一丈高;老二便是谢玉田,他的名气最大,轻功最好,江湖上称他“草上飞”;老三叫沙景洪,也是轻功了得,被人赞为“赛蝴蝶”;老四绍长天,善使双钩,自称“双钩绍”;老五魏沧海,内丹功修得最到家,为人木讷少言,却又极多心计,故被兄弟们叫作“仙人指”;老六尚大刚,气力过人,曾将一头八百多斤的耕牛扳倒在地,浑号“牛头尚”。

  六兄弟曾有约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无论谁遇上大事,就发“英雄帖”,见帖必到,共赴生死。

  梁子成专门请峄县有名的程木匠刻制了六枚檀木牌,正面是“昆仑六谭侠”,五个字,背面是“义不容辞,生死与共”八个字。这就是“英雄帖”了。

  这是第一次用到“英雄帖”,老四绍长天在临清水关做把头,自从接到二哥谢玉田要他盘查过往船只,留意船上重物的口信,便预感到要和众兄弟相聚了。

  六侠感叹一番岁月无情,世事浇漓,转眼都人到中年。

  梁子成知道谢玉田正受着煎熬,便打断师弟们的闲聊,率先发言,要将他的主意讲给众人听,被谢玉田拦住:“师兄,先听听师弟们有没有好主意。”

  老六尚大刚快人快语,大着嗓门道:“还要何主意,既然知道事是谁做的,便打上门去讨要回来就是!”

  沙景洪道:“老六,你小点声,这里空旷,声音传得远。”

  “我说打上门去讨债,自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们还敢不认不成!”尚大刚压低了声音闷声道。

  “不是这样说法,一则尚未拿到何家抢镖的确凿证据,二则何家大少爷在官府当差,若冒冒失失闯进何家去,他们不认便没有办法。”谢玉田道。

  “何家为何要劫镖船?”老五魏沧海发问道。

  “做贼的抢人哪有为什么?就是要抢你!”

  “你未听懂老五话里的意思,他是想知道何家并不缺钱,何家大少爷又在官府当差,他们为何要以身犯险。”沙景洪道。

  “老二,你与何家有没有过节?”梁子成问。

  “没有。”

  “此事蹊跷,莫不是猜错了,抢镖船的另有其人?”

  “我的徒儿查到了贼船的踪迹,就是向何家店去了,别无去处。还有义和团的朋友也有判断,那何家大少爷多年不曾回家,恰在镖物被劫的前几日突然返乡……”谢玉田道。

  “是何家大少爷缺钱。”魏沧海道。

  “我以为,不如多派人手,日夜守在何家店周围,既然何家大少爷要用银子,总是要运出去的,咱就守株待兔候着他。”绍长天道。

  “不失为好主意……”

  “这是什么好主意,你有张良计,他有跳墙法。若他将银子拆散,藏在身上,或匿在粮车里,慢慢倒腾出去,我们又怎能察觉。”

  “那么一大笔银子,若拆散了倒腾出去,要猴年马月!不过守住庄子却不可行,二哥怎能耗得起。”

  主意拿出一大堆,推敲半天,全不是万无一失的好主意。

  梁子成道:“二弟,别瞻前顾后了,想要拿回银子,就依我的法子。”接着便把他的计策讲给众人听了。

  尚大刚道:“这法子好,只是不能亲自去打一架,胸中的恶心出不来!”

  沙景洪也觉得可行。

  绍长天不置可否,他的担心和谢玉田一样,怕那帮***进了庄子便控制不住,一旦杀性起来,何家店将有被屠村之虞。

  谢玉田瞧着魏沧海:“五弟,你觉得呢?”

  魏沧海入定了一般,掐着指头闭目不语,半天才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命却是上天所赐。”

  “嗐,老五,你的意思就是不要这笔银子了啰!”

  “五哥的意思是不能杀人?对土匪还他娘的客气什么!”

  “我们不是自称‘昆仑六谭侠’么?”魏沧海反问道。

  “做侠士敢情就得忍气吞声,任人宰割?五哥,你号称‘仙人指’,你倒是给指出一条通天大道来啊!”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可以扮作算命先生,去何家摸摸底。”魏沧海道。

  梁子成心里老大的不快,“嗐,这就是你的好主意?”

  “我觉得可以让老五去何家店走一趟,或许有收获呢。”谢玉田道。

  “我有个考虑,诸位师兄弟参考一下看可不可行。”绍长天道。

  “快讲——”

  “大哥的法子最快省,但杀气过重,不到万不得已轻易别用。何不这样,就让五弟去何家店走一遭,我们兄弟随后就到,无论五弟有无收获,我们便扮作土匪,到了夜间去何家绑了何家大少爷,逼他吐出镖物!”

  “我看可行,”谢玉田道:“我有个朋友去了沧州,要找一个江湖上的朋友从中周旋,在她未回来之前,我们不妨先试探一下,摸摸底,即便绑了何家大少爷,问出此事不是他做的,到时有沧州的朋友出面,也能解开误会。”

  “有绑人的事可做就行,否则我‘牛头尚’岂不白来一趟!”尚大刚道。

  沙景洪也点头认同。

  梁子成道:“既然二弟这样说,就这么办吧。”

  六兄弟定妥了计划,起身回船去做准备,这时一匹快马飞奔而来,在牌坊前停住,谢玉田看清那人是赵三多,忙迎过去道:“赵兄是来找我吗?”

  “可不是嘛,谢大侠快看看认不认得这匹马?”

  谢玉田不用细看,一眼便认出是钟以士的坐骑,大惊失色道:“呀,她的马怎么会在赵兄手上?她是出了事吗?!”

  “出没出事我不知道,但你那朋友将马留在大南庄,换了夏猴子的蒙汗药后便不知去向。我担心‘他’会去独闯何家店,因此才赶来和你通报一声。”

  谢玉田暗道不好,钟以士定是寻大刀王五未果,一时冲动犯了糊涂,只身去找何家大少爷了!

  我谢家镖局那么多男人,怎能让一个女子去闯虎穴,若她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这一生如何能心安。

  谢玉田谢过赵三多,慌得招呼师兄弟们:“快走,去何家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