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风高浪急

山河拭 程小程1 2055 2019.12.31 18:00

  何少白自以为聪明,却未料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其实这事也不能怪何少白操之过急,而是义军那边催得急。

  “昆仑六谭侠”都在船上,船眼看就要开上河道,何少白大急。这回他是真急了。“兴汉会”已经给洋人交付了订金,义军举事箭在弦上,若在这时没了银子,他丢人事小,误了起义大事可就麻烦了。

  “二位大侠,请你们一定要三思……”

  “我们拿回自己的东西,要什么三思?一思也不必思!”梁子成道。

  “我给二位交个底吧,这笔银子是南方义军起义所需的经费,是给预备好牺牲的革命义士作抚恤金的。他们为了国家有一个美好的将来,为了万千百姓能过上好日子,敢将命搭上,难道二位就不能,就不能……牺牲点钱财吗?何况并非要你们“牺牲”,我何少白已押上全部家财,并不让谢家镖局损失一文银子,你们为何就不能体恤少白这番苦心呢!谢大侠,这可是关乎‘革命’成功与否的大事,请您一定要以大局为重!”

  何少白一急,将实情吐露出来。

  他这一说不要紧,可把梁、谢二人吓坏了。

  “什么!你要拿我们的银子去造反?一路上听你净讲些奇谈怪论,鼓动我反清,以为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竟是真的,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这是杀头的死罪?”谢玉田惊道。

  “岂止杀头,谋反是要诛连九族的。姓何的,你安的什么心,你去寻死我们不管,为何要搭上我们这些无辜的人!”梁子成怒道。

  “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你们自称是侠士,如此贪生怕死,做什么侠士!满清已是病入膏肓,百姓正身陷水火,做侠士的难道不应该为国治疾,为百姓请命吗?”何少白慷慨陈词。

  “这小子疯了,我看赶紧报官,将他交到官府去处置吧。”梁子成道。

  “待我们将银子交付主家后再议。”谢玉田道。

  “你们!你们……真是一群愚夫!我何少白不惧一死,只是要死得其所。”

  梁、谢二人都不听他喊叫,自沏了热茶对饮起来。

  何少白无计可施,不停地摸出怀表来看,在舱中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转。他在等“兴汉会”和“”哥老会“的人到来,可是定好的码头相等,如今船已到了江中,那“二会”的人即便赶过来,只怕也找不到他。

  梁子成上到船上,问船老大还有多久可到镇江。船老大哭丧着脸道:“我的爷,江上发着大水,要快可快得很,可是随时都有‘打划(翻船)’的危险,您再有要紧的事,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

  尚大刚被晃得头晕目眩,听了船老大的话,越发害怕,道:“大哥,不行先靠岸吧,这么黑的天,风高浪急怪吓人的。”

  梁子成也是第一次在长江里乘船,站在船头不敢朝江中看,他叫谢玉田上船,“二弟,你看这水头能使得船么?”

  谢玉田懂得水路,知道长江有暗流“紧水”,不过只要是常在长江跑船的,一般都熟悉水性,小心些是可以走的。问道:“船老大,你可是常在长江上跑船?”

  “呀,我的爷,我们哪里是常在江上走的,不过是往京城送一船瓷器,路上捎带了这船粮食,谁知道竟拐到这长江里来啦。”

  谢玉田一吓,出了身冷汗,怒道:“不是江里的把式,竟敢起锚开船?”

  船老大哆里哆嗦道:“是那位‘钟馗爷’拿刀逼着我开船……”

  谢玉田瞪了尚大刚一眼,转念一想,原是自己疏忽了,他哪里懂得水里的事。

  谢玉田不敢怠慢,亲自在船头指挥着船老大,将船慢慢溜边,靠到一处驳岸上落了锚。

  何少白见船靠岸停下来,心里窃喜,琢磨着该如何给“二会”的人放个信号,便也上到船头。

  这里已经远离了之前的码头,不去将“二会”的人引来,他们是找不到的。何少白站在船头向驳岸顶上打望,见岸顶是一片防水的林子,心里登时有了主意。

  “你上来做什么?进去,进去。”梁子成向舱里推搡何少白。

  “舱里太闷了,出来透透气。谢兄,怎么不走啦?再不走天可就快亮啦。”

  “天亮最好,等巡防营的过来便报告了他们,看你怕不怕。”梁子成道。

  “少白怕什么,你们都是侠义之士,还能仅凭我几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便将我往死路上逼么!”何少白玩世不恭的嘴脸又露了出来。

  “那可说不准。”

  “何少白,我劝你老实些,你还有位小兄弟在我手上呢,若要和我耍花招,连同你那个小兄弟都跟着你倒霉。”谢玉田道。

  “你们把谭祖安扣住了?他可是总督大人的公子……”

  “好啊,你拉着总督大人的公子一起造反,这事就好办了。”梁子成道。

  何少白想逃到岸上去,可是谢玉田这些人个个武功高强,要在他们眼皮底下逃走,根本不可能。

  他赖在船头不动,一面和梁子成斗嘴一面想主意。

  “谢兄,少白认栽,不要这些银货了,不过有一样,你还欠我一万两银子呢,那笔钱总得还给我吧。”

  “你能借我的,我便能借你的。待我回山东,凑钱还你便是。”

  “并非少白有意为难谢兄,而是少白现在就要用钱。船上有现成的银子,我去找条小船来,将我的银子运走。”

  何少白说着就要下船,梁子成一把拖住他,喝道:“由不得你!”

  尚大刚道:“这小白脸子诡计多端,不如丢江里喂鱼算了。”

  “‘牛头尚’,上次咱两个没决出胜负,不如趁着这会清闲,上岸接着打,我若输了你便将我丢到江里去,如何?”

  “打就打,不打服你不知道我‘牛头尚’的厉害!”

  尚大刚说着就要往船下跳。谢玉田道:“老六,你又多事。”

  这时,江堤上远远走来一队擎着火把的队伍。何少白不由狂喜,莫非是“二会”的人寻了过来?

  何少白向着那些人狂呼起来:“这里,我在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