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一家人

山河拭 程小程1 2158 2019.12.06 09:04

  钟以士换上女儿装,摘下腰刀,试着拿起针线跟梁氏学做女红,手指头扎破了几回,针脚缝得七扭八歪,看得梁氏掩嘴偷笑,道:“我瞧着你拿针像拿棒槌似的,你啊,天生是舞刀弄棒的材料。”

  “可不是么,我做些粗活便了,婶娘别教我学这些细致的活计。”钟以士红了脸道。

  “不许叫我婶娘,谢家侄儿侄女成群,做婶娘不稀罕。叫我姐姐最好,我娘家没有妹妹,凭空捡了一个天仙似的妹妹,我睡着了都能笑醒。”

  “这,这个……以士不敢造次,谢大侠是我的救命恩人……”

  “啥救命恩人,好人自有天助,是老天救的你,也是老天把你送到谢家给我做妹妹呢!”

  钟以士觉得梁氏说话有趣儿,心情不由好了许多,试着开口叫:“姐……姐姐……”

  梁氏一把搂住以士,乐得合不拢嘴:“哎,我的好妹妹,你这样一叫,我真舍不得把你嫁出去啦!”

  姐妹俩正聊得开心,谢玉田由外头走进来:“好,家里的小丫头成天净惹你姐姐生气,你来了,你姐姐可算找着说知心话的人呢!”

  以士忙起身作揖,梁氏笑得直不起腰道:“我的傻妹妹,你见哪个女人这样行礼!”

  以士一愣,顿时醒悟过来,忙又朝着谢玉田福了一福道:“二爷万福。”

  谢玉田也被逗乐了:“今后在家里不必如此客套,你别扭我也别扭,一家人,还是随意些好。”

  钟以士听到“一家人”三个字,心里一热,不由得眼圈红了。

  这时玉春一路喊着“二哥,二哥……”一路跑进了后院,身后跟着一个浑身是土,蓬头垢面的汉子。

  “什么事把你慌成这样?”

  谢玉田想到一条北上一条南下的镖船,心里一紧,预感到定是出事了,忙一把扯住玉春,将他拉进书房里。

  谢玉田回来后,得知张士德接了一单进京承运商银的生意,心里便老大的不安,虽然知道士德为人持重谨慎,但是世道不好,北地民风彪悍不说,又正闹着义和拳,那么大的镖物,万一被人盯上,麻烦可就大了。

  谢玉田这几日便心神不宁,天不明便醒来,醒来再睡不着,一个人出门,站在谢家码头上直到天明。

  掩上门,谢玉田瞧着玉春身后的邋遢汉子问:“这位是……”

  “师父,是我,我是士德啊……”张士德说着扑通跪倒,再也爬不起来了。

  谢玉田倒吸了一口凉气,扶起已经瘦得不成人形的弟子,颤声道:“士德,你怎么瘦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

  玉春跌坐进椅子里,吸着嘴道:“二哥,完了,塌天大祸啊!镖丢了,五万两白银的镖物啊!”

  士德尚在病中,又没日没夜地跑了八百里路,身体极度虚弱,说话有气无力:“师父,弟子无能,弟子给您闯祸啦,毕竟……”

  士德说着已是泣不成声,连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又道:“弟子该死,弟子害了谢家镖局啦……”

  谢玉田心里乱成一团,表面却异常平静,道:“别哭,堂堂七尺男儿,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俗话说,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丢了镖再找回来,找不回来咱挣回来。没伤着人就好,有人在就好。”

  玉春苦着脸道:“我的二哥啊,你说的轻巧,怎么挣啊,那可是五万两白银!全是那个高翔惹的祸,那小子就是个……”

  “你给我住嘴,有老的在,哪有将不是往小辈身上推的!”谢玉田喝止玉春,道:“天还没有塌下来不是,都给我稳住了,这件事任谁都不许说出去。你带士德去洗个澡,吃些东西,不必回家去,就在这院子里住下。剩下的事你们不用操心了,我自会处理。”

  玉春搀着士德出去,谢玉田握紧了拳头,狠狠地打在墙上,墙上陷出一个窝窝头般大小的凹坑。

  ……

  出了这么大的事,谢玉田反倒踏实了,一觉睡到大天明,直到儿子宝清过来请他去用早饭才起床。坐在床上想了半天,不敢确认昨天发生的事是不是真的,问宝清:“你士德师兄来过了吗?”

  门外传来士德的声音:“师父,我在呢。”

  那就是真的丢了镖啦。我这是怎么了?尚未到不惑之年,便开始糊涂了吗?谢玉田揉揉太阳穴,又摇了摇头,不昏也不痛,清醒着呢。

  “士德,你进来吧。”

  张士德进来请了安,垂手而立,眼睛盯着脚尖,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身体好些了吗?”

  “回师父,好些了。”

  “你坐下,把丢镖的事情细细讲给我听。”

  士德把高翔如何私自签了镖单,自己如何病倒,高翔又如何在沧州与人交手,直到几条小船如何劫了镖去,一五一十都禀明了师父。

  “高翔在走镖途中争强好胜是犯了大忌,不过丢镖的事不能全怪他,即便为师在船上,也难保不失手。不是有句老话说嘛,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们是被贼人惦记上啦!”

  见师父没有怪罪自己,张士德越发自责,两腿一软跪了下去道:“师父,您打我一顿吧,骂我一顿也成,毕竟那样士德心里会好受些。”

  “你的错不在丢镖这件事上,我为何要打你骂你?起来,做我谢玉田的徒弟,就要挺直了腰杆做,不光挺直腰杆子,还要能撑得住事。高翔就做得很好,他知道错了,不认输,不怕事,敢去面对,这才是真正的汉子!”

  张士德糊涂了,暗自思忖,我的错不在丢镖这件事,那会在哪里?为什么这场大祸全因高翔而起,师父反倒称赞他是个汉子呢?

  士德坐回凳子上,低下头仔细品味师父的话,渐渐想通了自己的错之所在。高翔私接镖单是不对,但是既然接了自己就应该坦然面对,不该和他赌气,更不该总是纠结这趟镖该不该走,全因自己气量太小,患得患失,才生出一场大病,若不是自己病得神智不清,或许就不会被贼人偷袭得手。

  这些年跟着师父,只想着做个听话的好徒弟,什么事都依赖师父,从来没有自己的主意,一旦师父不在身边,便六神无主,进退失踞,怎么能撑得起事呢!自己只学到了师父的武学,却未学到半点师父做人处事的本领,归根结底,这次只所以犯下如此大的过失,还是由于自己不够担当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