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寻邪药

山河拭 程小程1 2069 2019.12.14 18:00

  钟以士也是病急乱投医,再无接近何府的好主意,便想着先随杂耍班子去何家店,到时再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

  吴小桥若是立刻便去何家店,她便连马也舍了。这一去尚不知能否全身而退,要那些身外之物有何用。

  既然还要等上一夜,钟以士觉得还可去准备一件事。

  因为高翔提到过自己在大南庄是因何被擒的。那时只觉得好笑,连她一个初入镖行的人都知道走镖在外,不碰生人茶饭,高翔行走江湖也有些年头了,竟然还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这会儿钟以士想起了夏猴子的蒙汗药,决定去大南庄找他讨些药放在身上。

  夏猴子院中,每到晚上赵三多都在此教习弟子,钟以士一直等到夜深人静才去敲门。

  “夏师兄,在下求个方便,在您府上借宿一晚可否?”

  “原来是你?高翔师弟呢?”

  “高翔师兄随谢大侠往德州去了,在下叫钟以士,您叫我小钟就是。”

  “小钟?咱这茅屋草舍,可没多余的床铺,要不咱带你去学馆将就一宿?”

  “这么晚了,不必去打搅赵师傅,我便在您这堂屋里坐一坐,天明就走。”

  “也好,反正是夏日,咱便去院中乘凉,将床铺留给你。钟兄弟,还没用晚饭吧?要不咱弄些菜肴,咱们二人小酌几杯?”

  “多谢夏师兄美意,小钟不会饮酒,肚子也不饿,我们就说说话。”

  “嗐,你是怕咱菜饭里有毒么?咱那药可不是轻易便能配得出的,岂能见人便下药!哈哈哈……要不是高翔那小子行为鬼祟,哪能有那样的口福。”

  钟以士讪笑:“夏师兄说笑啦,小钟自知不值您一包药钱,也没有高师兄的口福。不过,说到您的药,高师兄可是赞不绝口,那药是如何做到无色无味,沾唇即倒的呢?小钟倒是真想见识见识。”

  “咱老夏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被药倒了竟还夸药好的。”夏猴子不免得意起来。

  “夏师兄何不将药拿来让小钟开开眼?”

  “那有何不可,老夏巴望着你将来搭个线,帮咱寻些主顾,让咱多卖些药呢!”

  “一定,一定。”

  夏猴子有意显摆,一口气从捎间屋里搬出三个坛子,揭开封坛子的油纸,一一指给钟以士看,“这是蒙汗药,咱给它起的名叫‘春宵’,高翔尝过的;这坛子是春药,名叫‘龙涎’;这坛子可不得了,吃了它百步之内必然七窍流血而亡,名叫‘销魂’。再有就是极寻常的老鼠药‘夜来香’,灭蚊蝇的‘落英’……老夏不屑拿出啦。”

  看这夏猴子其貌不扬,举止狎昵,却能给毒药想出如此意味深长的“花名”,钟以士不由得大为惊诧。所谓大隐隐于野,这夏猴子也堪称一隐了。虽然他的绝活为君子所不耻,可术业有专攻,能在乡野之间调制出各种毒药,江湖上便须有他的一席之地。

  钟以士极小心地凑近坛子,果然闻不出任何异味。伸手要去拈些“销魂”来看,夏猴子忙捂住坛子口道:“这个可不能用手去碰,你这细皮嫩肉的小手不想要啦!”

  夏猴子说着忽然笑起来:“小钟,你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咱老夏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手。”

  钟以士的脸“唰”的红了,幸好灯光昏暗,夏猴子不曾留意。赶忙支吾着掩饰道:“小钟是男人女相,这也正是我的一桩心病,不知夏师兄可能调制出生胡须变声的药,不管要多少银子,我都愿意出。”

  “怎么不能,只是不知要多久才能研制出来,只怕到时候你已人老珠黄,用不上啦。”

  “夏师兄不止是制药天才,还有意趣的很,听着这些药的名字,小钟都忍不住想尝一尝。只是不知那‘春宵’如何用法,要多少才能药倒一个人。”

  “邪药行的人都说邪药的至高境界是无色无味,其实不然,要做到无色无味容易得很,用极小的剂量,极快的速度,达到目的才是邪药的至高境界,这一点只有咱老夏能做得到。咱给高翔用的药,只不过以小手指甲挑了些许的药弹进茶碗里,他就不行啦,哈哈哈,那小子忒不经事。”

  夏猴子讲得眉飞色舞,一时兴起,道:“钟兄弟人如美玉,说话也动听,能在咱老夏茅屋里住一晚,是咱的荣幸,咱今儿高兴,便做个演示让你开开眼。”

  夏猴子取了半酒盅“春宵”,示意钟以士随他到院中,找个盛水的陶罐,将药洒进去,摇晃几下,用水瓢勺了喂钟以士的马饮下,一瓢水饮完,夏猴子开始数数,“一,二,三……”仅数五声,那么高大的一匹马竟然蔫蔫地昏睡了过去。

  钟以士亲眼所见“春宵”的药性,又惊又喜又忍不住害怕,她可是大刀王五门下传人,且身在谢家镖局,若是在何家庄用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传出去可就从此辱了师门,也让谢二爷脸上无光。

  事非得已,管不了那么多。钟以士狠下心来,道:“夏师兄,我便拿这匹马换些‘春宵’如何?”

  “你要这药何用?不如咱送你些‘龙涎’,他日去逛窑子时试试威力。”夏猴子淫邪地笑道。

  钟以士微微红了脸道:“夏师兄又取笑小钟,我不要旁的药,就想藏些‘春宵’在身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行走江湖,总须备些后手才好。”

  “你这匹马可值不少钱,有高翔师弟的面子在,咱哪能留你这么多的财物……算了,不叫你吃亏,我便再送你些‘如烟’。”

  “‘如烟’又是什么药?”

  “‘如烟’又叫‘迎风倒’,不是咱老夏的独创,只不过名字是咱给取的,就是江湖上许多人常用的迷魂药,和人打架打不过,瞧冷子撒到对手脸上,只要闻到便四肢无力,心里明白却动弹不得。这个药再适合你不过。”

  钟以士未花多少心思便得了两种邪药,不管能否用得上,放在身上总是踏实了许多。

  翌日天尚未明,钟以士便悄悄出了夏家,前往何家店庄头去等吴小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