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一出好戏

山河拭 程小程1 2196 2019.12.31 08:53

  何少白进到船舱中,掀开货舱隔板,见货舱里码了几十袋子粮食。知道五万两银子已被拆散,混装在粮食里。随手打开一个麻包,伸手进去摸出一个银锭,放在嘴边亲了一下,脸上露出惬意的笑容。

  何少白心情甚美,不由得哼唱起来:“自从归顺了皇叔爷的驾,匹马单刀我取过了巫峡。斩关夺寨功劳大,军师爷不信在功劳簿上查一查……”

  旁边几位江湖朋友纷纷拍掌叫好,何少白越发得意,道:“有了这笔钱,咱能给朝廷唱一出大戏,诸位仁兄,何不就留在此地,与少白一起干一番大事业!”

  “何大少爷会唱戏,咱们只会看戏。”

  “家中尚有妻儿老小,光听戏不管饱,这脑袋还得留着吃饭用呢!”

  “……”

  何少白微微摇头,道:“好,道不同不相为谋,少白感谢诸位仁兄一路护送,这是两千两银子,明日兄弟就不能亲自送别诸位啦!”

  领头的接了银票,揣在怀里,向何少白抱拳道:“他日何大少爷归乡,弟兄们一定摆酒为您接风洗尘,再听您唱一出全本的‘定军山’。”

  “少白可不是戏子,我要唱的‘定军山’,诸位仁兄怕是听不到啦!”

  众人得了银子,心满意足,又吃了些东西,都挤到后舱去休憩了。

  何少白摸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已到亥时一刻。听着岸上还未有动静,不由心焦,自语道:“他们该到了啊——”

  “早就到了!”船上有人接话。

  话音一落,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船舱门口。

  “啊……是,是你,谢兄,你,你怎么来啦?你,你走道为何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何少白脸色刷得白了,结结巴巴说不成话。

  “少白贤弟能到的地方,谢某自然也可以到。”谢玉田坐到何少白对面,笑吟吟地望着他。

  何少白终究是见过大场面的,很快便恢复镇定,道:“谢兄来得正好,少白叫弟兄们去岸上弄些酒菜来……”

  谢玉田摆摆手,“这顿酒怎能叫少白贤弟破费。等到了通州,愚兄会设一席款待宴感谢你。”

  “谢兄客气啦,我们兄弟之间何必提感谢二字。”

  “哼,还是要感谢的,毕竟十几箱子银货,从北到南两千里地,一路上不知费多少周折,少白贤弟劳苦功高啊!”

  “谢兄此话什么意思?”

  谢玉田用脚尖点点脚底下的货舱隔板,二郎腿打个节奏,哼唱道:“一个西川威名大,一个镇守在长沙。二位老将齐上马,得胜回来把功加。”

  何少白唱的是黄忠,谢玉田扮的是诸葛亮,戏里戏外,何少白都成了谢玉田的马前卒。

  谢玉田是来取银子的。

  何少白不由一阵惊惧,他原以为谢玉田不过一介武夫,未料到他的心机如此之深,竟然能从镇江一路跟踪他到南京,而且跟到了船上。

  大意了,大意了!早知如此,该随他先去通州,将镖务解决了的。如今银子就坐在他屁股底下,要将他骗走只怕不易。

  “谢大侠,咱不是全说好了么,等上少白几日,待我请了总督大人的手令,我们一同去通州大生纱厂,您怎么找到这儿来啦?”

  “不劳少白贤弟费心啦,有现成的银子在这里,何必去麻烦总督大人!”

  谢玉田说着站起身来,冲着舱外打了个呼哨,拉长声音喊道:“合吾——”

  舱外立刻有人回应:“合吾——”

  接着船便慢慢动起来。

  “你不是一个人?你要干什么!”何少白叫道。

  “开镖局的四海皆朋友,我谢玉田怎会是一个人。少白贤弟请坐,随我去通州走一趟,那里的江口刀鱼最为鲜美。”

  “谢大侠,你不能言而无信!少白已于你打了借条,五爷也具了名,这船银子便是少白的啦!”

  谢玉田不理会他,只似笑非笑地拿眼睛瞧着他。

  “兄弟们,快过来,有人要抢银子!”何少白冲后舱高喊。

  众人呼啦围过来。何少白道:“去几个上船,快将船停下来。”

  谢玉田依然端坐不动,看着眼前这几位北方汉子,笑吟吟地道:“不干你们的事,别为些许赏钱丢了性命。”

  “姓谢的,你还敢杀人不成?”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五万两银子,死几个人是值得的。”谢玉田道。

  “不一定谁死呢,我们可是人多,”何少白道:“谢大侠,何苦呢,少白苦口婆心和你说了一路,你为何就是不开窍?这笔钱是用来做大事的,并非装入我何少白私囊,你难道要做一个千古罪人吗?!”

  “少白贤弟,此言差也,你抢了谢某的镖,怎么反倒要谢某做罪人?哈哈哈,谢某岂不成了千古奇冤!”

  船上传来“乒乓”的声音,也只是三两声的样子,便无声无息了。

  船依然在慢慢地出港。

  梁子成押着捆好的两个人走进来,冲何少白一抱拳,笑道:“哟,这不是何家大少爷吗?幸会幸会。”

  “你,你也到了南京?”何少白越发地吃惊。

  梁子成说的也是谢玉田那句话:“南京又如何,何大少爷能来,梁某就来不得吗?”

  “你们,你们六侠都来啦?”

  “何大少爷说我们兄弟未见过世面,所以嘛,我们便来此开开眼界喽!”梁子成说完哈哈大笑。

  “你们可真是用心良苦,”何少白苦笑道:“谢大侠,你焉知这船银子到了南京不会立刻分走,若在半道上便转运了呢?”

  “谢某运气好啊!”

  何少白明白了,谢玉田说的是心里话,他就是在碰运气。谢玉田的运气比自己好。

  那日在何家庄园,谢玉田是被动的。听戏也罢,夜饮也罢,全在何少白的掌控之中,有王五爷在场,谢玉田不能翻脸,翻脸也无益处,因为银子已经不在庄园里。

  被迫接受“借银”的约定之后,谢玉田送五侠离开,六兄弟都不甘心。魏沧海经过一番分析,认为何少白在南京任职,最熟之地莫过于南京,银子的落脚之处也只能是南京。这么大一笔巨银,何少白不会轻易让别人过手,肯定要等他到南京后再处置。于是六侠一致决定南下碰碰运气,能截住银子再好不过,截不到便仍依着何少白的法子来。

  于是五侠先行一步,顺运河一路南下,在镇江等候谢玉田的到来。

  镖局的船到了镇江,离通州已经很近了,何少白不直接去通州,却要去南京,正说明他心里的鬼,于是六侠接上头,一路尾随何少白,终于抓个正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