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美人泪

山河拭 程小程1 2215 2019.12.18 09:00

  “何少白,你白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却是天下少有的无耻之徒!做贼抢劫民财也就罢了,还要强奸民女,难道你就毫无羞耻之心吗?”

  “娘子,强奸民女这个罪名少白可不认,难道不是你穿着嫁衣嫁到何家的么?你先从了我,做了何家人,再容我慢慢和你讲道理,你放心,少白绝不是无耻的宵小之辈,少白正在做的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业!”

  钟以士终于无力挣扎,眼里慢慢流下泪水。

  何少白一抬头看见钟以士眼角的泪滴,心里不由得一软,住了手缓缓坐到床头,道:“你真不是少白的娘子?那……那少白由沧州迎来的是谁?”

  “在床底下……”

  何少白将信将疑,下床去察看,见床底果然躺着一个人。

  “你,你杀了她?!”

  “没有,她只是昏睡过去了。”

  何少白放下心来,失望接着便浮上脸庞,“少白还是想和你做夫妻。”

  钟以士能感觉到他的失落,相信他并非拿话哄自己,好言道:“你那个娘子懂得琴棋书画,我不过是一个粗鄙的乡野丫头。没有你抢镖船的事,我们如何也不会碰上。你还是要多为她着想吧,趁早了结做下的恶事,与她白头偕老,好好过你们的安生日子。”

  “你真是个奇女子,竟然敢独闯我何家!谢家镖局究竟与你有何关系?”

  “谢家镖局总镖头谢玉田谢二爷对我有葬父之情,救命之恩,知恩图报,莫说是你何家,便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闯的!”

  “唉,你这样有情有义的女子,为什么做不成少白的娘子呢!”

  钟以士冷笑:“还说你是做大事业的,心心念念的却是儿女情长,非分之想,先容我看扁了你!”

  “正因为要做大事业,才需要一个贤内助,你最合适……何不这样办,我答应你,还了谢家镖局的东西,只是,你要嫁给我……”

  “你做梦!你的娘子在床底下呢,床下的也要,床上的也要,姓何的,你可还知道世间有‘礼义廉耻’四个字么!”

  “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娘子,少白便一纸休书休了她。”何少白指了指床下。

  “我要不答应呢?”

  “你不答应……”何少白沉吟片刻道:“也不能就放你走,我要带你去南方,让你看看少白究竟做的是何等的大事业,相信你会明白我因何不惜身败名裂,犯下强盗才会做的恶事。”

  钟以士挣扎着坐起来,瞪着何少白道:“你适才说要做的大事业,是利国利民之举,可当真?”

  “当真。”

  “你可知道谢家镖局养着两三百口子人?你想过没有,谢家镖局丢了这笔银子是要赔的,可他们即便倾家荡产也断断赔不起。不仅谢家几十口人,连带他那些弟子,从此全都断了生路。那么请问,他们不是民吗?你口中的利民难道不包括他们?!”

  何少白干笑了两声,道:“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不过事情已然做了,便只能做下去。另外,利民这件事,是对整个大清国四万万同胞之利,谢家为此做些牺牲也无不可,将来史书上会写上他们一笔的。”

  “哼,话既然说得冠冕堂皇,何大少爷,你为何不让何家也牺牲一下?你家的这座宅子,还有西面那座庄园,为何不能变卖了由你去做大事业!”

  何少白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

  “怎么?舍不得啦?大慷别人之慨时你是何等的慷慨激昂,为何一到你自己头上便无话可说?”

  何少白的脸火烧一样红起来,忙去抓起茶杯借喝茶来掩饰尴尬。

  钟以士见他终于饮了茶,不由得笑起来。

  “你笑什么?你放心,我们何家的家产早晚也是要献出来的……”

  何少白说着话,慢慢地瘫倒下去。

  钟以士起身凑到灯下,将手上的绳子烧断,脱掉嫁衣,把盛“如烟”的小瓷瓶藏在袖口里,吹熄了灯,低下身来想要扛起何少白。

  试了两试,竟抱不起来何少白。毕竟这是一个比她重了几十斤的高大男人。

  院子里传来几声鸡鸣,眼瞧着就要天明,再不走便走不脱了。

  七十二拜都拜了,就差这一哆嗦,钟以士怎能放弃。只见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两臂发足力,硬是咬着牙将何少白扛到了肩上。

  钟以士踉踉跄跄地向外就走,出了后院,出了二道门……每迈出一步都无比艰难,肩上的何少白越来越沉,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但是她不能撒手,她知道一旦撒手便再也没气力扛起来。

  慢慢挪动着脚步,终于要接近何府的大门了,忽然一个身影走过来喝道:“谁?你扛了什么东西在肩上?”

  钟以士扭头去看,借着月光,那人先看清了她扛着一个人。

  “咦,这年月还有偷人的么?”

  钟以士见来的是管家何泰,便放下何少白,右手一抖,袖中的药瓶滑入手中,两个手指捏住塞瓶口的棉布塞子一扽,瓶口便开了,接着猛地一扬手,瓶中的药面儿便泼向了何泰。

  钟以士转过身,边大口喘着粗气边等何泰迷昏过去,直到听见“扑通”一声,才快步走向大门,先去拨开门闩,再吸一口气,半背半拖将何少白拉扯出了何府。

  钟以士知道黄义藏身在庄园附近,却不知他究竟藏在何处,又不敢呼喊,只能尽力将何少白向庄子外面拖。

  黄义和师弟白天藏在何家庄园后面的庄稼地里,晚上在焚毁的教堂里蹲守,从那里可以看见出村的乡道,乡道是唯一通往河道的出路,只要有人从乡道上进出,黄义便一览无余。

  当鸡叫声渐渐响成一片时,天开始朦朦胧胧地亮起来,黄义和师弟该躲回庄稼地里去了。二人下了教堂的半截墙,刚走到庄稼地边上,黄义忽道:“路上有人过来……”

  师弟也看到了,道:“那人拖着个什么东西?别是个贼吧?”

  “想是贼人在庄上偷了东西,不管那些闲事,快躲起来。”

  二人刚进了庄稼地,听见有人轻声呼喊:“黄——义——,黄义师弟在么……”

  “你听见了吗?有人在叫我?”

  “是有人叫你,听着像个女人的声音。”

  “这里哪有人认得我,别是闹鬼吧。”

  黄义说着扒开庄稼向路口张望,看见刚才那人向他招手,边连连招手,边小声叫他:“黄——义——,是你么?快过来帮我……”

  黄义并未看清那人是谁,正有些犹豫,只见庄子里追过来几个人,手上都拿着家伙什,口中高喊:“有贼进庄子啦,别叫他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