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群英会

山河拭 程小程1 2065 2019.12.23 09:00

  谢玉田更是不由得欣喜,暗道,原来以士已将王五爷请到了何府。再一琢磨又觉不对,怎么不见她呢?何少白自称王正谊是他的师爷,这又是如何说法?

  都坐齐整了,王正谊道:“久闻山东出好汉,沧州与山东武行也来往甚密,只是老夫迁延京城,却不曾有缘叙故,不想今日竟在这里和各位同席饮酒,幸会,幸会。”

  梁子成道:“在下常听保定府好友李存义李老爷子提起五爷,早知您老为人豪爽,侠肝义胆,眼里揉不得沙子,今日终于见了真佛,五爷果然是眼明心亮,恩怨分明的武林宗师气象。”

  这话里带着刺,王正谊焉能听不出来,呵呵一笑道:“梁老弟不必将老夫往火上推,有李老爷子那座山头立在江湖上,谁敢称武林宗师?”

  有大刀王五在座,众人便不多心何少白敢耍花招,既然何少白诚心设宴款待,只管与他推杯换盏,看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何少白道:“谢大侠,少白知道你们几位因何而来。”

  众人听他主动开口,以为要说镖银的事,便都侧耳倾听。

  何少白偏不说了,端起酒杯道:“少白先敬谢大侠一杯酒。”

  谢玉田道:“何少侠的心意谢某心领了,谢某从不饮酒。”

  “那就不好说话了,少白这坛子酒可是有来历的,乃当今圣上于太后老佛爷寿宴上赐给李中堂的山西佳酿,李中堂又在胞兄李瀚章大人过寿时,转赠于他,李大人又在家父过寿时赏于在下……”

  尚大刚嚷道:“谝什么官场里的门头,皇帝送的也是水做的酒,难不成还真就是金汤玉液啦!山西杏花村俺又不是没喝过,有什么稀罕的!”

  众人都笑,王正谊知道何少白不是为摆官场的门头,而是要给这些人盘绳扣,便观棋不语。

  沙景洪道:“何少侠这通关系绕的,不就是想说我等乡野之人,未见过世面么,既然此酒在你眼中如此金贵,你便留着请大人物喝吧!”

  “少白转这么大一个圈子,并非要向诸位炫耀在下的关系,而是表白和这位仁兄说的一样的心情,什么样的酒都是水做的,人情到了水便成了金汤玉液。”

  “何少侠说知道我们几个因何而来,请接着讲——”

  “谢大侠不肯赏少白的面子……”

  “我替师兄饮了这杯酒。”尚大刚抓过酒杯一饮而尽。

  “诸位侠士果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朋友,少白羡慕得很。”何少白说着,神情一黯,独饮了一杯酒,声音沉道:“想我何少白,少小离家,狗一样跟在李瀚章身边,他告老还乡,便将我丢给谭钟麟,若有朝一日谭钟麟退了,不知又要投奔谁去。少白连做狗都不能从一而终,公门里难遇知己,江湖上未有一友,活着是苟且偷生,死后谁肯为我洒泪坟头……”

  众人听他说得凄切,不禁唏嘘,可又不明白他说这些话是何用意,都去看王正谊。

  “咳,少白,少喝些,这酒搁得年头有些长,后劲儿足,小心醉了。”王正谊道。

  “师爷,在诸位大侠面前,少白是晚辈,即便醉了出了洋相,他们也断不会笑我。不怕的,少白就想一醉解千愁。”

  谢玉田看出究竟,猜他定是要拖延时间,借醉酒躲过众人的盘问,反正有王五爷在园子里,谁也不敢拿他怎样。

  魏沧海瞧了一眼谢玉田,眼神一碰,便懂了意思,道:“诸位慢用,在下去方便一下。”

  起身离席,向前面便走。何少白道:“何管家,咱家的园子大,你陪这位仁兄去,别叫他走迷了路。”

  绍长天道:“何府的香茶水头就是大,在下也觉得内急,便与老五同去。”

  何少白笑道:“并非茶水催得仁兄内急,而是心里堆着事呢。”

  谢玉田道:“何少侠既然知道我等心里堆着事,何不开门见山。”

  “好,那便开门见山,少白想与诸位大侠结拜为异姓兄弟,不知诸位大侠意下如何?”

  梁子成脸一沉,道:“我等可不敢高攀。”

  “是少白高攀,方才我已说的明白,少白活得不如一条狗,如今厌倦了摇尾乞怜的活法,想请诸位侠士带一带我,做一个快意恩仇的侠士。”

  谢玉田道:“五爷在江湖上一呼百应,有他带着你足矣!我等岂敢与五爷分香。”

  “少白明白了,诸位大侠是觉得与我结拜便降了辈分。师爷,您给主持个公道——”

  “少白,你是有些强人所难了,这几位侠士并非你想得那般狭隘。只是,自古结拜要有个投名状,你须拿出诚意来,人家才好相信你,不能因你叫老夫一声师爷,人家便高看你一眼,我老五又有何德何能,值得别人高看的!”

  王正谊没想到何少白又祭出这一手,他知道接下来便是,这几位不与他结拜,他便死活不谈镖银的事。结拜了大家就成了兄弟,再提借镖银的事,谢玉田便不好拒绝。

  所以王正谊敲打何少白,要他拿出诚信,别老是想着给别人下套。谢玉田可不是钟以士,这位可是老江湖,他的深浅谁知道呢。

  谁知何少白竟道:“师爷,谢大侠,诸位仁兄,这便是少白诚意。原本少白想拜在谢大侠门下做个入室弟子的,可是一徒不投二门,少白只好厚着脸皮高攀了。”

  梁子成心道,也就是仗着大刀王五在场,姓何的才敢提出这种无理要求,换个场合,老子废了你,什么人都想与老子结拜,以为江湖是如此好混的。

  谢玉田道:“何少侠此言差矣,今日肯赏一杯酒与我等,便是莫大的诚意,咱们不过萍水相逢,我等何敢再有怀珠之意。何少侠英雄少年,前程远大,我等皆已垂垂老矣,结拜之事万不敢当。”

  “谢大侠,酒您也不肯喝,少白献上诚意您又再三推托,那便是瞧不起少白啦?既然如此,少白也不强求,咱们来日方长……诸位大侠,请共饮这一杯酒,恕少白不能久陪……”

  王正谊愣在当间,想不明白他究竟要干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