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将进酒

山河拭 程小程1 2222 2019.12.17 09:00

  何少白见新娘子生气,怔了一下,随即开颜笑起来。他见过的女人都是读着《女诫》长大的,永远的卑弱柔顺,唯唯诺诺;永远像一只鸡毛掸子;永远地摆在角落里。就连拂尘时也是轻软的。

  世间竟还有敢如此大声和男人说话的女子?

  这就是父亲口中说的“懂得琴棋书画,知书达理的女子?”

  何少白开始对自己的新娘子有了兴致,放下书,走到床前取下钟以士头上的盖头,一见之下,当即呆住。

  好一个不施粉黛天然无雕琢的美女。

  “你,你做嫁娘也不擦香粉的吗?”何少白口吃起来。

  “擦了粉的,只是你今日恐怕看不到啦。”钟以士话中有话。

  “最好,最好,我最不喜欢涂胭脂抹粉的女人。”何少白说着伸手去摸钟以士的香腮。

  “哼,浮浪——”钟以士猛地打开他的手道。

  “啊,你,你是我的娘子,我碰不得么?”何少白呆了一呆。

  钟以士旋即回过神来,忙莞尔一笑道:“逗你呢,天不早了,我给你沏杯香茶,饮了茶便歇下吧。”

  钟以士说着下得床来,何少白被她那一笑夺了魂,心里火热,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嘴唇凑上去要亲她的脸。

  钟以士又羞又恼,一扭头将后脑勺狠狠地磕向何少白的脸,何少白没有防备,被撞到了颧骨,疼得“哎哟”一声,撒开手捂着脸哭笑不得:“娘子,你练过武?”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钟以士却以为何少白瞧破自己的身份,一个急转身,正面对着他摆出开拳式。

  何少白见她这副模样心里更加喜欢,揉着脸道:“没成想我何少白竟娶了个女中豪杰。”

  钟以士醒悟过来,知道是自己误会了,赶紧收起拳式,讪笑道:“你是想说我是母老虎吧。”

  钟以士将茶杯奉到何少白手上,柔声道:“撞疼你了吧?我可不是故意的,快喝了茶,我帮你揉一揉。”

  何少白捉住钟以士的手,牵着她在桌边坐下来,“把茶杯搁下,让我好生看看你。”

  “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有何好看的。”钟以士怕他再用强,不敢乱动。

  “是啊,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可是长在你脸上就是如此好看,媒人可说呢,说你琴棋书画全通,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子,我咋嗅着你身上有一股男人的味道,不,是江湖的味道!”

  钟以士暗道,眼前这个男人见多识广,一下子竟能闻出我身上的江湖味道,且不可再和纠缠下去,否则非得露馅不可。

  “相公,你是想说我身上有风尘气吧,哼,你侮辱我,我要罚你……”

  “好,罚我,如何个罚法?”

  “罚你饮一杯酒,不,以茶代酒,罚你饮了这杯茶。”

  “喝茶多没意思,我们夫妻二人就对饮几杯。凤儿,凤儿,去拿些酒菜来……”

  钟以士没想到弄巧成拙,慌得道:“我不会喝酒,再说了这大半夜的,快别折腾了。”

  “今天是咱俩的大喜之日,怎么折腾都不过分,越折腾我父亲越高兴。凤儿,还不快去!”

  钟以士发觉自己完全掌控不了这个男人,她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进屋时何少白还对“新娘子”不感兴趣,才一转眼的工夫,态度突然大变,又要亲吻又要对饮,一下子对“新娘子”爱不释手了。我做错了什么!

  不一时,酒菜上来,钟以士对丫环凤儿道:“没你的事啦,你去歇着吧。”

  “娘子还没回答我呢?”

  “回答你什么?”

  “你真的懂琴棋书画吗?”

  “你们这些臭男人,又要女子无才便是德,又要女子精通琴棋书画,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我们女人该如何做才能让你们满意?话说回来,女人又为什么要事事由着男人满意?!”

  钟以士气冲冲地说着话,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向了茶杯,端起来放到唇边,才猛然醒悟不能喝,忙又放到桌上。

  “茶是不是凉了?我给你换杯热茶。”何少白被她一番抢白,不仅不恼,反而对她怜爱有加起来。

  钟以士说得对啊,又要女子无才便是德,又都喜欢女子琴棋书画皆通,到底要女子如何做人?

  何少白为纠结于娘子会不会琴棋书画而惭愧,倒了茶,竟双手捧给何以士,然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默默坐在那里,让钟以士有些忍俊不禁。

  “对不住,对不住,相公,我是否有失妇道?我给你赔罪,请饮了这杯茶……”

  “不是娘子要喝茶吗?快喝了吧,看你,嘴唇都干了……”何少白说着又举手要去触摸钟以士的嘴唇。

  钟以士一偏头,笑笑道:“你不是要喝酒吗?我来斟酒。”

  真是个冤家,你要他喝茶,他偏要喝酒,当着他的面,可如此才能将药下进去呢!钟以士手持着酒壶,却看着何少白出神,酒洒出了杯子竟然不觉。

  何少白的眼睛也一眨不眨地看着钟以士,四目相对,却是各怀心事。直到酒由桌上流到何少白身上他都未察觉。

  怎么办?怎么办?灌醉他?不可能!武力制服他?万一打他不过呢!钟以士心乱如麻,竟急得丢下酒壶趴在桌上啜泣起来。

  何少白吓了一跳,忙跳过去,拢着她的肩柔声问:“娘子,你怎么哭了?少白哪里做得不对?”

  “你当然有不对的地方?”

  “娘子请讲——”

  “你饮了这杯茶便讲给你听。”

  “茶怎么能够表白我的诚心,我干了这杯酒吧。”

  何少白说着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还淘气地将杯子底朝上,摇晃着给钟以士看:“娘子请看,少白可是滴酒不剩,快讲你的委屈出来。”

  钟以士又气又急,暗想,不知将这杯茶水泼在他脸上可有效果。

  “也没有什么委屈,只是,只是从此离开爹娘,心里空落落的,一时难过因此便掉下泪来,让相公见笑啦。”

  “有少白呢,有少白在你身边呢?再说这里离你娘家并不远,想爹娘了随时可以回去看看。”

  这两个人,一个答非所问,一个对牛弹琴,一直纠缠到后半夜,正当钟以士百愁莫展时,忽然听到窗子外面有人气道:“你们两个究竟还睡不睡觉?兄弟们趴了大半夜,光听你们逗闷子啦!大哥,你会不会男女之事?!”

  钟以士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暗自庆幸,幸亏何少白不上道,若是早得了手,只怕一出新房的门便被困住了。

  “外头怎么有人?”钟以士假装生气道。

  “是我那几个兄弟听床呢,这些促狭的家伙。罢了,夜已深了,是该歇下啦,娘子,请宽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