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驼背老人

山河拭 程小程1 2042 2019.12.26 08:30

  士德觉得这老头来者不善,上前赔笑道:“老人家,请问尊姓大名?”

  “比划完再告诉你——”

  “老人家,听您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天将晚了,若无住处,可在小镖号里将就一晚,明日在下与您再切磋如何?”

  “明日还有明日的事,小老儿就这会儿有心情,你大可放心,耽误不了你多大工夫。点柱香看着,你们谢家的弟子尽可轮番上来挑战,一柱香燃尽,小老儿若拿不走头名拳师的锦旗,你将我丢运河里喂鱼。”

  这就是挑衅了,玉春岂能甘心让人如此羞辱,一指士德道:“你就陪这老头过几招,记着,别将他打散了架!”

  张士德心里道,我的二爷来,你怎知江湖里风险浪急,这老头敢说这样的大话,必是有来头的。何况他这年龄在六旬开外,打得赢他叫恃强凌弱,打不赢他是自取其辱。

  士德上前附耳玉春道:“三爷,此人怕是来砸场子的,镖局如今还有大事未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招惹这老头的好。”

  “哪里是我要招惹他,你没听见他在羞辱谢家镖局吗?怎么,你师父教你们功夫,到头来却全用不上?”

  士德有苦难言,招手叫过一个师弟,要他快去请大爷玉和。

  驼背老人道:“好,最好请你们当家的来,别叫些花拳绣腿来不经打。”

  这老头越说越过分,就差跳着脚骂街了,玉春恨得牙根疼,摆好架式冲驼背老人道:“三爷我陪你过过招,看招——”

  玉春倒是跟着二爷踢过腿,也学过武术套路,但是他不肯下苦功,二爷又极疼他,约束也不严,他的功夫正经是花拳绣腿。

  士德大惊,叫道:“三爷,您退出来,让士德来向老人家讨教。”

  玉春也知自己的功夫不到家,但是被驼背老人一激,便不管不顾了。

  驼背老人显然是位高手,见眼前这位“三爷”中了他的激将法,立马缠上去,出拳绵软,转身极慢,看着仿佛没睡醒似的,甚至玉春的腿几次都能沾到老人身上。但内行看门道,士德瞧出这老人武功极高,别说三爷,即便他上去恐也无胜算。这老人本可以两三招内就能制服玉春的,却故意纠缠不清,不知他要干什么。

  士德焦急,想跳进圈内援手又恐围观百姓起哄,骂他们欺负一个老头。

  交手两三个回合,玉春仍不落下风,倒是驼背老人频频“中招”,渐渐露出体力不支的疲态。

  玉春不禁有些轻敌,出招越来越快,有速战速决之意。

  驼背老人道:“你自称三爷,可是谢总镖头的三弟?怎不见谢镖头出来应战?”

  玉春道:“谢总镖头岂是你想见便能见的,先过了三爷这关再讲。”

  其实这老人早已在台儿庄城中留连多日,将谢家镖局的情形摸得一清二楚,知道谢家两条镖船都出镖未归,谢总镖头并不在台儿庄,镖局里是谢玉田的三弟玉春和大弟子张士德暂时理事。

  他只所以再向玉春打问,是为了确认他就是谢总镖头的三弟。这是驼背老人的严谨之处。

  他打上门来只有一个目的——挑战谢玉田。只是未遇谢玉田深感遗憾,想着再等两日,谢玉田若仍不回来,他便向山西去访友了。

  不料赶上“送伏节”,城中热闹绊住了脚步,又见玉春贴出比武告示,告请武行同道切磋技艺原没什么,只是玉春偏不喜欢落入俗囿,要收什么“诚意金”。联想到之前谢家一些弟子的所作所为,驼背老人觉得此举给整个武行抹黑,觉得谢家镖局门风不正,觉得谢玉田是个沽名钓誉之徒。

  驼背老人动了要狠狠教训一下谢家镖局的念头。

  江湖就是这样,有睚眦必报的,有多管闲事的,有嫉恶如仇的,也有做闲云野鹤的。看似是毫无秩序的社会,其实自有约束。

  驼背老人手臂如藤,缠绕着玉春,不叫士德搅进来。他就有这样的能耐,士德趁了几趁果然切不进去。

  “谢三爷,小老儿不要你那头名拳师的旗了,你我二人赌一把如何?”

  “赌你项上人头吗?那三爷我可不敢要。”

  “赌你如果输了就亲自为小老儿出一趟镖,如何?”

  “这有何难,好,三爷应下你啦。你若输了呢……”

  玉春话音刚落,驼背老人冷笑一声,一个“风扫落叶”偏腿起跳,向玉春面门踢去,玉春见他出招突然凌厉起来,顿时不知所措,只好本能反应一个后仰,等头再抬起时,驼背老人已将他搂在怀中,外人看似二人在亲热交谈,其实玉春的咽喉已被一根指头指住。

  “三爷,小老儿不会叫您当众难看,走吧,去镖局写镖约。”

  士德知道玉春已经失手,却不知道驼背老人挟持他去哪里,叫道:“这位老人家慢走,您要将三爷带到哪里去?”

  驼背老人松了手,笑道:“是你们三爷要请小老儿进镖局吃茶啊。”

  进了镖局,驼背老人见门房干净利索,迎门先看到墙上硕大的“谢”字镖旗,左手整齐排列着各种兵器,右手则是“镖行准办证章”。

  再往里走是门厅,面积不太大,足够接待一般来客,桌上冷饮热次,瓜果糕点一应俱全,笔墨纸砚摆放规规整整,看这门厅的布置,给人的感觉是谢家镖局极其肃整,绝非规矩不严管理松懈的样子。

  驼背老人暗忖,看这谢三爷混不吝的,镖局内务倒是收拾得井井有条。

  二道门里还有专门的会客室。玉春当然不会领他进二门去,请他在门厅坐了,亲自斟了茶,恭恭敬敬地递到老人手上道:“先生请用茶。”

  “咦,三爷这会儿怎的客气起来啦?”

  “您要从我们小镖号出镖,送生意上门,您便是我们的财神,当然得敬着。”

  这时张士德也跟了进来,听三爷说到出镖的事,问驼背老人:“老人家,你要出什么镖?我可瞧着您就只身一人啊?”

  “小老儿要请三爷送一封信到太行山“遇空寺”去,麻烦备好笔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