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志士血

山河拭 程小程1 2241 2019.12.13 18:00

  三个人两匹马,走在乡间小道上,两旁的高粱肃立着,把这条乡间小道兜裹成幽深的巷子。一条看不到出口的巷子。谢玉田忽然感到异常压抑,觉得自己永远也走不出去。

  四周寂静无声,马蹄踏在硬硬的土路上,发出沉闷的“扑挞——扑挞——”声,让无边的寂静更显悠长。

  谢玉田的苦闷也无比的悠长,他努力地想要理清思路,却总是被突如其来的马蹄声切断。

  人生至此,突遭横祸,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无非举家迁移,迁出阔宅大院,迁出台儿庄……他的老祖已经一迁再迁,由山西一路迁移,这家人不是并没有散么!他再迁一回又能如何,谢家仍然不会散!

  前面的乡间小道忽然变宽了,接上了南北通衢的官道,上可达北京,下可达南京,何去何从,缰绳在自己手上。

  路还是要靠自己走出来的。

  谢玉田想着想着突然发出笑声,钟以士大感诧异,扭头定定地看着他,满面忧色。她担心谢玉田承受不住这场打击,尽管谢玉田已经成为她心目中的英雄,她仍然相信,再强大的人也有脆弱的一刻,那一刻也许只是闪念之间,却过不去。她答应过梁姐姐,要照顾好二爷,可是,如何才能照顾到这个男人的心里去呢!

  “天无绝人之路,最坏的选择却未必不是最好的法子。”谢玉田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二爷是想用祝三爷的法子……”钟以士冰雪聪明,一下子便猜中谢玉田的心事。她放下心来,原来他的内心依然坚强。

  谢玉田笑而不语。

  “祝三爷的法子虽不磊落,对付龌龊小人却是极公平的。只是不知如何才能查清镖物的隐藏之处,倘若万一失手,可就再无讨回镖物的机会啦!”

  “条条大道通北京,总会有出口的。”谢玉田幽幽地说道。

  高翔上前一步道:“师父,我愿意去混入何府摸底……”

  “你去?你在船上不是已经和贼人打过照面了吗?你去了我怕又闹出大南庄那样的……事!”

  黑天半夜的,贼人哪会记得他长什么样。高翔明白师父再也不会信任他了,心里难过,惨白着脸默默跟在两匹马后头。

  “以士倒是愿意去试一试。”钟以士道。

  “笑话,我谢玉田再不济,也断不能让一个女人去替我出生入死!”

  “哼,二爷大概忘了,以士现今是男儿身!”

  谢玉田笑了:“那就更不能去,你这身装扮能蒙人一时,可蒙不了长久。”

  钟以士沉吟片刻道:“以士就去沧州走一趟吧,我师爷交游甚广,他老人家一定有法子与何家接上关系。”

  谢玉田带她来正有此意,只是不好主动说出口,她提出去找大刀王五,再好不过,于是顺水推舟道:“那就有劳小妹跑一趟,我这里有一千两银票,你带在身上去见师爷,总不能空着手去。”

  “二爷也忒大方了吧!我师爷若是个贪财的人,这点银子可不够。”钟以士笑道。

  “带上吧,有备无患,别到用钱的时候受难为。”

  谢玉田将银票塞到钟以士手上,钟以士忽然心里一动,攥住了他的手低声道:“以士快去快回,您多保重……”

  谢玉田一怔,心底升起异样的感觉,轻轻抽出手,“你一个人去,我有些不放心……”说着回头瞧了一眼高翔,有心想让他陪同前往,想了一下道:“算了,你自己多加小心吧。”

  钟以士驱马上了官道,到沧州后并不去王家,因为她知道王五爷担心连累九族,早已向至亲好友散了家财,举家迁藏了。

  钟以士也不敢去曾经栖身的镖行去打问,她与父亲失了镖,无颜去见东家。她知道师爷在沧州有一位密友,是个私塾先生,师爷每次回乡,必去找他夜谈,每有大事,也必去听取他的主张。钟以士找到那位先生,只得到一句话:“不要再寻五爷了,世间失了谭章京,从此也就再无王五爷。”

  ……

  自从谭嗣同等人变法失败被杀后,王正谊对朝廷恨之入骨,发誓要为好友谭嗣同报仇。可是报仇得有仇家,下旨杀谭嗣同的是慈禧,要找慈禧报仇哪有那么简单。

  王正谊甚至悔之自己年事已高,若正当少年,便自宫了寻个门路混进紫禁城去,拼个粉身碎骨一刀砍了那老妖婆。

  在京城盘旋了许多日子,与志同道合的武行好友也筹划了许多日子,终于无从下手,正当王正谊苦闷不堪时,遇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人。

  此人是两广总督谭钟麟的小儿子,叫谭祖安,年方一十九岁。他父亲在两广为官,他因何到了京城呢?

  这里面有个款曲。谭祖安幼年随父亲谭钟麟居于湖南长沙,谭嗣同是湖南浏阳人,两地相隔一百多里路。谭嗣同长谭祖安十五岁。谭祖安五岁入私塾,开始做诗,十一岁便做大文章,被光绪皇帝的师傅翁同龢誉为“扛鼎奇才”。谭祖安长到十五岁,已心怀家国天下,而此时的谭嗣同是为湖南名士。

  光绪二十一年李鸿章签下《马关条约》,天下哗然,士林不耻。谭嗣同愤而于家乡结社,倡导新学,呼号变法,受到三湘士林的拥戴。谭祖安以束发之龄前往浏阳聆听谭嗣同的讲座,受其影响极大。

  谭祖安虽未成为谭嗣同的入室弟子,却有着不一般的师生之谊。光绪二十三年,谭嗣同在长沙办“时务学堂”,客居谭钟麟府上,谭祖安随侍左右,二人友情愈加深厚。

  一年后,谭嗣同因变法失败被捕,谭祖安曾求告父亲谭钟麟设法营救,但谭钟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哪里敢以身家性命去保“乱党”。

  谭嗣同被判斩立决的消息传到三湘大地,谭祖安连呼“国失栋梁,天下之哀!”不顾父亲阻挠,立刻动身赶往京城,接谭公回乡安葬。

  谭祖安日夜兼程,到了京城,发现一切都已归于平静,连到街巷打听义士遗体的去向,也无人敢应声。偌大的大清国,除了维新志士发出的那几声呐喊,一片哑寂。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谭祖安立于菜市口,目视行尸走肉般的百姓,想到了《道德经》里的这段话,怆然泪下。

  谭祖安怀着无比的悲痛和绝望,于夜间悄悄地去城墙下哭了一场,并于城墙上留下谭嗣同幼年作的联句:“惟将侠气流天地,别有狂名自古今”。

  远处站着一人,在清冷的月光下注视着这个孤单的少年,那人便是大刀王五王正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