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杀人魔王

山河拭 程小程1 2103 2019.12.28 18:00

  飞针细微,任谁都未看清那针的去向,归正道人肖行和“狗儿”已然中针倒地。

  “仉云燕!你……太放肆了!”

  张士德见仉云燕以暗器伤人,不由又气又怕,绝壁石窟是“归正道人”经营多年的巢穴,此处他的弟子定然不会少,伤了他,那还能走得脱!

  张士德欲上前去扶“归正道人”,却见他和“狗儿”忽然七窍流血不止,形象十分可怖,再去拭脉息,已然是气绝身亡。

  钟以士大骇,看仉云燕半天,如视鬼魅一般。

  “你,你在飞针上喂了毒?毒药从何而来?”张士德问。

  仉云燕脸上却有欢喜色:“在码头上碰到一个算命先生,他说这毒药好用,果然是真的,看来算命先生并非全是骗人的。”

  “云燕,这可是两条人命!”钟以士道。

  “他们该死,死不足惜。”仉云燕俯身将银票捡起来,交给张士德道:“师兄收好,能替师父省下这笔银子,杀两个山贼有何不可。”

  这时“归正道人”的弟子从山间各处聚集上来,钟以士粗粗一数,约有二三十人的样子。

  叫“猫儿”的也用绳拴着谢玉春下了石窟栈道,走到遇空寺门前。“猫儿”见师父和“狗儿”两人死在地下,竟丢下谢玉春不管,扑到“狗儿”身上呼天抢地:“狗儿啊,你这是怎么啦!还未娶媳妇呢,你不能死啊!”

  仉云燕道:“原来是个憨憨子。”

  张士德抢过谢玉春,给他松了绑,道:“三爷,您和钟姑姑先走,我们几个断后。”

  哪知道那些肖行的弟子,见师父死了,竟都不敢上前,一个个面无表情,无精打采地站在草丛里,远远地向着这边瞧了一会儿,三三两两都散去了。

  钟以士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神神秘秘的“遇空寺”,令人闻之胆寒的“茹毛饮血”酷刑,赎金开到一万两白银的土匪……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石窟里关了一百多个各类强人,竟是这二三十个行尸走肉般的人在看护着。

  “他们不是恶人,甚至连正经武行里的人都不算,真正有道行的人不在这山里。”钟以士道。

  “归正道人看上去高深莫测的样子,说话声都像从云里飘来的,若不是云燕飞针暗算他,只怕是个难对付的高手。”士德道。

  “若真是高手的话,又怎能暗算得了他!”钟以士道。

  张士德要搀着三爷玉春下山,玉春在石窟里憋屈多日,乍一站立两腿颤微微的,紧紧扯着士德的衣袖道:“你们把那个道人打死了?”

  仉云燕得意地道:“三爷,那是个假老道,更没什么真功夫,全靠耍嘴皮子唬人呢!”

  “这伙人可把三爷我给害苦了,杀了他好,还有一个罗锅子也该死。燕儿,你要记着,只要遇见那个罗锅子,一定替三爷杀了他!”

  仉云燕得宠似地满脸堆笑道:“是,弟子遵命。”

  钟以士道:“三爷,您不能这样教弟子们……”

  玉春也是说气话,点点头,又对仉云燕道:“你小子够狠的,三爷我若有你一半的狠劲儿,也不至于被弄到这深山老林里来吃生肉。”

  那个叫“猫儿”的汉子见几人要走,爬过来抱住仉云燕的腿道:“你不能走,你杀了我把兄弟,杀人要偿命。”

  众人都哭笑不得,仉云燕道:“三爷你瞧,就是这么一个疯子,带着一个傻子一个憨子,竟不知天高地厚要办什么‘孟子学堂’!三人已走了俩,这个留在世上太孤单,也送他去罢……”

  话音未落,手起刀落,那“猫儿”便身首异处。

  谢玉春这回真是站不住了,扑通一下坐到地上,指着仉云燕道:“你,你小小的年纪,怎么如此凶残!知道他是个憨子,还要杀了他,你忘了你师父怎么教你的……”

  钟以士气得要哭了。要说刚才杀了“归正道人”还有情可原,那是不知他的底细,先下手为强。可是这个“猫儿”,一开口便知是个憨傻之人,与他又无怨无仇,何苦要了他的命呢!

  有谢玉春在跟前,张士德不便教训师弟,也不敢教训了,这么狠的人他是第一次见,他真怕一言不合,仉云燕也要将刀砍在自己脖子上。

  钟以士觉得这个仉云燕太可怕,杀人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而且还面带微笑,好像是在做一件特别快意的事。

  若是将他关在这绝壁石窟中,茹毛饮血一些时日,不知能否削去他心里的魔性。

  可“归正道人”已死,“孟子学堂”将化作云烟。世间再有恶人,也无恶人去磨了。

  钟以士忽然觉得这绝壁石窟也并非一无是处,“归正道人”的行为虽显荒谬,却也不无益处,世间的恶人关在此间一个,便少一个人去祸害百姓。

  “死的死,逃的逃,那石窟里关的人该怎么办?”钟以士瞧着绝壁石窟担忧地自语道。

  一语提醒了谢玉春,道:“是啊,是啊,他们可并非都是恶人,有许多是被捉来换钱的。士德,带上你的师弟,将所有的石窟门都打开,放那些人下山去吧。总算是做了一桩善事,人也不算枉杀了……”

  仉云燕道:“此事便交给云燕去做吧。”

  见张士德点了头,仉云燕身形一矮,便斜斜地向着绝壁处飞过去,也不正常走那连着各石窟的栈道,而是像一只猴子似地攀上滑下,左右跳跃,转眼间便将所有石窟门都打开了。

  谢玉春眼着仉云燕矫健的身姿,感叹道:“这孩子在武学上是极有天分的,可惜品行上尚欠雕琢,士德,你今后要对他严加约束,千万别再让他像今日这般胆大妄为!”

  张士德暗道,一个高翔尚且约束不了,这又冒出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如何约束!只有交给师父了。

  石窟门开了许久,才见有人慢慢从石窟里爬出来,然后站在石窟门口的垂石处,观望一会儿,才摇摇晃晃顺着栈道走下来,像一群僵尸一样。

  那些人下了栈道,正好迎着钟以士等人。因那些人大多都**着身体,钟以士不敢看,低头侧身向壁站定,欲让过去。

  忽然,一个络腮胡连着护心毛,形象十分狰狞的汉子向钟以士冲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