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长桌流水

山河拭 程小程1 2038 2019.12.25 18:00

  台儿庄进入最好的季节,每到末伏之日,这里都要举办一场极其壮观的“送伏节”。

  运河在台儿庄城南兜一个弯,这段像极了弯月的河道被称为月河。月河里鱼虾繁多,肉质肥美,平日里不准捕捞垂钓,单等末伏这一天,峄县县衙贴出告示,河道署官领百姓祭过河神,一声令下,开河捕鱼。

  知县早已广发请柬,邀请邳、滕、微等邻县士绅名流,齐聚台儿庄,在大衙门街摆上通街长桌,大开流水宴席。唱戏的,杂耍的,晃独杆轿的各据一方;斗诗的,歌咏的,写字作画的皆有席位。真正是满城尽食鱼,无人不寻欢。

  谢家码头离热闹场远一些,谢玉春生性喜欢热闹,自然不甘冷清,给武馆和镖局两百多弟子都放了假,在顺河街上也摆出长桌几凳,请来父母二老,端坐上首。谢玉春亲自下河捕鱼,一通煎炸烹炖,别有一番快乐。

  谢家门下弟子平日不许饮酒,这一日也开了戒度,从兰陵酒坊买来一百斤兰陵美酒,供弟子们斟酌。

  有酒有鱼还不够痛快,谢玉春要武馆的弟子们搬出十八般兵器,单个操练完再对打,然后一对二,一对三……刀剑翻飞,棍棒生风,很快便引得街上河里全塞满人。

  张士德因为失镖的事压在心里,极力反对操办“送伏”活动,甚至请大爷玉和出面阻止。二爷不在家,谁也管不了玉春,玉春的意思是“送伏”等于送瘟神,正因为谢家镖局走到了坎上,才要借着“送伏节”,见见兵刃,动动刀枪,将霉运赶走。

  最好还能见点血光。玉春心里想。

  都以为全鱼宴吃完,拳脚也操练过了,就此收场作罢,谁知玉春又撺掇着要比武。

  自家武馆镖局里的人比划比划乐一乐也就罢了,他还张出告示,要以武会友,欢迎武行的朋友前来切磋,头名拳师奖锦旗一面,江南丝绸演武服一身,峄县姚家精制大刀一口。

  悬赏足够诱惑,不过参加比武者须交诚意金五钱,钱也不白交,比不比武都可以在“送伏”长桌上饱餐一顿。

  玉春就是这种热火性子,高兴起来就没个收场,玉和见压他不住,只能嘱咐士德等人盯紧点,千万别闹出乱子。

  台儿庄是水陆通衢,每日由此经过的外地人不知有多少,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士德最怕突然冒出个砸场子的,师父不在家,他真担心自己镇不住场子。

  由于设了收诚意金的门槛,进场子挑战者并不多,有一些纯粹是为交钱赚顿饭吃的。将近傍晚,围观的人渐渐散去大半,士德请示玉春:“三爷,差不多了,收了吧。”

  “收了吧,三爷我也乏了。”

  士德忙着招呼师弟们将家伙什朝镖局里搬。玉春坐在一株大梧桐树下,将脚搭在长条桌上,突然发问,“士德,听说在南方能买到自来火铳子,可是真的?”

  士德怕他又要给自己出难题,道:“三爷问那个做什么?”

  “你就告诉我能买到吗?”

  “买不到……我又不认得洋人。”

  “士德,你说南方乃富庶之地,大财主家里有没有银库?”

  张士德听到这句话,警觉起来,莫不是若那五万两镖银找不回来,他要去劫别家的银子吧。

  “三爷,真要赔那么多银子,不要三爷去冒险,我张士德先去做响马,拼了命也要将钱凑合齐……”

  “哈哈哈……士德,你好大的出息,做响马?做那玩艺能弄几个钱,三爷有的是好主意,只要到时你听我的就行。”

  “啪——”有人一掌拍在桌子上。

  玉春坐着不动,抬起眼皮去看那人,见是个精瘦的老头,有些驼背,抬头纹深深的能藏进二两香油,眯缝着两只小眼睛,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寒酸相。

  驼背老人抽回手,桌上搁了五个铜钱,“谢家镖局名头挺大,做事却小气的很,拉场子比武还收入场钱,这不成了打把式卖艺的了么!”

  “将钱收回去吧,桌上还有些菜,酒也剩了些,您别客气,紧饱吃。”玉春道。

  “小老儿跑了几条街才借到的钱,如何能收回来,拿着小子。……谁来与小老儿比划几下?”

  士德抱拳道:“老人家,我们为‘送伏节’凑热闹,闹着玩呢,太阳快落了,该收场子啦。”

  “闹着玩?大红纸的告示贴在那树上呢,咋的,玩不起啊?”

  玉春一听火了,腾得站起来,一拍桌子道:“老头,玩得起玩不起要看三爷我高不高兴,我说今天不玩了,就不玩了。你要吃饭便吃饭,不吃饭揣上你的钱该干嘛干嘛去。”

  往常玉春不是这个脾气,年轻气盛是有的,但从不出口伤人。自从出了失镖事件之后,二哥又一去月余未有消息,他的脾性便反复无常起来。

  士德已经很多次听见他站在码头唱一首歌——

  欲上高楼去避愁,愁还随我上高楼。

  经行几处江山改,多少亲朋尽白头。

  归休去,去归休。不成人总要封侯?

  浮云出处元无定,得似浮云也自由。

  ……

  失镖这件事在镖局里只有三爷和士德知道,连大爷玉和都未知会。玉春的压力可想而知。他每天一大早就跑去关帝庙烧香,烧完香去给父母请安,在父母跟前一呆就是多半天。

  玉春是做好了家败的打算,能多陪陪父母双亲便多陪陪,若真到了那一天,他便不能身侍父母了。他已暗中托好关系,决心拉几个弟子去投军,然后找个机会抢了府库或军仓。总之一定要干票大的!

  别人能抢我,我也能抢别人,这个社会不就是抢来抢去的游戏么!

  玉春是高兴一阵儿,烦恼一阵儿,刚才那阵高兴劲过去了,正陷入烦恼中呢,驼背老头过来呛他,他便搂不住火了。

  驼背老人并没有被他吓住,眯着小眼睛,一副轻蔑的神情看着玉春道:“你以为小老儿是要饭的么?不敢和我比划也行,将那头名拳师的锦旗给我,绸子衣服我不稀罕,那口刀我要带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