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两张皮

山河拭 程小程1 2040 2019.12.22 18:00

  王正谊问:“尚未弄明白的事你就提着脑袋跟着干了?”

  “一个装了一盆糊涂浆子的脑袋,要与不要又有何妨。连谭先生那样的文弱书生都敢为此事赴死,少白不过一介武夫,天下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又何惜项上人头!”

  何少白的这番话,让王正谊为之动容,钟以士也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对啊,天下事并非全天下的人都懂,因为不懂才要去弄明白。大多时候,要去弄明白一个道理,光靠别人的说教是没用的,要自己去寻找答案。寻找的过程虽然曲折,但总比困死愁城、做一个行尸走肉有光彩。

  钟以士道:“这些话你和师爷早就说过吧?”

  “五爷心里只有为谭先生报仇一件事,说了他老人家也听不进去。就在刚才,五爷为要少白还回镖银,险些对少白动手。其实,这和为谭先生报仇是一样的,只有将满清推翻,替谭先生做成他想做的事,这才是侠肝义胆!这才是天下大义,这才叫为仁人志士报仇!”

  “说了半天,你究竟还,还是不还镖银?”钟以士问。

  “你要做了少白的娘子,少白就还。”何少白含笑道。

  “师爷,你看他又胡说……”

  “少白,五爷知道你喜欢以士,只是目下不宜谈论此事,你以后不可再逗她。叫外人听见,既轻看了你,也轻看了她。”王正谊道。

  “是,少白听五爷的。钟小姐,从此咱二人就以兄妹相称,你看如何?”

  钟以士看向王正谊。王正谊点点头:“你有个兄长也不算坏事。”

  何少白大喜,当即拉着钟以士在王正谊面前跪下来,拜了一拜道:“五爷,您老见证,少白和钟姑娘从此就是师兄妹啦,师爷,再受少白一拜。”

  “作不够的妖!”钟以士忽然间就不怎么讨厌他了。

  何少白感受到了她的微妙变化,道:“接着说正事,原本少白是要遵照师爷的意思,将镖银如数归还的……却因着钟姑娘不肯和少白做夫妻,只做了兄妹,少白也只好折中一下……”

  何少白将与王正谊议好的方案和盘托出。

  王正谊暗叹,这小子不亏在官场周旋多年,且不说巧舌如簧,但是这毫无破绽、环环相扣的“连环套”,就绝非一般人能设计得出来。

  钟以士听到何少白要“借”镖银,愣了半天才回过神,道:“何少白,你未免也太奸滑了吧?原本是抢来的东西,变个花样,以借代还,把自己开脱成了正人君子!最无赖的是,还将不还镖银的责任推到我头上!”

  何少白道:“少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不是看在五爷和钟小妹的面子上,我才没有闲心和谢家镖局掰扯此事呢!自古凡成就大事业的人,哪个不曾含冤引恨,甚或背负千载骂名!昨晚小妹逼问我为何不献出何家的家产,你以为我真的难以回答么?非也,少白连身家性命都已置之度外,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只是现在少白身披两张皮,狼性未出,羊皮便不能揭去。义军需要我在公门里的这份体面……”

  话说至此,钟以士终于懂了何少白,也懂了他要做的大事业。

  钟以士是个女人,并不关心国家大事,可是她尚未出生,家庭便横遭变故,哥哥死于官兵的铁骑之下,略年长些就随父亲闯荡江湖,尝尽人间辛酸,耳闻目染全是百姓的疾苦,官府的腐败,她又何尝不想要一个清平的世界。

  如今的大清国到处是匪,他们也是在为自己找一个理想的世界,匪也是没错的,是这个国家错了。

  国乱不平,民便永无宁日,民不聊生,便不畏死。

  何少白能为天下人找回没有征伐,没有贫苦,没有欺压,没有提心吊胆的理想世界吗?

  她不知道,但何少白去做了,那便有希望。

  钟以士从心底里愿意接受何少白的方案,她也愿意和师爷一道,去做一回匪,劫一回官府,做一回侠士。

  谢玉田不就是一个侠士吗?相信凭二爷的见识和心胸,定然也会接受何少白建议。

  王正谊问钟以士的意见。

  “事已至此,何公子——”

  “叫师兄。”

  “……何师兄的话又极恳切,以士也不知如何是好,以士愿意相信师爷,只是二爷那里不知能否答应。”

  “少白会让他答应的。”

  正说着话,何泰慌里慌张地跑过来,“大少爷,府里闯进一伙人,自称是什么镖局的,嚷着要吃你的喜酒,瞧着那势头,却像来打架的,老爷的意思是让小的报官……”

  “必是二爷来啦。”钟以士道。

  “不错,他们是少白的朋友,何管家,麻烦你将他们几位请到园中,吩咐厨房备好酒菜。”

  何泰见他十分笃定,略略心宽了些,可仍要尽着下人的本分,让何成守在何少白身边。何泰满园子喊了半天何成,问其它下人,都说不曾看到,何泰以为何成昨晚吃多了酒找地方偷觉去了,骂了声“孽障!”

  何少白先不让钟以士与谢玉田见面,只带着王正谊将他们迎进园子,在后花园的水榭里摆了一桌酒席,分宾主落座。王正谊被安在主宾位置上,众人都觉奇怪。依着待客之道,那个位置该是谢玉田的,有赵三多和梁子成在,谢玉田当然不肯就位上座,可也轮不到何少白自家人。

  尚大刚先就不满,嚷道:“何府的规矩可是新奇得很,老的将客人往外撵,小的将客人……”

  绍长天扯了扯他的衣袖,话里有话道:“老五,你的肚子大呢!”

  梁子成也觉受到了轻慢,站在水边作样欣赏荷花,迟迟不肯就座。谢玉田倒不在意,他的心思不在吃酒上,并不管如何排座。

  何少白含笑道:“诸位仁兄,适才咱们都见过礼了,只是诸位仁兄眼里没瞧见王五爷,少白又插不进去话,只好留在入席再作介绍了。这位是在下的师爷,江湖上有个雅号‘大刀王五’,王正谊王五爷,不知他老人家当得起这个位子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