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两匹烈马

山河拭 程小程1 2216 2020.01.04 18:01

  谢玉春等人回台儿庄时,已经又过去了三个月。

  已是深秋,河风微凉,正对着谢家码头的兰琪酒馆里,坐满了南来北往的过客。

  修二爷在柜台里坐着,有些微醺,眯缝着眼睛看向码头。他一日三酒,酒酒不醒,天天醉生梦死,竟能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他知道不是自己会经营,而是将酒馆开在了谢家码头对面之故。

  无论是由此上船的,还是在此上岸的,大多人都愿意到酒馆里兑一杯酒喝。修二爷就这样端坐酒台,左边是掺了水的酒,右边是不掺水的酒,掺水的酒便宜,售卖给码头小工解乏,不掺水的酒甘醇,为来往的商贾所钟爱,一日卖出去两大缸,财源滚滚。

  店里生意其实都是由小女修瑛打理,他像个弥勒佛般坐着,一动不动,连账都懒得结算,高兴了便将酒端子耍出花来,打一端子酒,轮一个水车,然后高高斟下,酒线如丝注入杯中或者酒壶里,滴酒不洒。

  修瑛正值二八年华,穿一身泥沟李家蓝印花布缝制的衣衫,头上裹了一块蓝印花的头巾,皮肤白皙,眼睛有神,嘴角永远地扬着笑意,客人都叫她修蓝花,日子一久,便省去姓氏,只叫她蓝花,她应着,渐渐便被人忘了本名。

  这日,顺河街突然刮起一股龙卷风,由街西头打着旋刮到了兰琪酒馆门前,“啪啪”拍打着木门,将酒幌子都扯了下来。

  龙卷风过去,尘土渐散,几匹马犹如腾云驾雾般出现在酒馆门前。修二爷眯着惺忪的醉眼,只看一眼便道:“那不是谢家三爷嘛。”

  学馆里的范先生面向里坐着,啜了口酒道:“说醉话呢,他不是在太行山被撕了票吗?”

  “是啊,他家老二撒出去一百多徒儿去寻,寻了两个月都不见踪影,还能活着回来。”

  “是他,没错。”修二爷道。

  蓝花出门去捡酒幌子,仉云燕已下马将酒幌子捡起来,递到她手上,笑道:“蓝花妹妹,你去年自酿的红枣酒还有没有,斟一盅来与三爷喝,讨个好兆头。”

  蓝花见谢玉春端坐在马上,向着她笑,道:“三爷吉祥,您可回来了,整条顺河街都念叨您小半年啦。”

  酒馆里的人都出来看,谢玉春赶紧下马,冲众人拱手见礼。修二爷一手持壶一手擎着大海碗,高斟了一碗酒,道:“春儿,修二天天盯着这条道,盼着你回来,我就说吉人自有天相嘛。我特意为你开了一坛子十年老酒,来,干了它,就当顺河街的父老乡亲给你接风洗尘啦。”

  “要接风洗尘,得像模像样地摆一桌酒席,哪有你这样俭省的。”蓝花嗔道。

  谢玉春接过酒碗,道:“玉春谢谢二爷,谢谢父老乡亲的挂念。”说罢一饮而尽。

  仉云燕瞧着蓝花,笑嘻嘻地道:“蓝花妹妹不为我洗个尘吾的?”

  “洗你的五脊六兽尘,以为你死在外头了呢,你的洗尘酒都叫我喝了!快陪三爷回家去吧。”

  谢玉春笑:“蓝花,嫁人的酒可不能喝,得给三爷留着。”

  “爹,你看三爷没个正形。”说着,蓝花脸一红,扭头进了酒馆。

  修二爷本想只敬玉春一碗酒,这时突然改变主意,斟了三回酒,给钟以士等人逐个献了酒,唯独将仉云燕冷落在一旁。

  仉云燕知道他不待见自己,并不尴尬,接了众人的马缰绳,走在前头回镖局去了。

  玉春道:“二爷,我瞧着云燕那孩子不错……”

  修二爷知道他想说什么,拦住他的话道:“春儿,快回家吧,玉田找你都找疯了。”

  走在巷子里,钟以士道:“三爷是要撮合云燕和蓝花吗?”

  “正是此意。”

  “两匹烈性子的小马驹儿,拴不到一个槽里去。”钟以士摇摇头。

  “蓝花是做生意的原故,见得人多,不怯生,其实她是个很懂事的孩子,有她管着点云燕再好不过。”

  钟以士不说话,心里想的是,谢玉田见了仉云燕会是何态度。

  三个月前,谢玉田亲自去了一趟太行山,遇空寺附近山谷,早已空无一人,偌大的太行山,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回来后,便派出一百多个弟子,在山西河南一带继续查找,两个多月过去,仍是一无所获。

  谢玉春等人像是人间蒸发了般。大哥玉和到峄县城找算命先生程不度卜了一卦。程不度掐着手指算了半天,道:“别寻了,有人生有人死,该来的来该去的去!”

  谢玉和听到此话,心里大骇,以为三弟不在人世了,追问道:“死的是谁?请先生明示。”

  程不度道:“天机不可泄漏,回家去等着吧,不出七日,必见分晓。”

  谢玉春回来时,程不度说这话正好过去七天。

  兄弟们相见,恰似劫后余生,抱头哭了一场,一齐去拜见了父母高堂,并不提玉春被绑一事,只道是出了趟远门,平安回来。

  回到镖局,谢玉田盯着张士德看,只这一眼,张士德慌得跪倒磕头:“师父,弟子知错……”

  玉春喝道:“你有何错,要错也是那伙歹人的错,不是他们伤了钟小妹,我们岂能在外头耽搁这么久。”

  路上玉春已嘱咐过张士德等人,见了师父不许讲仉云燕杀人的事情。这时见他腿软,猜到必是畏惧师父的恩威,要将实情倒出来,因此拿话敲打他。

  “以士受伤了?伤在何处?重不重?”谢玉田问钟以士。

  “怎么不重,昏迷数日,幸亏离少林寺近,我们住进寺里,请了高僧天天为她发功疗伤,小妹这才得以死里逃生。”玉春道。

  “那也不用耽搁半年之久,既要住这么久,为何不先差个人回来报个平安。”

  钟以士道:“二爷,千错万错全是以士的错,以士不该擅自作主去太行山,功夫又不济,被歹人所伤,因此连累三爷受您责怪。”

  “二哥,这几个月可没白住在寺里,那寺里的大和尚见钟小妹天资聪慧,为人良善,竟破例教了她一趟少林拳术,不信你们二人过过招,只怕你现时未必是她的对手。”

  “有这样的事?少林寺的功夫向来不外传,怎么会教一个女子拳术?”谢玉田疑道。

  “嗐,这世间也就除了你老古板,死守武行规矩,出家人远比你懂得变通。”

  钟以士笑道:“二爷,莫听三爷唬您,原是以士为内力所伤,外功难以愈合病灶,大和尚为救以士性命,才大发慈悲,破例传授以士少林的独门内功心法,配以少林拳术。以士算是因祸得福了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