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老江湖

山河拭 程小程1 2122 2019.12.23 18:00

  “你这是要赶我们走吗?请神容易送神难,话不讲清楚,我等可不是如此好打发的!”尚大刚忽地站起来,怒目而视。

  “还要少白讲什么?”

  “你不是说知道我们因何而来吗?”

  “是啊,诸位大侠不是为少白贺喜来了吗?”

  “你——”

  谢玉田示意尚大刚坐下,冲王正谊抱拳道:“五爷,何少侠既是您门下的弟子,在下自是不敢造次,但有一件事在下想弄明白,小镖前些日子途经贵宝地,不知因何得罪了贵宝地的同道,镖船在此被落了帆……”

  何少白抢话道:“落了帆也并不见得是得罪了人,也可能是风大水急,船掉头太猛所致。”

  王正谊以为谢玉田要开门见山,质问他镖物是不是何少白劫的。

  不料谢玉田却接着道:“在下有位朋友恰是五爷门下徒孙,数日前她去求五爷您出面,从中斡旋一番,不知五爷可曾见过在下这位朋友?”

  这招着实高,没有证据,当然不能直截了当地问谁劫了镖,也不能问昨晚绑何少白的事,便拿钟以士作引子。他这是拿捏准了,凭王正谊的江湖地位,绝不可能撒谎。

  “见过——”王正谊道。

  “那最好,”谢玉田不等他将话说完,道;“想必五爷正是为在下的事才到得何府吧?在下先谢谢五爷啦!”

  “正是,谢镖头不必客气。”王正谊见何少白直冲自己递眼色,并不理会他。

  谢玉田向着何少白道:“何少侠这回听明白我等是为何而来吧?”

  “哦,原来诸位不是来贺喜的,是来寻人的?”

  “你说对了一半,我们不止要寻人,还要取回我们的银子。小子,你唱了半天戏,哭也哭了闹也闹了,这回就入了正题,快告诉我们,人和银子都在哪!”尚大刚终于按捺不住,冷不防跳起来,一把抓住了何少白的衣服。

  谢玉田等人都不劝,既然事情已然挑明,便任由老六去闹。

  王正谊想,让他们两个打一架也好,趁机瞧瞧这些人的功夫究竟如何,打服了何少白,事情就简单了,打不过正好给何少白讨价还价的机会。

  何少白以为王正谊得拦着,没想到竟无人吭声,既然自己认了是大刀王五的徒孙,便不好认怂,于是道一声:“人和银子都在少白手里,打得过我再说。”

  两人离了席,打到空地上。

  尚大刚仗着力气大,并不管何少白跳来跳去击上踢下,一味抡起铁锤般的拳头向前猛冲,只要被他的拳头击中,或和他的身体接触上,必受重伤。

  这种蛮横打法何少白从未见过,自然不敢和他硬碰硬,动起心机,左躲右闪,以撩拨为主,并不主动靠近击打,想以此耗费对手的气力,然后再四两拨千斤,借着巧劲战而胜之。

  哪知尚大刚有的是力气,打架也有技巧,出拳虽重却都留着余地,拳不着身绝不将力道吐尽,看上去很耗力,其实不然,倒是何少白辗转腾挪,起来落下不一时便大汗淋漓。

  这种打法,两人便是打到天黑也分不出胜负。

  谢玉田乘机将王正谊请到一旁,道:“五爷,钟以士在哪里?她可还好着呢?”

  “有劳谢大侠惦念,她很好。王五要向您行个礼,多谢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了以士一命。”

  “五爷不必客气。在下想见一见钟小姐,不知她可在何府里。”

  “这个嘛,您还是不要见了,你我都是到何府作客的,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作客也要守作客的礼数。”

  “好,在下听五爷的。在下还想向五爷讨句明白话,小镖失镖之事可是何少侠所为?他可有个说法?”

  “是,他已经答应老夫,要将镖物归还与你,不过他也有难处,因此才提出要和你们几位结拜。”

  听到何少白已经答应归还镖物,谢玉田长出一口气,觉得这道坎终于要迈过去了。结拜能解决何少白的什么难处呢?大概是因为抢了我的镖船,担心我不能放过他,这才要与我结拜吧。

  “五爷,请受玉田一拜,您可是救了谢家镖局啦!只要何少侠肯归还镖银,有您老的面子在,在下绝不会难为他,若他还有别的难处,在下也愿意竭尽所能鼎力相助。”

  有谢玉田这句话,王正谊放下心来,当即叫停何、尚二人,道:“少白,你的意思老夫已代为转告谢大侠了,你和谢大侠议一议如何归还镖物吧。”

  听完王正谊的话,何少白大吃一惊,明白上谢玉田的当了,他指使师弟和自己交手,却原来是使了招“暗渡陈仓”。

  何少白有自己的打算,“借镖银”这件事说起来简单,要让谢玉田痛快地答应却极困难,尤其做镖局生意,最怕坏了名声。他虽有法子让银子的主人同意挪借,镖局仍是要担着失镖的责任,因此谢玉田这一关最难通过。还有借镖银的由头,反清是要杀头的,他哪里敢见人就讲,谭嗣同因何事败?还不是轻信了袁世凯。

  所以何少白要做些铺垫,最好能要将谢玉田等人拖住,等夜里将银子运出去,那时再摊牌,木已成舟,不怕谢玉田不答应。

  王正谊不懂他的一片良苦用心,逼着何少白尽快了结此事,提前露了底,就不好办了。最让何少白担心的是,不知王正谊有没有说出银子就在庄园里。

  谢家镖局来了这么多人,若是发起狠来动手抢,那又该如何应对?

  何少白后悔不迭,又不敢埋怨王正谊,道:“师爷,既然您和谢大侠都说明白了,一切照您的意思办就是。”

  谢玉田道:“何少侠,谢家镖局若有得罪的地方,在下给您道歉了。”

  “您并没有得罪少白,是少白病急乱投医,坏了江湖规矩,该道歉的是我。”

  梁子成道:“闲话少说,快些办个交接,我等将镖物运走。”

  何少白看着王正谊,试探着道:“五爷,您可将少白心愿和谢大侠讲明白?”

  王正谊摇摇头。

  “五爷说何少侠有难处,何不讲出来,需要我谢玉田出手相助的,也是义不容辞。”谢玉田道。

  “少白在江湖上没有投缘的朋友,就想与几位大侠结拜为异性兄弟,还望各位仁兄能赏少白这个面子。”

  “你这算要挟么?”梁子成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