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贼喊捉贼

山河拭 程小程1 2230 2020.01.03 09:00

  昆仑派潭腿功夫本源在临清。自北宋初年昆仑大师潜居临清,创下潭腿神功,至今千余年,流传甚广,流派众多,但无一不认临清为正宗。

  谢玉田等人的师父金五便是临清潭腿的嫡传弟子。张凤山既是临清潭腿掌门,不能不敬着他。

  谢玉田担心师弟鲁莽,输了自是不好看,赢了也会让外人耻笑。毕竟这是同门相争。

  “师弟,你暂歇一歇,我来向张师傅请教几招。”谢玉田说着移形换步,抢先接了张凤山一招。

  沙景洪打得正在兴头上,见师兄要换他,只当是怕他抢了谢家镖局的风头,心里不甚得劲,但也无可奈何,悻悻地退到一旁观战。

  待到谢、张二人甫一交手,用得全是潭腿功夫,沙景洪才知道张凤山也是昆仑派弟子。

  二人试过十几招后,沙景洪瞧出此人的功夫不在自己之下,而谢玉田面对张凤山的咄咄逼人,却只守不功,分明是在谦让。

  同门切磋,点到为止,让外人瞧瞧热闹就是了,以谢玉田的为人,是绝不可能和张凤山分出胜负的。沙景洪瞬时便明白了师兄的良苦用心。

  可是从张凤山出招之狠辣来看,根本就不顾同门之谊,也完全没有虑及昆仑派的脸面,招招都是冲着废人去的,他的目的就是清理门户。

  潭腿功夫本就以攻击见长,守是守不住的。沙景洪不禁替师兄捏了把汗,叫道:“师兄,骑驴找马!”

  这是他们六侠在一起练功时常讲的四个字,意思是以暴制暴,要让对手知道你的实力,对手才能有敬畏心。

  一味的退守,谢玉田已觉出吃力,当即一个急撤步,闪出半个身位,接着趟出溪谷,由乾位至坤位,祭出一条鞭腿法,以腿对腿,以强对强,气势如虹地攻了上去。

  张凤山见他突然强攻,果然胆怯,反而变成了守势。

  就这样,二人或你攻我守,或我攻你守,或展开对攻,打得难分难解,看得众人眼花缭乱,连见多识广的孙兴勃都大呼:“痛快,痛快,原来潭腿敢称神功,果然有其巧妙之处。”

  二人将十二路潭腿尽数拆对一遍,分不出胜负,再打下去就是拼内丹功的修为了。谢玉田将身子一拧,身轻如燕,极轻松地向后跃出一丈开外,拱手道:“张师傅,承让了。”

  他这个后跳身形优美,落到地上如纸片般不沾一尘,但凡修过内丹功的人都知道他展示的不止是轻功,还有内丹功的层次。

  谢玉田用这方式告诉张凤山,若你的内丹功在我之上,你便赢了,若在我之下,你便输了,没有必要再比试下去。

  张凤山不甘示弱,也两臂张开,脚尖在原地一拧,飞身起跳,向后飘去两三步远。

  当然不会有好事者拿尺子去量二人各跳了多远,不过孙兴勃以肉眼分辨,仍是看出张凤山稍逊一筹。

  “诸位朋友见笑,”谢玉田向着众人拱拱手,盯着孙兴勃道:“孙老前辈,在下想请您赐教一二,不知可否赏脸?”

  谢玉田最想打的便是孙兴勃,就因为他诳了三弟,又鼓动武行的人来前寻衅,有心要教训教训他。

  孙兴勃怎会不知他心里如何想的,狡黠地一笑道:“老夫被你的弟子暗算,中了毒针,腿脚不便,今儿暂且放你一马。”

  “孙老前辈说笑了,凭您老的功夫,谁能暗算得了……”

  “是不是你的弟子,你将他叫出来一问便知。”

  “谢某门下弟子都在此处,他们不曾离开台儿庄半步,如何能暗算您?”

  “去太行山的那几个呢?他们也不曾离开台儿庄半步吗?”

  “他们因何要去太行山?还请孙老前辈当着大伙的面讲明白。”

  孙兴勃冷笑道:“他们都明白,否则便不会到这里找你!”

  张凤山道:“是,我们都明白。孙老前辈为天下武林主持公道,与朋友在太行山创办‘孟子学堂’,对不守武行规矩,有辱武行清誉之辈进行归正教化,却被你门弟子闯进去,杀了教师,毁了学堂,放走恶人,你说我们该不该前来讨个说法?”

  闯到太行山杀人?谁能干出此事?张士德么?他为人老实厚道,怎么会杀人?

  与他同去的两个师弟更不能啊,有张士德把护着,岂能让他们肆意妄为。难道是钟以士?不叫她出门,她偷偷跟去了太行山,难道是她!

  孙兴勃见谢玉田寻思半天,道:“谢玉田,你认不认账?”

  谢玉田冷笑道:“谢某认什么账?谢某正要向你们要人呢!你们将谢某三弟掠走,也是投进了那个孟子学堂吗?”

  “不错,你管教不好的,老夫便要替你管教。”

  “孟夫子主张的是仁义之道,你们却要谢某三弟食生肉饮生血,如此残无人道,何敢讲什么‘归正教化’!”

  “这正是孟子仁义之道的精髓,孟子讲过杀无道之者,是为仁。食生肉饮生血,正是遵循孟子的教诲。”

  “这也罢了,三弟对孙老前辈有失敬之处,合该他受此教训,可为何又勒索谢某一万两银子?试问满大清国开镖局的,谁能拿得出万两白银?这也罢了,谢某倾家荡产也认了,可是谢某派去弟子带着钱去领人,如今已出走两个月,至今未归,请问孙老前辈,他们人呢?莫非被你害了,再次跑来贼喊捉贼,要继续勒索谢某?”

  孙兴勃愣住了,那几个人还未回来吗?计算由太行山到山东的路程,他们应是早就回来了,怎么可能未到,定是谢玉田有意隐瞒。

  “你也不必护犊子,杀人偿命,早晚都是逃不掉的。现在将凶手交出来,自摘了武馆、镖局的招牌,我们还能放你一马,否则便是人人见而诛之,连你门下所有弟子都要逐出武行!”

  “交人!交人!交人……”

  喊声震天。

  沙景洪道:“师兄,我不信你门下弟子能干出杀人的事情!必是这些人无事是非,依我之见,将他们赶出台儿庄城去……”

  谢玉田摇摇头,道:“事情总是要弄个水落石出才好。”

  “张某真为昆仑派出现你们这一支败类感到羞耻!姓谢的,我若是你,便不会连累同门,主动退出武行。”张凤山道。

  “张师傅,在下授徒,秉承的也是圣人之道,从未教哪个弟子以杀人为快。但若他侠肝义胆,为侠义之事去杀人,那不正是孙老前辈讲的,杀无道之者,是为仁么!在未弄明白真相之前,您讲这样的话,怕是有失公允吧!”

  那些人不听谢玉田的解释,只管高呼:“交人!交人!交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