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削门籍

山河拭 程小程1 2282 2019.12.11 09:03

  赵三多等了多日,不见谢玉田登门,向高翔道:“这么多日你师父都未露面,可见在你师父心中,你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物件。在赵某这里可不一样,若你入了义和团,我便收你为徒,将我平生所学悉数传授于你,保你日后在江湖上扬名立万,闯出一番好前程。”

  高翔也觉凄凉,心里难免各种猜测,想到自己这一趟镖犯的错实在太多,而张士德见了师父也必定添油加醋,让自己成了谢家镖局十恶不赦的罪人,师父定是伤透了心,对自己失望至极,任自己自生自灭了。

  这时夏猴子又拱火道:“你瞧,你那师父定是怕了咱师父,连你的死活都不顾了,你还抻着做什么,许他不仁就许你不义,快些弃暗投明便了!”

  “师门,师门,师父的门对你关上了,你就是过路的鬼,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义和团有数万拳民,连朝廷也青眼相加,可是一棵铁打的大树,你还犹豫什么?”

  “是啊,是啊,识时务者为俊杰,师父如此看重你,你可别不识抬举,我那些兄弟早已将坑挖好了,你若仍是固执,便埋了你,世间从此再无你高翔,难道你就不想想你家里的亲人?”

  赵三多师徒一唱一和,句句都戳在高翔的心窝子上,诱惑和威胁,生和死,荣和辱,像两只无形的手撕扯着他,将他撕裂开来,又合拢到一处,然后整个人慢慢倒向了赵三多。

  “罢了,罢了,我高翔落到今日境地,全是咎由自取,哪里的黄土不养人,我便从了祝三爷吧!”

  高翔一咬牙,拜倒在地,向赵三多行了拜师大礼,递了门生帖。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声音到了夏猴子家门前戛然而止,接着有人高声叫门:“台儿庄谢玉田前来造访……”

  “师父,我师父来啦!”高翔喜极而泣,欲要夺门而出。

  赵三多伸手拦住他,虎起脸道:“谁是你师父?”

  “这个,这个……”高翔张口结舌,一时语噎。

  “他来得可真是时候!”夏猴子冷笑道:“高师弟,给咱师父的头已然磕过了,外头那位可不是你师父了。”

  “话不能这样说,”赵三多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前面的师父还是要认的,这叫仁义。既然姓谢的来了,也好,高翔便随为师出去,给他磕个头,就此了结你们的师徒情谊吧。”

  “我,我没脸去见师父,我不出去,你们便说高翔死了吧。”

  “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有为师在,他不敢为难你,走——”

  赵三多亲自将谢玉田迎进院子,高翔目光闪躲,不敢看师父的脸,只弱弱地叫了声:“师父……”便低下头去。

  谢玉田只当他心里有愧,并不多想,向赵三多抱拳道:“这位仁兄,可是您要见在下?”

  “您就是大名鼎鼎的谢家镖局总镖头谢玉田谢大侠?”赵三多客气地回礼。

  “正是在下,请问仁兄高姓大名。”

  “在下姓赵名三多,字祝三,算起来咱可是山东老乡,谢兄肯屈尊光临寒舍,赵某不胜荣幸,请谢兄移步房中用茶。”

  谢玉田做个“请”的手势,款款抬步进屋,钟以士守在门外。赵三多知“他”警惕,也因屋子太小,一下子进去许多人周旋不开,便不相让。

  宾主落座,夏猴子奉上茶,谢玉田道声:“多谢。”并不去碰茶碗。

  赵三多道:“赵某久闻运河上行走着一位谢大侠,早有结交之意,可巧,苍天不负有心人,今日终于得见大侠真容。”

  “赵兄客气了,你我同为‘挂子行’中人,皆在江湖行走,相识是早晚的事。”

  “谢兄说的是。”

  “赵兄,在下教徒无方,小徒高翔一时冲撞了赵兄,在下给您赔个不是……”

  “哈哈哈,谢兄此话可讲得不对,他在您门下是你的徒儿,在赵某门下便是赵某的徒儿。正好您今日在场,我们就办个交接,高翔从此就由赵某管教了。”

  “在下不懂赵兄的意思?”

  夏猴子道:“这有什么不好懂的,高翔已经改换门庭,投到咱师父祝三爷门下……”

  “去!为师和谢大侠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赵三多斥道。

  高翔赶忙跪在谢玉田脚下道:“师父,弟子一时糊涂……”

  “高翔,你这是什么话?怎么叫一时糊涂?难道是为师灌你迷魂汤了不成!”

  “是,不是,可是……弟子,弟子……不知如何是好……”高翔如同吞下了二十五只老鼠,一时百爪挠心,无以自处。

  谢玉田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让跟了自己十年的弟子突然背弃师门。

  他在开武馆时,为了壮大门庭,收徒的条件并不苛刻,有些还是三弟玉春替他把关,只要人品不坏,哪怕资质差一些,他都会纳进来。

  高翔却不同,他从十来岁便到了谢家,那时谢玉田尚未开办武馆。高翔是峄县城南马兰屯人,父亲原在枣庄煤窑挖煤,后因煤窑出事伤了双腿,家里顿时陷入困境。谢玉田的师兄梁子成认识高父,古道热肠,做主将高翔送到台儿庄谢家,说是拜师习武,其实是给高翔找个吃饱肚子的地方,帮助高家减轻负担。

  谢家镖局开办时,谢玉田从武馆里选人,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高翔,并且要他做了趟子手(喊镖),给他开份半的工钱。

  十多年来,高翔吃住在谢家,谢玉田对他视若己出,该严厉时严厉,该溺爱时甚之三个子女。逢年过节,谢玉田不仅不收他的谢师礼,还会包些礼物让他带回家孝敬父母。

  即便是高翔和张士德二人失了镖,将谢家镖局推到了绝境,谢玉田心里闪念而过的退路里,也给高翔留了一席之地。

  而现时高翔竟未给谢玉田留有半点余地,一记重拳先打在了心窝子上,又一记巴掌掴在脸上。行走江湖的人,脸面比命重。

  谢玉田在心里一声长叹,唉……难道到了树倒猢狲散的境地吗?!

  钟以士在门口感受到了谢玉田的难堪,道:“高师兄,你莫非是受了姓赵的威胁?不必怕,有谢大侠在呢!

  谢玉田冲她摇摇手,道:“我了解高翔,他打小就是个极有主见的孩子,他的事由他作主……”

  赵三多道:“谢大侠果然是个有胸襟的汉子,您放心,赵某亏不了高翔,假以时日,他若成器,您脸上也有光不是。”

  谢玉田道:“赵兄且慢,谢某的话未说完呢,江湖有江湖的道义,‘挂子行’有‘挂子行’的规矩,我谢家武馆也有章程在呢,高翔,你背一下谢家武馆门规第六条。”

  高翔眼泪汪汪地望着师父,嘴唇哆嗦着道:“背弃师门者,削门籍,夺其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