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汤二爷

山河拭 程小程1 3821 2019.12.03 09:05

  这时,“当——”的一下,耳畔忽然响起一声轻脆的钟鸣。谢玉田以为又有人前来祭祖,正要起身相让,抬眼看去身边并无旁人,看那树上的铜钟也是纹丝不动。不由吃疑,想是老祖在回应他,赶紧趴在地上磕头。

  “当——”钟声又是一响。吓得谢玉田不敢抬头,暗想,这大槐树果然灵性,祖先听到他的告白,在应他呢。

  时间过去许久,再无钟鸣,谢玉田才敢起身。

  太阳升到半空,前来祭祖的人多起来,铜钟不断被敲响,那声音与自己听的丝毫不差。谢玉田相信已和祖先递接上了关系,心里大感慰藉,于是准备起身回客栈。

  忽然,祭祖的人群里躁动起来,有人在嚷嚷:“哪里来的叫花子,讨饭便讨饭,你抢俺们的供品做什么!”

  “讨饭当然要讨吃食,难不成拿你的纸钱回去当柴烧吗?”

  “这叫什么话!讲这种大不敬的话就不怕遭报应吗?”

  “咱都做了叫花子啦,还怕什么报应?倒是你要小心着点,过太行山时别被狼叼了去。”

  “你怎么咒人呢!走开,再不走开俺报官啦!”

  “你报试试,让你报官……”

  接着只听“啪啪”两声响亮的耳光,有人大喊:“叫花子打人啦,抓住他们送官府去!”

  大槐树下顿时乱作一团。谢玉田看过去,只见几个乞丐模样的人围住一人拳打脚踢。

  谢玉田已知道县城里的叫花子多为汤举人的人假扮的,心里有了底,决定再试探一下,便高声叫道:“汤二爷,您来啦……”

  果不其然,那些“乞丐”闻声住手,拿眼四处去找寻汤举人。

  众人趁机去钳制“乞丐”,怎知道那些人都是练过功夫的,发觉上当后,反手起势,三下两下便脱身跳到圈外。

  领头的“乞丐”喝道:“给我砸!”

  “乞丐”们挥舞着手中的“讨饭棍”见人打人,见物砸物,转眼间大槐树下便是一团狼籍。

  谢玉田本不想多事,可是见这些人欺人太甚,着实按捺不住怒火,弯腰由地上扣起一块青砖,两掌相错,将青砖碎成趁手小块,掷向“乞丐”,领头的脑袋上先中了一击,恼羞成怒,挥棍向谢玉田冲过来。

  谢玉田并不想与他正面交手,一扬手一枚碎砖不偏不倚正砸在那人面门上,那人的脸上顿时鲜血直流。

  众人见“乞丐”们落势,蜂拥而上要去捉人见官,“乞丐”们终究是些练家子,哪能让这些不懂拳脚功夫的人捉住,挣脱开去落荒而逃,边跑边喊:“敢惹我们丐帮,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谢玉田趁乱转身就走。

  回到客栈,赵广前过来请安,接着叫来饭菜请师父用早饭。

  钟以士不肯上桌,谢玉田问:“令尊在世时,你们爷俩也是分开吃饭吗?”

  钟以士呆了呆,道:“不是。”

  “那不就结了,你过来吧,不必和我见外。”谢玉田道:“家里有家里的规矩,出门在外可不能拘于俗礼。”

  赵广前道:“师父,用过早饭我再出去打听……”

  “不必了,为师已祭拜过先祖了。”

  “啊,师父找到祖居之地啦?”赵广前满面羞愧道:“弟子办事不力……”

  谢玉田摆摆手,道:“为师去过药铺了,你办得很好。”

  赵广前以为师父知道了他和药铺伙计争吵的事,更加不安,低下头去只管向嘴里扒着饭,再不敢多话。

  谢玉田亲眼目睹了汤举人的龌龊,心里愤愤难平,边吃饭边暗自盘算,究竟要不要管这桩闲事。甩手而去自然安闲,可是想想洪洞有几十口子乞丐正在被欺凌,心里便不是滋味,若乞丐里也有自己的兄弟,也可以不管他们的死活吗?

  天下人管天下事,这事我得管。想到这里,谢玉田道:“广前,饭罢你去打听一下汤举人住在何处,悄悄地去,不许声张。”

  钟以士感到十分惊讶:“谢大侠,您是要替乞丐们说和吗?”

  若是说和,何必悄悄地去打听汤举人的住处。赵广前明白师父另有深意,心中暗喜,笑道:“师父不是说过行事要收敛着点吗?”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谢玉田道。

  “师父终究是师父,左右都有道理。”赵广前和师父开起了玩笑。

  谢玉田并不以为忤,敲了敲桌子嗔道:“吃你的饭吧,小心咬了舌头。”

  用罢早饭,赵广前出去探路,谢玉田在房中看书,钟以士到马厩里给马添足了草料。她已猜出这师徒二人要做什么。

  赵广前直到午后才回来。他知道汤同是武举人,家里豢养了一些打手,不敢大意,因此在汤府门口转悠了大半天,如何进如何出都做了细致的计划,回客栈的路上还顺便到杂货铺买了五斤灯油。

  谢玉田一整天都端坐在客房里看书。他有个习惯,无事可做的时候练拳,只有在去做事情之前才会找本书来读。

  读书使他心静,至于书里究竟讲了些什么,并不重要。

  一直等到天色将晚,谢玉田才命广前收拾行李离开客栈。三人信马由缰出了洪洞县城,在城外三里处的一片坟地里停下来。

  谢玉田问钟以士:“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害不害怕?”

  “你们不带上以士吗?”钟以士着急道:“多个人便多个帮手。”

  赵广前道:“总得有人看着马啊。”

  钟以士有些失望,但是觉得他的话在理,只好接过谢玉田师徒二人的马缰绳,道:“谢大侠和赵大哥多加小心。”

  谢玉田师徒二人打了一担木柴,将腰刀飞镖藏入木柴中,赶在城门关闭前返回城里,找个地方隐了身,挨到夜深人静,摸到汤府后院墙根,蒙了面,借着一棵皂角树,像两只狸猫一样悄无声息地跳进了院里。

  广前找到柴房,将灯油泼到柴火上。

  谢玉田熟悉大户人家的房子布局,极轻松地便找到了汤同住的上房,抽出腰刀拨开门闩,一个健步便进了卧房。

  汤同身为武举,好容易捐了官,不肯因丁忧耽误了前程,因此极爱惜身子,每日坚持练功之外,还远离女色,晚上都是一个人独睡。

  谢玉田见床上只有一人,暗自高兴,将刀尖指住了床,轻声唤道:“汤二爷——”

  只见床上有个身影翻身坐起,惊觉得喝道:“谁——”

  “我,京城的朋友。点上灯,咱俩说说话。”谢玉田道。

  “京城的朋友?怎么不声不响摸了进来?你要干什么?”汤同说着话,手伸向了床头墙上挂着的宝剑。

  谢玉田手腕一抬,刀尖抵住了汤同的咽喉:“汤二爷,试试你的手快还是在下的手快……”

  汤同缩回手,道:“这位好汉,你要什么只管说。”

  “要什么?要你的狗命!你为富不仁,祸害乡邻,连讨饭的都不放过,你这样的人生又何益。”

  “好汉冤枉汤某了,汤某何曾做过祸害乡邻的事。定是有人陷害于我,请好汉详察。”

  “你还敢狡辩!在下早就打听得一清二楚,你笼络一些打手,扮成乞丐,滋事生非,嫁祸于人,搅得洪洞县鸡犬不宁,是你做的不是!”

  “这个,这个汤某不知,不,不是,是汤某管教不严,管家擅自作主,今日白天汤某已训斥过管家,今后再不许胡闹……”汤同语无论次起来。

  “哼,你以为在下是三岁小孩子么,会信你的鬼话。”谢玉田道:“穿好衣服,随在下出城走一趟,便饶你狗命。”

  “有什么话便在这里说就是,何必出城,好汉若是要银子……”

  “少废话,再啰嗦一刀砍了你!”

  汤同抖抖索索穿好衣服,磨蹭着下了床来。谢玉田迅疾伸出手去,捏住了他的右腕,使个巧劲,一拉一推,将他的胳膊卸脱了臼,低声喝道:“走——”刀抵着他的后背,推他走出门外。

  赵广前以为师父进屋便会一刀杀了汤同,不料却捉了个活口出来,正在发愣,谢玉田道:“扯乎——”

  赵广前有些糊涂,这是要绑票吗?究竟还放不放火?想了想,觉得不能浪费了那五斤灯油,便快步回到柴房,将柴堆点燃了。

  师徒二人将汤同拖出墙外,汤府里已是火光冲天。

  谢玉田押着汤同往城门方向疾走,近城门口,师徒二人都收了刀,扯下蒙面黑布。谢玉田袖藏一枚飞镖,抵着汤同的肋下,命他诳开城门。

  钟以士见谢玉田师徒平安归来,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来,悄悄地问赵广前:“赵大哥,你们怎么弄了个人回来?”

  赵广前摇头:“我怎知道师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时,谢玉田帮汤同接回脱臼的手臂,道:“汤二爷,想死还是想活?”

  汤同活动着胳膊问:“死怎么个讲法?活又如何说道?”

  “想死便一刀砍了你,要活就和在下打一架,赢了你自回城,输了留下一条胳膊。”

  听了师父的话,赵广前不由掩嘴偷笑。钟以士也感到莫名其妙,问:“赵大哥,你笑什么?”

  “你不觉得好笑吗?费劲拉巴地弄个人回来,原来是想和他打一架。”

  钟以士不禁也笑了,觉得这个谢大侠有趣得很。

  汤同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只得硬着头皮应下来。赵广前把刀扔给汤同,拉着钟以士退到一旁观战。

  汤同接刀在手道:“恭敬不如从命,好汉见教了!”说罢撩起长袍掖在腰间,右手执刀,左腿向前一探,摆出“上步七星”的起势,姿势异常优美,看得谢玉田心中暗赞,武举人果然不是白得的。

  谢玉田将刀抱在怀中,站定不动,冷眼瞧着汤同道:“请——”

  汤同开步推刀,迅疾如风向谢玉田扑过来。谢玉田一侧身闪过去,汤同提步分刀,逼迫上去。谢玉田刀仍在怀里,脚步却移动得越来越快,接连让过三招过后才亮出刀来。

  两人你来我往,刀如游龙缠斗在一起。五六招过后,谢玉田已试出汤同的深浅,边见招拆招与他周旋,边指点他刀法的漏洞。过完十几招,汤同已经气馁,知道不是谢玉田的对手,再打下去毫无意义,便想抽身出来。

  谢玉田瞧出汤同的用意,偏不放他走,将刀缠住了对方,引他不得不继续出招。

  谢玉田已久未与人交手,虽然和汤同打得不够尽兴,总算是逮到个活动活动筋骨的机会,不把身上的汗逼出来难以痛快。

  两人又打了几个回合,汤同气喘吁吁渐渐不支,谢玉田才收了刀道:“原来武举的功名如此易得。”

  汤同一脸苦笑:“实不相瞒,汤某这个举人是花了银子的。”

  谢玉田道:“大清国全是被你这种人祸祸的不成样子。”

  赵广前道:“是你自己砍下一条胳膊,还是小爷来帮你?”

  汤同倒是个愿赌服输的狠主,刀光一闪果真把左臂砍了下来。

  汤同扔下刀,攥紧了伤口道:“好汉可否留下大名,也不枉汤某与您交手一回。”

  谢玉田一生光明磊落,不假思索道:“在下……”

  钟以士却想得长远,忙道:“你这种人怎配知道俺们帮主的大名,只需记住一样,俺是北太行丐帮的,听闻你污俺丐帮声誉,欺凌俺帮中弟兄,今日特来寻仇,若今后仍不思悔改,便不是要你一条臂膀这么简单了!”

  月光下,汤同面如土色,道:“世间果有丐帮……”说着拔腿狂奔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