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爱情杀

山河拭 程小程1 2040 2019.12.17 18:04

  钟以士听着房外的动静,又催何少白出门去看:“相公,我不喜欢夫妻之事被外人听到,你去撵他们走开。

  何少白也想,如此好的娘子,要慢慢品味一番,哪能让窗外趴着几个人,听自己的快活事。当下顺从地出门去,左左右右都察看一遍,回房闩紧了门道:“那帮臭小子,终于还是被我们熬走啦!”

  何少白又唤了几声,要钟以士宽衣上床,钟以士只坐着不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也许上了床,等何少白睡着了更便宜动手,可是那样一来,自己清白的身子岂不就献了出去!

  我还未嫁人呢,我还嫁人吗?

  钟以士眼前闪过所有认识的男人的身影,那些都不是自己想嫁的人,唯有谢玉田刚毅的脸庞在眼前一直晃,他是自己的恩人,为了他可以不惜身子!可谢玉田又是那么一个让她无法释怀的人,为了他又怎能糟蹋身子!

  钟以士心乱如麻,难以决断,坐在桌前如木雕泥塑一般。

  “娘子,刚才你还再三催促少白歇息,这会儿为何又发起了呆?”何少白走过来,俯下身去欲要抱起钟以士。

  钟以士顺手端过茶杯,再次喂到何少白唇边。

  “娘子先尝一口,少白再喝。”何少白盯着钟以士粉嫩的嘴唇心猿意马起来。

  我要能喝岂不早就喝了!世上竟有如此磨磨唧唧的男人,实属可恨!钟以士恨不能抽何少白一个耳光。

  “为什么相公不能先喝?”

  “唐代大诗人李贺有首诗道,‘兰风桂露洒幽翠,红弦袅云咽深思。花袍白马不归来,浓蛾叠柳香唇醉。’娘子香唇不醉,少白的花袍白马如何归来!当然是娘子先沾了这杯子,少白才能一亲芳泽,醉入花间。”

  唉!钟以士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若没有丢镖这一桩劫难,若是自己真能做了何少白的娘子,他,倒真是值得托付一生的好男子。

  钟以士不敢将茶沾唇,她知道那“春宵”的厉害,若真被药倒了,可就前功尽弃了。

  她宁愿将身子交出去,等办完了这件事,便寻个清静之地,出家去罢。

  钟以士打定主意,将杯子搁在桌上道:“偏不遂你的愿。”

  钟以士以为自己古怪,何少白却觉得她风情万种,一颗心早就醉了,哪里管她喝不喝茶,上得床去,整个人全是他的,何况香唇。

  何少白抱起钟以士,轻轻放在床上,便要去褪她的嫁衣。钟以士里头穿的是杂耍班子的罩衣,不敢让他看见,低声道:“相公,还不熄了灯吗?”

  “少白不舍得熄灯,要仔细欣赏娘子这曼妙的身体……”

  “人家害羞嘛,今后有你看的,快去熄了灯。”

  钟以士的声音柔美动听,何少白不由得浑身酥麻,脚手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身不由己地回身紧走两步,吹熄了桌上的油灯。

  灯光一灭,钟以士在电光石火之间作出抉择,她不甘心玷污了清白之身,要放手一搏。于是腾空而起,一步便到了何少白的身后,左手去锁他的脖颈,右手去抓桌上的茶杯……

  何少白突然被袭,脖颈被勒住,本能地做出反应,双手握住钟以士的手腕,腰向下一沉,便将她背摔过去。

  何少白身高马大,力气过人,钟以士到底是一个女子,哪里锁得住他。一击不成,钟以士知道失算,只得全力攻上,黑暗中对着何少白一通拳打脚踢。

  何少白本就是武将,少时专请了沧州的武师在家教他习武,身入公门后,总督府里又闲,常与南派武行中人切磋,一般等闲之辈并非他的对手。

  钟以士是以兵器见长的,论起拳脚来,比之何少白,先在力量上已经吃亏太多,二人辗转腾挪,交手两三个回合,钟以士便渐渐落了下风。

  何少白道:“娘子,你果然是武行里的人,不知你因何对少白动手。”

  “谁是你的娘子,我是来拿回你抢去的失物的!”

  “此话从何说起?你是我何家明媒正娶的媳妇,怎么说少白抢了你的东西?”

  钟以士冷笑:“哼,明媒正娶是不错,新娘子却不是我!想你堂堂的官府差员,竟然做下偷盗抢掠的恶行,我今日便杀了你,为民除害!”

  “你杀不了我……”

  何少白说着一偏头,躲过钟以士的拳风,向她后背猛然击去一掌,钟以士收脚不住,绊在绣凳上,重重地摔倒在地。

  何少白上去剪住钟以士的双臂,扯下蚊帐勾绳,将她缚了。点上灯,道:“你究竟是何人?”

  “你姑奶奶是何人你管不着。”

  “你这个脾气我喜欢,听五爷讲,这一带有义和团的‘红灯照’坛口,全是女人在会的,你莫不是义和团的人?”

  “你休管姑奶奶是什么人,且说你为何要抢了谢家镖局的镖物!”

  “原来是为此事?你怎知我抢了谢家镖局的东西?”

  “做贼都如此理直气壮,枉你是个男人,不妨将实话告诉你,谢家已然报了官,不日便将搜查到何家店,那时你定然身败名裂,你何家也要下狱的下狱,流放的流放,你难道就不为家人着想吗?若你现时归还了镖物,凭谢大侠的为人,或可放你一马,收回呈状……”

  “哈哈哈……你这女子,不仅有些拳脚功夫,还能说会道,正是少白最中意的人。我不管你是因何嫁到我何家的,从此你便是少白的夫人啦,今日且行了夫妻之事,看你还牙尖齿俐么!”

  何少白说着将钟以士抱到床上,褪去彩裙,看到的是杂耍艺人常穿的风裤,“咦”了一声道:“你是耍杂耍的?”

  钟以士骂道:“强盗!下流!无耻!你若敢动姑奶奶,我做鬼也绝不放过你!”

  “娘子,你若做鬼,少白便也做鬼,我们做个生死相依的好夫妻!少白是真心喜欢你,按说不该对你用强,可是今日放了你,可能我们便再无相见之日,少白不想错过这桩天造地设的好姻缘,你且从了少白吧。”

  何少白说着再去扒钟以士的外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