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双师斗

山河拭 程小程1 2151 2019.12.12 08:28

  赵三多听到“夺其技”三个字时,一贯老成持重的他竟拍案而起,怒视谢玉田:“赵某想知道谢大侠怎么个‘夺其技’法?难不成要断了他的手脚吗?”

  “挂子行”里并没有因为背弃师门,便残忍地断其手脚的做法,甚至也少见“夺其师门技艺”的门规,背弃师门从道义上讲已然是为天下人所不耻了,做师父的除非忍无可忍,一般都会网开一面,任其自生自灭。

  赵三多知道谢玉田刚失了镖,再遭弟子背信弃义,这个打击可不小,传到江湖上去,他可能就此一蹶不振,再也没脸立足江湖了,因此若狠起来,断了高翔的手脚也未可知。

  要是高翔断了手脚,赵三多还要他何用?可是递了门生帖,磕了头,他却不能不管弟子的死活。那岂不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做了桩赔本生意,因此他不能不起急。

  谢玉田见他失态,反倒稳住了神,含笑道:“赵兄稍安勿躁,这件事且放一旁,在下还有一事要请教——”

  赵三多没想到谢玉田已经祭出上攻步,却猛然来个急转弯,一时不知如何拆招,直冲冲地问:“什么事?”

  谢玉田单刀直入问道:“赵兄和何家店的何应其先生可有交情?”

  赵三多心神一稳,便应对自如起来,打了个太极道:“要说有交情便有交情,要说没交情也没交情,谢兄打听这个干什么?”

  “有交情如何讲?没交情又如何讲?”

  “乡里乡亲的行走路过之间互相让个道,这算是交情吗?至于没交情,那当然是不曾深交之意。”

  “谢某再多问一句,不知赵兄是在义和拳呢,还是大刀会?”

  “看来谢兄在水里呆得太久了,上得岸来,‘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大刀会早已成为传说。赵某还要更正您一句话,义和拳已遵照慈禧老太后的懿旨,设了团练的体制,如今叫‘义和团’了。”

  “如此说来赵兄是义和团的人喽?”

  “家师如今是义和团的大师兄,因此高翔师弟才弃暗投明,要跟着义和团建大功业呢!”夏猴子忍不住又插言道。

  谢玉田听到这句话,有些明白高翔因何在背弃师门了。他早就耳闻义和拳擅于蛊惑人心,果不其然,在这些人口中,连堂堂的镖行生意竟也成了“暗门”!

  经过一番试探,谢玉田断定劫镖这件事和义和团并无瓜葛,赵三多也非劫匪同伙,高翔是误打误撞闯进了大南庄,被赵三多相中,诱惑他入了义和团。

  儿大不由爷,高翔既然一心要去建大功业,便由他去吧!

  谢玉田还有更重要的事做,不肯久留,道:“高翔,你将头伸过来,我取回师门技艺,从此咱们的师徒情义便了啦。”

  “姓谢的,你要对高翔下毒手么!不如这样,高翔如今是赵某的徒儿,他的事我替他了结,我们便比划比划,我若输了任你处置;你若输了,从此恩怨两清,不许再为难高翔。”赵三多道。

  谢玉田看也不看赵三多,只端望着高翔。

  谢玉田门下从未有人削过门籍,高翔并不知“夺其技”是怎样的惩处,心里慌张,悔恨交加,迟迟不敢将头递上去。

  “你怕了?”谢玉田的声音冷彻入骨,令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谢大侠,此处是我赵三多的地盘,你不可欺人太甚!”赵三多怒道。

  “凡事总得有个了解。在下借赵兄的宝地料理一下家事,想赵兄定会卖个面子给在下。”

  “我若不卖你面子呢!”

  高翔夹在中间十分痛苦,便狠了狠心,跪爬到师父膝前,磕了三个响头道:“弟子忘恩负义,背弃师门,罪不容恕,愿意任凭师父处置……”

  谢玉田缓缓伸出右手,向高翔的头上抓去……

  赵三多岂肯袖手旁观,一个“移步换形”迅疾逼过去,左手向前一抄要去捏谢玉田的手腕。

  赵三多脚步移动得实在是快,钟以士在门口一直盯着他,张口要说“二爷小心……”话尚未出口,他的手便到了。

  谢玉田坐在木凳上,并未起身,只向上一抬右膝,将高翔的头顶起来,隔开了赵三多的左手。

  赵三多的梅花拳变化极快,左手悬在空中,右手已切向谢玉田的咽喉。

  这时谢玉田便不能不起身应战了,双足扎住了马步,身子离了木凳,一个“吕洞宾卧云”侧身让过杀招,右脚跟上向着赵三多的小腿滑过去,趁他后撤闪躲之机,便站直了身子。

  赵三多并不收手,步步紧逼,每一招都攻向谢玉田的要害。屋内狭窄,对于梅花拳来说,完全无碍,谢玉田的腿上功夫却施展不开。

  钟以士瞧出门道,忙让出门口,谢玉田且战且退,两人由屋内打到了院子里。

  谢玉田虽然做好了到此必有一战的准备,却因高翔已入赵三多门下,不必再带他回去,便不想多浪费工夫,他还要去找回镖物,哪有闲心与人切磋武艺。可是赵三多想打,缠住他不放,他便不能示弱,毕竟高翔还在旁边瞧着呢。

  一个是梅花拳的高手,一个是昆仑派的传人;一个是拳上见长,一个腿功了得。赵、谢二人如白鹤遇见猿猴,身影交错,拳脚翻飞,缠斗在一起。

  高手过招,比得是耐心和技巧,从来不会心存侥幸,若谁想要速战速决,动了妄心,是极其危险的。

  谢玉田看出赵三多的梅花桩练得到家,下盘极稳,下盘稳上路拳法便挥洒自如,要找出他的破绽并不容易,因此只能见招拆招,慢慢周旋。

  赵三多知道对手以腿功闻名于世,便用心观察他出腿的规律,算计着如何打乱他的节奏。

  外人看这二人对得是拳脚功夫,实则却是斗得心理。眼到手到腿到的同时,心里要想到后三步去,观战的人往往看完他们后面两个回合,才能明白他们前面的招式之妙。

  钟以士已经见识过谢玉田的功夫,不过那时汤二爷习武不精,谢玉田连三成的功力都没用到,钟以士看得并不过瘾。

  这次却大不相同,对手赵三多的武功极其高超,尤其脚步移动变幻莫测,和谢玉田的谭腿相互呼应,下盘腿脚交织,上盘拳法缠绕,若即若离,忽合忽散,令人目不暇接。

  钟以士在一旁观战,既紧张又觉痛快,这种精彩对决可不是想见便能见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