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神仙洞

山河拭 程小程1 3132 2019.12.02 09:43

  进到平阳城里,盛怀岭有相熟的客栈,安顿下来后,盛怀岭便带着随从去铁坊采买青铁。

  谢玉田向客栈掌柜问了去洪洞的路,让赵广前和钟以士在客栈等着,打算只身前去寻根。

  临来前,师娘嘱咐过赵广前,要他寸步不离紧跟着师父,他自然不肯留在客栈里。

  谢玉田收徒上百人,个个在他面前循规蹈矩,大气儿不敢出,唯有赵广前不惧他,在他面前从不拘小节,还会时不时地弄出点让他哭笑不得的事体。不过赵广前虽然表面粗粝,遇到大事却极有主见,因此谢玉田不仅不拢着他的性子,反而十分的喜欢他。

  谢玉田拗不过赵广前,只好到马市上给钟以士买了一匹马,将广前、以士都带往洪洞。

  由平阳城到洪洞县六十里路,三人多半天的工夫便到了。

  洪洞因前朝洪武年间的大移民名声大噪,前来寻亲问祖的络绎不绝,县城里操着南腔北调的人众多,小小的县城便显得热闹异常。

  在客栈里住下后,赵广前道:“师父,您歇着,弟子替您去外头打探一下谢姓人家都居于何处。”

  谢玉田祖上因避战祸匆忙出走,并不曾带有祖谱,在山东又经几番离乱,几代更迭,祖籍的具体地址已无人能说得明白,来到洪洞只能先去谢姓聚集地碰运气。

  谢玉田知道赵广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也觉得自己真有些乏了,便嘱咐他不要惹事生非,由他去了。

  钟以士由于热孝在身,本不想到处走动,可是听到赵广前要去替师父寻根,觉得自己也应该为恩人做点事情,便跟了出去。

  洪洞县最热闹的所在是一条东西大街,两旁商铺鳞次栉比,小贩满街游走,叫卖声不绝于耳。赵广前和钟以士一路瞧着热闹,一路向商铺掌柜的打听消息,新鲜有趣,并不觉得辛苦。

  走过半条街,一无所获。钟以士道:“不如找家药铺打问一下,十里八村的人都去药铺抓药,掌柜的应是消息灵通。”

  赵广前拍手大笑:“还是小妹聪慧。”

  二人走进一家药铺,赵广前向药铺伙计打了个揖问道:“小兄弟,请个方便,你可知道洪洞县哪个村住的谢姓人家居多?”

  哪里知道那小伙计刚挨了掌柜的训斥,心情极差,没好气地回道:“要查户籍去县衙,这里是药铺!”

  赵广前被噎了一个趔趄,恼道:“都说山西人最会做生意,你这小兄弟脾气可大得很。”

  “那又如何?难不成进来的人我都要磕个头么?”

  “你这是什么话?”赵广前声音高起来。钟以士忙隔开他冲小伙计赔笑道:“小哥莫怪,山东人说话嗓门高……”

  药铺掌柜的听见这边厢有人争吵,在里间挑着门帘看过来。见进来这二人青衣灰裤,干净利落,一口外地口音,觉得有些奇怪。俗话说衣锦还乡,前来洪洞寻根的,大都是长袍马褂,非富即贵,不知道这二人是什么来路。忙上前问道:“请问二位公子由哪里来?寻找谢姓人家是何用意?”

  赵广前正恼着,没好气地回道:“你这里又不是衙门,何必盘根问底!”

  掌柜的道:“许你问我,就不许我问你?”

  钟以士忙打圆场道:“掌柜的见谅,我们是来寻根的。”

  掌柜的见钟以士生得清秀,说话动听,脸上便有了笑意:“我知道洪洞县有梁家庄,郭家庄,蔡家庄……从未听说有谢家庄。寻根的都去大槐树祭拜,你们为何非要找有谢姓的村子?”

  “吃饱了撑的来逗闷子呗。”小伙计说。

  赵广前道:“你是吃药吃多了吧?说话一股子草料味儿!”

  掌柜的也动了怒:“你这位公子怎么骂人呢?”

  钟以士觉着再吵下去没什么意思,将赵广前扯出药铺。

  赵广前有些闷闷不乐,狠狠地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一副要找人打架的样子。

  钟以士道:“赵大哥,你今天的火气有点大。想是累了,不如咱们先回客栈,吃些东西,歇一歇……”

  赵广前不好意思地笑了:“让小妹见笑啦,我也奇怪呢,怎么突然发起了无名火?师傅若在跟前必定要骂我的。”

  “能被人骂也是好的,从此再不会有人骂以士啦……”钟以士伤感起来。

  赵广前不知如何安慰钟以士,抬头看到前面有家卖醪糟的小吃店,道:“小妹,我们去吃碗醪糟吧,听说那东西很好吃呢!”

  卖醪糟的小店跟前围了一圈人,钟以士经过时向里瞧了一眼,见一个头插草签的小女孩手里举着一块小木板,上面写着“卖身葬父”四个字。

  钟以士心里一阵酸楚,眼圈里含了泪,问那女孩:“小妹妹,你几岁?”

  “十二岁。”

  “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没了,爹爹死了就只剩我一个人了……”小女孩说罢咬住了嘴唇。

  钟以士一把搂住小女孩,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在大街上哭得不可开交。

  钟以士对赵广前说道:“赵大哥,我想……我想把这个小女孩带走。”

  赵广前愣住,心里想我们这是行走江湖,不是游山玩水。师傅收留你已经是破了镖行的规矩,你怎么能再捡一个小孩子呢?

  赵广前冷冷地道:“这件事我做不得主,得回去请师父的示下。”

  钟以士明白自己这个请求有些过分,顿时羞愧万分,忙由身上掏出钱袋,想要把所有的钱都留给小女孩。

  正在这时,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抢过钱袋,扭头便跑。

  那人衣衫褴褛,披散着发辫,赤着双脚,却跑得飞快。钟以士又急又气,大喊一声:“站住!”拧身追了过去。

  赵广前稍一打愣,觉得这半天太晦气,诸事不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遭了抢,心里便发了狠要逮到那人痛打一顿出出恶气,于是也撒开双腿紧随其后发力追赶。

  赵广前跟着师父练过轻功,虽然不像师父有着“水上漂”的美名,他想,追上一个叫花子应该不在话下。哪知追了半天只能望其项背,却总是落下十来步的样子。

  赵广前追了两条巷子,终于气馁,向钟以士道:“合该破财,别追了。”

  钟以士道:“钱袋里有母亲留给我的手镯,就这点儿念想了,我一定要拿回来!”

  赵广前心里念叨着,怪不得镖行里有走镖不能带女人的规矩,女人果真麻烦。可还是再次跑起来。

  又追了一阵子,那个叫花子突然回过头道:“别追了,你们追不上的。要想拿回东西,傍晚去广胜寺后山找丐帮。”

  赵广前和钟以士收住脚,弯着腰喘息半天。赵广前道:“若不是门规森严,小爷一个飞镖要了他的狗命。”

  钟以士经他一提醒,顿足道:“呀,我也能使飞镖呀,何必要他的命,一枚石子不就击倒他了么!”

  二人相视半天,不禁哑然失笑。

  赵光前怜惜钟以士才刚丧父,决意帮她拿回母亲的遗物。

  广胜寺在县城东北三十里外的一座山脚下,二人不敢回客栈骑马,便租了辆马车前往广胜寺。

  到广胜寺时恰好时至傍晚,寺里的僧人正在做晚课,诵经的声音回荡在山坳里,像清澈的山溪水,叮叮咚咚地撞击着疲惫的心扉,赵、钟二人都觉得心静了许多。

  钟以士在寺外驻足倾听片刻,蹑手蹑脚走进去,在大殿门外跪下,磕了头,竟再也不想起身。

  直到晚课完毕,赵光前向一个僧人打听丐帮的所在。僧人道:“后山上有个神仙洞,住着一些乞丐,不知是不是你所说的丐帮。”

  赵广前扯了钟以士便向寺庙后山走。钟以士道:“赵大哥,我忽然想通了,一切都是虚幻,那镯子我不要啦,咱们回吧。”

  赵广前哪肯罢手,“小爷让那贼捉弄半天,如今来都来了,岂能空手回去!”

  寺庙后山果然有一个山洞,洞外架着一口大锅正在煮晚饭。赵广前喝问煮饭的小乞丐:“喂,你们当家的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小乞丐白了他一眼道:“我们不舍粥,要吃东西去前面寺里找和尚。”

  赵广前不再理睬小乞丐,抬腿便往洞里闯。洞里刚点了松油灯,可以照见里面横七竖八或躺或坐地挤满了几十个乞丐。

  钟以士担心赵广前出言不逊,冲众人拱了拱手抢先说道:“诸位大哥,请问哪位是当家的?”

  一个侧卧在后山墙的络腮胡道:“稀罕,咱这山洞里竟来了贵客,掌灯上去,我瞧瞧来得是哪路神仙。”

  有人摘了灯上去照赵、钟二人的脸。

  赵广前道:“不怕你看,我二人是来讨债的,拿了东西就走,今后咱们再不会见面。”

  “讨债?哈哈哈,兄弟们,听见了吗?还有人向咱要饭的讨债。你们老实讲,谁多拿了人家的吃食,快还回去!”

  洞内一片笑声。

  赵广前道:“当家的,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有难处大家相互帮衬是应该的,但是动手抢就是你们的不对了,在下可从未听说过丐帮可以抢人的说法。”

  “丐帮?这位兄弟,你找错地方了吧?我等乞讨为生不假,可不是什么丐帮!”络腮胡道。

  “有人抢了我们的东西,留下话要我二人到这里找你们丐帮讨回,当家的想耍赖不成!”赵广前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