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耍桥子

山河拭 程小程1 2237 2019.12.14 09:00

  钟以士在沧州滞留两日,寻遍街巷角落,并无王正谊的半点线索,师爷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是多么想帮二爷度过这一劫啊!谢家上慈下孝,仁宽邻里,二爷对她有救命之恩,梁氏姐姐待她亲如姐妹……她怎能忍心这样的人家遭此大难;怎能忍心让梁姐姐从此陷入悲苦之中;又怎能忍心宝龙三兄妹尚未成年便经历如此大的家庭变故。

  她是谢家“一家人”里的一员,她要为刚刚找到的“家”赴汤蹈火。“此身本应碾成尘,何惜花落再无香。”只要谢家能安然无恙,她愿意用命去换。

  找不到师爷,只有一个法子可行,那便是查到镖物的下落。

  钟以士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进到何府里去。

  钟以士一路向回走,边走边琢磨如何才能达成心愿,快到吴桥县界时,仍无头绪。

  烈日当空,钟以士有些口渴难耐,看见路有个杂技班子在树荫下歇脚,便跳下马上前讨碗水喝。

  班主是个四十岁上下的汉子,很热情地将水囊递给她,“这位公子,您也是打京城来吗?”

  “不是,小可从沧州来。”钟以士怕话说得过多露了女儿相,接过水囊走远一些,在树底下找块大石头坐了下去。

  杂耍班子有男有女,说说笑笑很热闹。

  “春分妹子,这回在京城可开了眼吧?你看人家王府的格格,走路像风摆杨柳,那小腰扭的,美得很!你也要学着点儿,有个女孩样。你要摇摆起来准保比格格更好看,你的腰软活。”

  “去开,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摇那么好看管什么用,又嫁不到公子少爷的。”

  “那可说不准,只要走出格格的步来,万一叫谁家的公子少爷相中了呢!”

  “可是呢,春分,下个月去山东济南府瑞蚨祥耍街活(店铺为招揽生意,请杂技班子在门前演杂技),不要你耍坛子也不要你顶碗,只甩彩条子,把身段亮得漂漂亮亮的,济南府有钱的公子哥多着呢……”

  “哼,不理你们啦,拿我招幌子使呢,要是引来些不三不四的混混子,看你们咋收场。”

  “何家店可没有混混子,明天到了那里,你先甩一场彩条子试试,我听说何府上可还有二少爷呢!要是被他相中,你后辈子可就有了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到时候别忘了我们这些穷师兄弟。”

  “师父,您瞧他们,没个正形,您也不管管!”

  “哈哈哈……”

  人在江湖,不止有风吹雨打,还有其乐无穷。想必谢家镖局的镖船,每日行走在运河上,也是“笑声常伴水声远,一帆快意到杭州”吧。谢家镖局镖船上的帆不能落,谢家师徒的快意要长长久久的。

  触景生情,钟以士心事无比沉重,不敢久留,走过去还了水囊,再三道谢,上马行了几步,想到杂技班子刚提到何府,赶紧拨转马头回来问班主:“班主大哥,你们是去何家店吗?”

  “是啊,怎么着,这位公子也是去何府吃喜酒的么?”

  “那倒不是,您是说何府有喜事?”

  “可不是嘛,明天何家大少爷大婚,请我们去凑热闹呢。”

  “哦——”钟以士沉吟片刻,心里忽然有了主意。

  “请问班主尊姓大名?”

  “我?我叫吴小桥,人家都叫我‘耍桥子’。”

  “哦,吴班主,请问您耍一次街活要多少钱?”

  “这位公子要请我们耍街活?”

  “就算是吧。”

  “那敢情好!讨饭的营生,哪敢要得多,管我们这些人吃饱饭,再舍几钱碎银子就行。”

  钟以士跳下马,掏出谢玉田给她的银票,道:“我这里有一千两银子,您收着,算是我替何家付的辛苦钱。”

  “一千两银子?这位爷,您与何家什么交情?”

  “世交,不过自从几年前我的双亲过世后,两家再没来往。今天不是遇到您,我还不知道何家大少爷大婚呢,既然赶上了,自然要送上一份贺礼。”

  “要送贺礼您应该亲自送到何府去,交给我们这些杂耍子算怎么一回事!”

  “是这么回事,请吴班主借一步说话——”

  钟以士将吴小桥请到一旁,道:“吴班主,您可认得何家店的何应其?”

  “认却不认得,何府也是头一回用我们的杂耍班子。不过何大老爷在吴桥县也是有一号的,他的家世没人不知道。”

  “班子里可有人和他沾亲带故?”

  “当然没有,何大老爷是个大善人,对两姓旁人且能乐善好施,若和他沾亲带故,还用辛苦出来干这等吃百家饭的营生!”

  “那就好——”

  “怎么好?您究竟要做什么?”

  “我直说了吧,我是个女儿身。”钟以士说着摘了薄纱凉帽,现出一头乌黑的秀发。

  吴小桥吃惊地张大了嘴,“您,您原来是个女扮男装的花木兰!”

  “我姓王,您叫我王小刀就成。家父原在京城做官,与何家曾订下婚约,将我许配给何家大少爷何少白……”

  “不错,何家大少爷是叫这个名。”吴小桥点点头。

  “后来家父因得罪慈禧太后,被判了斩监候,病死在狱中,没过多久家母也仙逝了。我被一个亲戚收养,从此就和何家断了来往。我们王家已然败落,不敢再奢求与何家结亲,可是,我们总是有过婚约的,何家大少爷能再娶,我却不能再嫁。老天偏偏又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赶上了何少白的大婚之日,我想去看他一眼,只远远地看一眼,后半生也能有个念想,望吴班主成全。”

  钟以士说得凄切,竟让吴小桥动了情,叹息道:“可怜的孩子,何必还对他念念不忘呢。”

  “求吴班主带上小刀。”

  “您骑着高头大马,这可不方便。”

  “我就扮作您班子里的人,和你们一起耍。”

  “你?你会杂耍?”

  “我从小练习拳脚,只要班主肯教,用不多大工夫便能学个样儿出来。”

  “这个,这个……我有心不带上您,可您的身世又是如此的可怜,若要带上您,万一闹出乱子,可就砸了我们的饭碗……”

  “不会有乱子,何家没人认得我,我只杂在人群里偷偷看上何少白一眼,看他究竟长什么样……看完扭头就走,绝不给您惹麻烦。”

  “好吧,我答应您,只是您这匹马怎么办?”

  钟以士想了想,问:“你们今儿晚上就去何府吗?”

  “那倒不是,我们家在吴桥城外五里,离何家店十来里路,明天一大早赶到何家店也不迟。”

  “这就好办,先父有个故友在西边一个庄上,我将马寄于他处,明早去何家店庄头和吴班主会合便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