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女镖师

山河拭 程小程1 3648 2019.12.02 00:10

  出手救下女镖师,谢玉田对自己很是满意,满意之余还有一些不尽兴,他有些后悔躲在暗处把山贼赶跑了。应该上去和山贼明刀明枪痛痛快快地打一场。自从创办了谢家镖局后,他再也没和别人交过手,手有些痒,心里有些闷,感觉活得不似从前那般爽快了。

  “拉挂子”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生意,和抱打不平、助弱扶困的侠义行为完全不搭边。谢玉田自认为是侠义之士,行走江湖,快意恩仇才是他该干的事,为了些许钱财,任人驱使实在是侠义之士的耻辱。

  可是,凡事有因有果,一入“挂子行”,江湖深似海,哪能由着性子来呢。谢玉田有时不免后悔,后悔当年未随张锦湖南下去闯世界。

  张锦湖才是一个敢想敢为的真汉子,扛一把铡刀说走就走了,转眼六年过去,也不知道他在南方是何情形。谢玉田走镖至上海、杭州时也曾打听过,只是没有张锦湖的半点讯息,江湖真的是深似海。

  结识张锦湖时,谢玉田刚过而立之年,长子宝龙七岁,次子宝清五岁,说悔未别家与君行,其实完全是痴话,怎么能割舍得下。别家远行当然做不到,不过他也是有所改变的,不再去四处寻人切磋武艺,在搏击中寻求短暂的快乐;也不再好勇斗狠争一地之魁首。

  在张锦湖南下的第三年,也就是光绪二十一年,谢玉田忽然收心,在家里开武馆收徒。

  由于谢玉田武功武德俱佳,为人侠肝义胆乐善好施,在鲁南苏北一带威望甚高,武馆一开,慕名前来拜师学艺者络绎不绝,很快就收徒超过两百人之众,一些外乡的徒弟便吃住在谢家。

  徒弟中大多家境贫寒,谢玉田不忍收取费用,只管尽力贴补,练武的人饭量都大,每天光是大米就要吃掉一百多斤。谢玉田兄妹六人,大哥玉和起早贪黑侍弄家里的二十多亩水田。老三玉春年轻爱玩,除了跟着谢玉田练练拳脚,管理武馆的杂务,便是在街上和一帮富家子弟瞎胡闹。三个妹妹一个出阁两个年幼,一大家子人本就是不小的开销,加上武馆的入不敷出,谢家眼看着要坐吃山空。

  老爷子谢安泰瞧在眼里,急在心头,于是找到在县衙做师爷的表侄崔盛商议,想给玉春谋个公差,多少有些收入贴补下家用。崔盛是个有主意的人,并不赞同玉春到衙门里做个小衙役,那点收入对谢家的庞大开支来说,不过杯水车薪。崔盛建议谢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既然谢玉田在挂子行已久负盛名,手下又有许多弟子,何不办个镖局。

  一语惊醒梦中人,崔盛的话让谢安泰茅塞顿开,他一拍大腿,“着啊,我怎么没想到这门好生意呢!前些日子黄大财主往济南府运粮,请老二帮忙护送,回来包了二十两赏银,老二觉得乡里乡亲的,搭把手的事,没好意思收,若是开个镖局入了生意行,收点辛苦钱不就名正言顺了嘛。”

  谢老爷子回到家便催着谢玉田办镖局。谢玉田觉得干“拉挂子”这一行太凶险,弟子们跟着他走镖,有个三长两短的无法向他们家里人交待。犹豫了很长时间,直到有一天看到两个妹妹在码头扫碎米捡煤核,才明白自己拖累家里实在太多了,便开始琢磨开镖局的事。

  可是镖局这行并非单有人就行的,还得懂这行的门道,于是他就想到了在中兴矿局干护卫的师兄梁子成。梁子成认识许多镖局的镖头,当即带他前往保定府,去见万通镖局的总镖头李存义。李存义先习形意拳,后练八卦掌,是京师武术名家董海川的高徒,他的万通镖局名气极大,官私道上人脉甚广,为人更是豪爽,见到谢玉田后,先试功夫,交手过后,许以四字:“后生可畏”。然后毫无保留,悉心传授走镖心得,谢玉田聪慧过人,一点就透,在保定府呆了两天,回到台儿庄就将“谢家镖局”的招牌挂了出去。

  时至今日,镖局已开张四年,在运河上谢家镖局的名号已成通关牒照,谢家镖局的镖船所到之处,皆畅通无阻。谢玉田才三十多岁的年纪,便已马放南山,刀枪入库,英雄再无用武之地,他觉得自己要废了。

  盛怀岭说得对,出来走走才知道天下有多大。走出运河,到岸上一行,才知道世间风光无限。没想到,一入太行山,便侠义了一回,这种快意的感觉盛怀岭是不懂的。

  出太行山时天色已晚,一天的行色匆匆,人困马乏,谢玉田提议找个村子打尖。盛怀岭想到山上丢下的那几具尸体,仍心有余悸,催着继续赶路。

  带着女镖师父亲的遗体投宿多有不便,若是继续赶路,夜间走镖却犯了“拉挂子”行的大忌。谢玉田不禁有些犹豫。

  女镖师看出谢玉田的为难,道:“谢大侠,家父已然身故,小女子势单力薄,要将家父落叶归根葬回故土是小女子想也不敢想的事。行走江湖的人,四海为家,就在这太行山下找个僻静处将他老人家安葬了吧。”

  “你能这样想自然是好的,‘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谢某不才,略懂些风水,我看右边那片林子依山面水,便是极佳的阴宅旺地,你意下如何?”谢玉田道。

  “权凭谢大侠作主。”女镖师欲跪倒行大礼。

  谢玉田伸手架住女镖师的胳膊,扶着她向林中便走,赵广前背了她父亲的遗体紧随其后。盛怀岭只得和小吉各牵了两匹马跟上。

  谢玉田借着月光选好墓地,迈开步子量了大致的尺寸,开始清理地上的乱石杂草,巧得很,地底下并无石头,四人用钢刀很快便挖出一个墓穴。

  赵广前带着盛怀岭主仆二人安葬女镖师的父亲,谢玉田找来一块青石板,问女镖师:“令尊的名讳?”

  女镖师一怔,旋即明白他是要为父亲刻一块碑,不由感动得落下泪来,边抽泣着边道:“家父钟讳兴礼,小女贱名钟以士。”

  谢玉田从腰间摸出一枚飞镖,凝神运气,在青石板上走镖刻字,只听得铮铮有声,石屑飞舞之间,两行一指多深的碑文现于青石上。

  盛怀岭上前抚摸碑文,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才道:“谢大侠果然功夫了得,这等内力盛某若不是亲眼所见,绝难相信。”

  赵广前道:“你能见过多少世面?你可知道师父即便不用铁器,单凭手指也能在石上写出字来!”

  安葬好钟兴礼,谢玉田等人陪着钟以士在坟前坐下,这有可能是钟以士最后和父亲在一起的机会了,几人都默然无语,心下一片凄清。

  钟以士想哭又不敢放声大哭,只能嘤嘤啜泣,几次哭昏倒在坟上。谢玉田深知生离死别的苦痛,不忍劝离,对盛怀岭道:“咱们索性便在这林子里将就一晚吧。”

  盛怀岭知道谢玉田决定的事情无法改变,索性听之任之,让小吉卸下行囊,拿出干粮。

  谢玉田道:“钟小妹,人死不能复生,莫过于伤心,吃些东西吧。”

  钟以士目光呆滞,喃喃自语:“父亲是替我挡了一刀才被害的,是我……是我害了父亲。”

  “不必过于愧疚,可怜天下父母心,令尊这样做是要你好好活着……”谢玉田欲言又止。

  钟兴礼能带女儿出来走镖,想是家里再没什么人了,不知道钟以士一个女子将来该何去何从。

  盛怀岭问钟以士:“我有一事不解,令尊因何带你一个女子出来做镖师呢?”

  钟以士长叹一声道:“以士前面还有一个哥哥,十六岁那年,元宵节与伙伴上街观灯,清兵过马队,躲闪不及死于马蹄之下。母亲那时已身怀六甲,因伤心过度,在生下我后不久便离开了人世。钟以士是哥哥的名字,我出生后,父亲便把哥哥的名字给了我,从小将我当男孩养。”

  “你的功夫是令尊传授的吗?”谢玉田问。

  “是。”

  谢玉田道:“看你的刀法,翻腕回环,劈拉横推之式甚多,且每一式都连绵不绝,变化万端,颇有沧州李氏刀法之妙,莫非令尊与沧州李凤岗有渊源?”

  钟以士点了点头道:“谢大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不必瞒你,我师爷是王正谊,师爷的师父正是李凤岗老前辈。”

  “王正谊?”谢玉田恍惚了一下,一时记不起王正谊是谁。

  “是,外头知道他老人家大名的不多,江湖上都叫他‘大刀王五’。”

  谢玉田恍然大悟,道:“是了,原来是他!”

  大刀王五的名号谢玉田自然知道,十年前正血气方刚时曾往沧州寻他,不过机缘未到,失之交臂,好在和李凤岗的一位入室不久的弟子交过一次手,总算见识了李氏刀法的精妙。

  谢玉田压低了声音问道:“五爷和去年因发动变法被朝廷处死的谭章京是莫逆之交,不知五爷可曾受到牵连?”

  谭章京就是谭嗣同,因推行变法触怒慈禧,光绪二十四年秋天与康广仁等人被处死于菜市口。

  钟以士回道:“五爷倒是没受到诛连,不过也不敢再抛头露面。为防备朝廷出尔反尔,五爷不敢让家父留在他身边。五爷在沧州有家镖行,家父便带我入了镖行,没成想这趟镖竟让家父踏上了不归路……”

  钟以士说着又哭起来。

  盛怀岭将水囊递到钟以士手中道:“嗓子都哭哑了,快喝点水。世事无常,节哀顺便吧。你当下最要紧的是想一想今后该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钟以士越发哭得厉害起来。

  “敢问钟小妹芳龄几何?可曾许配人家?”盛怀岭问。

  “二十有一……只因别人都当以士是男儿身,从未有人上门提亲。”

  “呀,这不是把你耽误了吗?令尊可真是老糊涂……”盛怀岭究竟是个商人,出言口无遮拦。

  谢玉田干咳两声,盛怀岭忙讪笑着止住话头。

  盛怀岭的话触痛了钟以士。

  “我世上再无亲人,也无家可归,不如就随父亲去了……”钟以士说着便抽出腰刀。

  谢玉田伸手按住她的刀,冲口而出说道:“令尊临死前将你托付于我,今后我便管你了,有我一口吃的便少不了你的嚼谷。”

  “是啊,是啊,有谢大侠在,你不必担心没有落处。”盛怀岭道。

  钟以士低头想了想,再无更好的主意,便转身给谢玉田磕了个头道:“蒙谢大侠不弃,以士感激不尽,今后以士当牛做马一定尽心服侍大侠。”

  谢玉田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我身强力壮的要你服侍做什么。”

  赵广前道:“就是,师父有师娘服侍着呢!往后你仍跟着我们走镖,你还没走过水镖吧?在运河上漂着可美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