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狭路相逢

山河拭 程小程1 2023 2019.12.29 08:56

  那个汉子腰间仅系了块布头,赤着双脚,只有一只胳膊,浑身臭烘烘的,看到钟以士,拨开人群,嘴里咿呀不清地嚷着什么,向她跳了过来。

  仉云燕手疾眼快,一面推开钟以士,一面挥肘向那汉子击去。汉子尚未爬起来,仉云燕的刀紧接着到了。

  钟以士见他又要杀人,大喊一声:“仉云燕,住手!”

  这一声喝,没吓住仉云燕,却吓住了那些刚由石窟里出来的人,应声仆倒,全趴在了地上。

  那独臂汉子终于顺直了舌头,道:“钟公子……您不记得我了么?我是‘半边闲’赵凳,您的朋友叫赵广前的,曾与我论过本家,在洪洞广胜寺后面的神仙洞……”

  钟以士听得明白,一想就更明白了,道:“你是赵凳,赵大哥?”

  “正是,正是……”

  “你怎么也被关进了这石窟里?是那个姓汤的又在害你么?”

  “是不是他下得黑手我并不知晓。只知道十几日前,我们一伙丐帮兄弟到县城讨喜钱,被官兵驱赶打散,有人叫嚷着,‘抓那个丐帮首领’,我便被抓到了此处……”

  “丐帮?你真做了丐帮的首领?”

  赵凳腼腆地笑了,“自从钟公子教会我们使‘打狗棍’,弟兄们都觉得气壮了,商议着索性便认下丐帮这个名号,也算是给讨饭的弟兄们找个归宿。”

  钟以士思忖,若真应了丐帮的名号,那几招“打狗棍法”怎能够用,你不招惹别人,架不住别人试探你。无论什么人,哪怕是个乞丐,没有不得一望二的,当初教他防身的功夫,也不知究竟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

  “做首领的要有担当,要多为兄弟们着想,千万别人多了就胆壮,做那些祸害百姓的事情。”钟以士忍不住嘱咐道。

  “钟公子——,不,赵凳应该叫您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您不仅教会赵凳功夫,今日又救了赵凳一命!师父,以后丐帮就是您的家,若您在外面走个短长的,有我们丐帮弟兄们接着您。”

  钟以士有些感动,又觉难为情,微微红了下脸道:“我可做不得你的师父。”

  仉云燕道:“真是好大一张脸,你们接着钟……钟大侠,讨饭的能接着剩汤剩饭就不错了,还要接着别人,笑死人!”

  钟以士瞪了仉云燕一眼:“讨饭的怎么啦?讨饭的人性足着呢!”

  谢玉春和张士德都听出这句话是在暗示仉云燕没有人性,可是仉云燕听不出,道:“我是觉得他不自量力。”

  赵凳对仉云燕的轻视毫不在意,只向着钟以士道:“师父,咱老大的人并不会说话,您别往心里去。赵凳和弟兄们还在广胜寺后面的神仙洞里住着,您若闷着了,想找个地方散散心,只管来找弟子……”

  “好,我记下了,赵大哥你去吧。”

  赵凳转身要走,钟以士又道:“赵大哥,这里的一百多人,你打问一下,有无家可归的,或愿意跟你走的,便都带了去,免得他们再落了单又受人欺负。”

  “还是师父想得周到,弟子这就去办。”赵凳一口一个师父,竟叫得钟以士觉得应有师父的担当了,至于如何尽到师父的担当,她并不清楚,只不过心底先升腾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绝壁石窟很快腾空了,山谷中也很快空了。张士德挑出一匹背上比较肥厚的马,又在马背上铺了一层软垫,和仉云燕合力将谢玉春捧到马背上,张士德亲自牵着马走在前头,钟以士等人紧随其后,慢慢走出栈道,进入“白陉”。

  孙兴勃来得晚了,正赶上谢玉春等人下山,两下里走个对面。

  谢玉春认出了他,大叫:“仉云燕,杀了这个罗锅子,就是他害得你师叔!”

  钟以士不由感慨,心里说,都不喜欢恶人的野蛮,可是要紧时首先想到的还是恶人。

  孙兴勃看见谢玉春,又挨个打量了一遍众人,拱手道:“哟,三爷功德圆满啦,恭喜三爷,贺喜三爷!”

  谢玉春冷笑:“托您的福,同喜同喜。”

  “听说是谢总镖头亲自迎三爷回家,不知哪位是谢总镖头?”

  钟以士知道作为螳螂拳掌门人的孙兴勃绝不好对付,能敷衍过去最好,先离了这是非之地。一旦让他发觉“归正道人”等人被杀,肯定少不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恶战。

  钟以士道:“孙老前辈,我们当家人有吩咐,若遇见您,一定要代他向您问个好,请孙老前辈有暇再去台儿庄小住几日。”

  孙兴勃有些失望:“怎么,谢总镖头未亲自来接他兄弟吗?”

  钟以士道:“我们当家人讲了,有孙老前辈照应着三爷,他一百个放心,有弟子们来接三爷,他更放心。我们当家人早就想给三爷找个清净地方,吃吃斋念念经,没想到孙老前辈善解人意,帮他把这件心愿给了啦,他自是不胜感谢,叫弟子们顺再便问问您,一万两银子的花销够不够,若不够再着人送些过来。”

  孙兴勃不由暗叹,这个长相俊秀的年轻人竟如此会说话,明明是在骂人,却说得婉转动听,不细琢磨像是夸人一样。

  “谢家镖局果然财大气粗,谢总镖头果然豪爽。遗憾得很,老夫总是无缘一见,看来要想一睹谢总镖头尊容,还得老夫再去台儿庄走一趟。”

  听他说这句话,仉云燕又忍不住了,低声道:“还敢去台儿庄么?”

  孙兴勃听得真切,道:“台儿庄是天牢还是地狱?老夫为何不敢去?”

  钟以士见仉云燕又要多事,侧身一挡将他掩在背后,向着孙兴勃抱拳道:“孙老前辈,我等还要过山去,后会有期。”

  就在与孙兴勃两身相错,擦肩而过之机,仉云燕突然发难,上路攻出“双鬼拍门”,下路腿走“沙弥扫地”,向着孙兴勃压迫过去。

  这是欺他年老,又在不易退身的悬崖边上。搁在旁人,如此近身的攻击,定会顾此失彼,不被击落崖下,也会身受重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