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蚌中取珠

山河拭 程小程1 2193 2020.01.04 08:59

  见韩瘦鹤向孙兴勃发难,谢玉田思忖,不知武行里还有多少人要寻孙兴勃,怪不得他率众前来找谢家镖局的麻烦,不消说,这是要将屎盆子往我身上扣。

  沙景洪瞅了一眼银票,道:“令郎的命不贵嘛。”

  “这位兄台怎么如此说话?”韩瘦鹤怒道。

  沙景洪一笑,“人家可是给谢家三爷开价一万两白银。”

  韩瘦鹤听到“谢家三爷”四个字,猜到定是谢玉田的胞弟,道:“哦,莫非令弟也被人绑了票?”

  谢玉田点点头:“在下着小徒携银前往太行山赎人,迄今已两个月有余,不仅家弟不见归来,小徒也是踪影皆无。”

  “如此孙先生来尊府是为何事?”

  沙景洪道:“这种无耻之徒还能干什么,他们起内哄狗咬狗,私吞了赎金,害死肉票,害怕武行找他算账,跑过来诬陷谢镖头的小徒杀了人,放跑了肉票,哼,真是下得一手好棋!”

  孙兴勃听沙景洪辱他为无耻之徒,顿时大怒,道:“你休要血口喷人,我孙兴勃虽不敢自称德高望重,所作所为却是可对日月,待找到谢家弟子,谁善谁恶便见分明。”

  韩瘦鹤听到这里,以为儿子必死无疑,爱子心切,顾不得是在谢玉田的府上,一拍桌子冲冠而起,挥拳向着孙兴勃便打。

  谢玉田见状伸手去拦,被沙景洪挡住,道:“师兄,让韩大侠教训教训这老贼又何妨。”

  说话间,韩瘦鹤已欺近孙兴勃面前,双臂摆动如狂风撼树,不见其拳走哪路,只看到数不尽的手指向着孙兴勃的面部抓刺过去。

  孙兴勃被压在椅子里,起身不得,只能挥臂去挡,终究还是慢了一寸,脸颊上被划了一道,只差半指便刺中眼睛。

  韩瘦鹤毫不手软,双臂继续轮起,手指如箭簇一般向着孙兴勃脸上泼洒过去。孙兴勃自是不甘心坐以待毙,后脚跟一磕椅子腿,将椅子踢开,腾出空间,闪身蹿出屋子,道:“你要打老夫奉陪就是,别打坏了人家的东西,出来打!”

  二人打到门外,一只螳螂,一只瘦鹤,全都是拳中最为优美的招式,对攻起来,一个婉若游龙,一个翩若惊鸿,十分的好看。

  谢玉田赞道:“这二人连拼命都用得是极优雅的姿势。”

  沙景洪道:“这就叫懒狗撒尿——一生一式。”

  “你的嘴忒损。”谢玉田笑道。

  两种拳法都是以快见长,而韩瘦鹤年轻,又怀了仇恨,出招便越发地迅猛,招招都奔着索命去的,孙兴勃比较沉稳,不被他的拳势带着走,步步为营,见招拆招,显得很有城府。

  “这样打法,韩掌门必会吃亏。”谢玉田道。

  沙景洪也瞧出孙兴勃在以慢制快,就好似急惊风遇着慢郎中,时候已长,韩瘦鹤久攻不下,心里急躁,必将失招。

  不行,须得助姓韩的一臂之力。沙景洪想来想去,想出一个好主意,叫过尹四儿,耳语一番,让他去了。

  谢玉田看出沙景洪的心思,低语道:“师弟,别胡闹,会出人命的。”

  沙景洪眨了下眼睛,笑道:“我自有分寸。”

  没过多久,只听见镖局外头响起了锣声,先是“当,当……”两声,接着便是连成串的急促密点,“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这锣声正合着韩瘦鹤的招式,丝毫不会扰动他的节奏,而孙兴勃则不然,起初还能抵挡住锣声的催促,渐渐地脚步便跟着锣点声去了,锣声越来越急,他出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最后完全乱了章法。

  韩瘦鹤踩着锣点声,越战越勇,终于占了上风,一招“怀中抱子”,双臂如轮,向孙兴勃圈过去,只待他脱身破招,立刻变个身形,跟上一招“蚌中取珠”,两指向孙兴勃的双目扎去。

  这时,门外的锣声突然戛然而止,孙兴勃脚步一跌,转身不及,双目立即中招。韩瘦鹤大喊一声:“你这种有目无珠之人,要眼珠子何用!”

  韩瘦鹤喊声未止,手指插入孙兴勃的双目里,向外一带,两颗眼珠子便被拉了出来。

  孙兴勃“呀”的一声,痛昏了过去。

  谢玉田大惊,忙过去挡住韩瘦鹤,且扶住孙兴勃且向沙景洪道:“师弟,快去请郎中。”

  沙景洪冷笑:“郎中岂能治得好睁眼瞎的病,由他去罢。”

  这是在谢家镖局,出门去,怎说得清孙兴勃是如何伤的,谢玉田不想被外人说三四道,怒道:“景洪,休忘了江湖道义——”

  沙景洪这才迈着四方步款款出门去了。

  与孙兴勃同来的朋友上前接住他,却未有一人要替他出头。

  韩瘦鹤道:“暂留你一条命,若韩某找不到吾儿尸首,必要你偿命!”

  孙兴勃嘴上并不示弱,道:“好,老夫也将话放在这里,若你那孽障活得好好的,必取你双目还我。”

  谢玉田道:“何苦呢,都是武行朋友……”

  韩瘦鹤向谢玉田一揖到地道:“谢镖头,多有得罪,待在下寻到犬子,一定前来赔罪。”

  说着转身便走,孙兴勃那些朋友竟眼睁睁瞧着他去了。

  沙景洪将郎中请来,并不能为孙兴勃装回眼珠子,只是止了血,包扎了伤口,摇头叹息道:“可惜了,可惜了。家师数月前往山西采药,被贼人绑票,因凑不齐赎金至今仍困在太行山中,若他在,你的眼睛必然可治。”

  孙兴勃闻听此言,脸色瞬时变得苍白起来,叹了口气,扶着朋友走了。

  谢玉田有心想问,孙老前辈,你还要陪谢某去太行山寻人吗?再一想,此话出口,必会为他所误解,便闭口不言,也不相留,任他离开。

  送走郎中,谢玉田问沙景洪,“师弟,郎中说的那番话,可是你教的?”

  沙景洪作出受冤枉状道:“师兄,我怎会知道郎中的师父去山西采药的事?”

  “你呀,孙兴勃已然那副模样,何必再往他胸口扎一刀子呢!”

  “那是他咎由自取,师兄怎么不去想你家老三吃生肉食生血呢!对了,才刚知道老三尚未回来,要不要发个英雄帖,把弟兄位叫来,我们去太行山走一趟。”

  谢玉田摇头,道:“不能事事都骚扰弟兄们,他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做。”

  “人命关天,谁的事情有这个重要?”沙景洪道:“不叫他们可以,若你去太行山,定要叫上我,我现时是个闲人……坏了,我的鱼杆还在兰琪河边上呢。”

  看着沙景洪忽匆匆离去的背影,谢玉田不由得心里一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