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归正道人

山河拭 程小程1 2090 2019.12.28 10:10

  遇空寺的钟声不常响,响一声叫“许愿”,响三声称作“还愿”,钟声每响一次,便是石窟的一次节日,意味着有人上山来了,有新的“室友”进来,或是有“室友”功德圆满,学成下山。

  这绝壁石窟是螳螂拳派掌门人孙兴勃领头创制,另有三派参伙。石窟由归正道人管理。归正道人叫肖行,初习罗汉拳,后又学七星拳,其实哪样拳都未练到家,他是以唬人行世的,连孙兴勃都不知他的功夫高低,因为他从不与人交手。

  肖行非僧非道,却喜欢道士羽扇纶巾的装扮,并以“贫道”自称。

  创制绝壁石窟的初衷,是为清理武行门户,维护武行风气,将败坏武行声誉者,或者罪不至死的武林败类,或诳或擒置入石窟,教诵诸子百家,生食动物血肉,每日三省其身。肖行将此行为称为“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归正大法,将绝壁石窟叫作“孟子学堂”。

  武行里一般门规森严,并没有多少坏规矩的,即便有,各门各派也都会自行清理门户,容不得外人插手。“孟子学堂”眼看着难以为续,肖行“办学”上了瘾,不想“学堂”关张,便扩大“招生范围”,将地痞流氓,乱党土匪,贪官污吏等等全都抓了来,关进石窟教化。

  慢慢的,石窟里便人满为患,有钱的人家愿意拿钱来赎,没钱的就对“归正道人”那封“劝赎信”置之不理,如今“孟子学堂”里已关有一百多人。

  高翔在沧州逞一时之快,砸了孙兴勃的场子,让他老脸无光,道:“老子在江湖上到处为别人清理门户,未料到竟让人踢了自家的馆子,真是岂有此理!”

  孙兴勃原本是要上门挑战谢玉田的,不想却遇上谢玉春为排遣苦闷,搞那出收钱比武的游戏。恨一个人便瞧着他哪里都可恨,孙兴勃由此认定谢家镖局门风不正,武德不彰,于是玉春便触上了霉头。

  孙兴勃狮子大开口,要谢家镖局一万两银子的赎金,其实是留了后手,如果谢玉田找到他求情,他便可以送个人情,收一千两人银子是他,不收银子也是他,总之就是要谢玉田在他面前低下头来。

  孙兴勃给肖行写信时,故意露给张士德看,他知道藏头诗一般人不经琢磨是分辨不出来的,但是落款那么大的字应该能记得住吧。

  螳螂拳孙兴勃那么响的名头,他谢玉田不会不知道吧。没想到谢玉田压根不认他这壶酒钱。

  孙兴勃一般不去遇空寺,那地方除了石窟没啥可看的,而且去了还要听肖行讲孟子的“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这回孙兴勃心血来潮,决定亲上太行,他要在太行山与谢玉田一战,打败他,然后让他在石窟里“归正”半个月,一个月,半年……总之由他孙兴勃说了算。

  “归正道人”肖行倒不是贪财,他就是好为人师,总觉得天下兴亡,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要教化天下人都成君子,要天下人都学孟子的“仁义”。

  当然了,“办学”还是要费用的,他和弟子们也是要开销的。“学堂”里关了那么些人,要么是穷鬼,要么是吝啬鬼,要么是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已经有半年没收到“学费”了!像谢家镖局这样连价都不讲,一出手就是一万两银票的主可不多见。

  猫儿狗儿年龄都不小了,该成个家了,有了这一万两银子,他这师父的腰杆子便硬了起来。

  肖行挥手让“猫儿”去带谢玉春,张士德要跟过去,被“狗儿”拦住,虎着脸道:“学堂净地,外人莫入。”

  仉云燕到底年轻,觉得明明是困人的牢笼,却说成是“学堂”,太荒谬可笑,因冷笑道:“土匪就是土匪,还真他娘的把自己当夫子啦!”

  肖行一怔道:“你是谢总镖头吗?”

  “怎么不是?”

  “若是的话,就凭你口吐秽言,便不能放你三弟‘下学’。孟子曰,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仉云燕年少轻狂,性子暴躁,听他念经,仿如孙悟空听到唐僧念紧箍咒一般难受,按捺不住心头烦燥,连声道:“住嘴住嘴,歪嘴和尚念不出什么好经来!”

  钟以士见他要露相,忙道:“谢总镖头,听道长讲一讲经,也是有益的,毕竟咱们花了一万两银子的学费呢!”

  肖行道:“谢总镖头,你也是门徒众多的一派掌门,要想教出好徒弟,须先自正其身,你都如此偏颇焦躁,门下弟子焉能不走偏了去……”

  仉云燕听到这里,便再也忍不住了,飞起一脚踹在肖行肋间,口中骂道:“去你娘的吧,敢讲我师父的不是!”

  肖行未料到“谢总镖头”会对他突然袭击,跌了个跟头,“狗儿”上前扶起他道:“师父,这伙子人欠教,何不全给关进石窟里‘归正’一下!”

  “是要‘归正’,是要‘归正’!叫你师兄弟们上来,请孟夫子,开石窟……”

  “开你娘的石窟……”仉云燕边骂边踢出连环腿,向着肖行猛冲过去。

  “狗儿”来不及叫人,只好护着肖行往后退。

  钟以士见肖行并不还手,大感意外,忙劝仉云燕住手:“云燕,快住手,我们不是来打架的,救了三爷快走。”

  听见钟以士叫“谢总镖头”云燕,肖行知道自己上当,怒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假扮谢家镖局的当家人来蒙贫道?”

  “啥贫道,小爷看你可真够贫的!”仉云燕讥笑道。

  “来人啊,留客!”肖行喊道。

  “狗儿”跟着传话:“留客……”

  山谷里传来阵阵回声,犹如有千军万马呼啸而过,听得人心慌。

  张士德埋怨道:“仉云燕,叫你假扮师父,可没叫你多嘴多舌,更没叫你动手,如此莽撞,若是走不脱可如何是好!”

  仉云燕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不考虑后果,只见他右手一扬,“嗖嗖”两声,袖中飞出两枚飞针,射向转身要走的肖行和“狗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