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大婚日

山河拭 程小程1 2356 2019.12.16 09:00

  何家庄园占地三十亩,祠堂、书馆、戏楼、米仓、马戏场都设在园中,祠堂位于园子中心,坐北朝南五间大屋,前有池塘水榭,后有假山花园,其它各种别野小院散落在园中,整座庄园曲径通幽,美仑美奂。

  油坊另有一院,紧挨着便是养马场。院子外头是一座洋教堂,如今已被义和团焚毁,一片废墟孤零零地丢在那里。何应其看那片废墟在外头有碍观瞻,心里犯堵,想要翻修又不敢,想要拆除又不舍得,除了祭祖,便极少到园子里头来。

  何少白让何成带他将庄园转了一遍,记住各座小院房屋的用途,最后相中了戏楼后面的仓房。建这座戏楼完全是为了排场,除了过年请戏班子唱唱戏,平日里就闲置在那里,很少有人光顾。何少白认定此处是存放赃物的极佳之地。

  一切准备就绪,何少白前往京城与军中的关系接上头,时刻监视着商银的动向,直等到商银终于上了镖船,才快马返回何家店。王正谊率领的江湖弟兄扮作打渔人,早已候在河边船上,镖船一到,众船出击,未伤一人便把商银弄到手。

  银子到手,如何尽快运到南方去却未想好。

  何少白知道这批银子虽是商银,背后却是张之洞和刘坤一两个军中大佬,失了这么一大笔巨款,必不肯善罢甘休,若报官稽查,却不好应对。

  他着急将银子运出,可又担心正在风头上,河道上会有拦查,因此如坐针毡,夜不能寐。

  王正谊提议走陆路,由他带些江湖弟兄一路护送。何少白考虑再三,不敢同意。他身为官场中人,深知其中的曲折,走陆路要经过好几个省,一路上又不知有多少州府的关卡,风险比河运大得太多。

  此事便拖延下来,过了十余日,并不见官府有查问失银的举动,何少白有些不安,猜不透银子的主家究竟报没报官。

  王正谊琢磨了一通,忽然豁然开朗,道:“这批银子是由山东的谢家镖局承运,那总镖头谢玉田的为人我是有所耳闻的,他顾及自己的名声,必是不肯报官,要么想通过江湖上的朋友找回镖物,要么便忍气吞声自行赔付……”

  “若真是如此便好办了,待我成了亲,应付完家父,我们一同携银子南下。”

  王正谊忽然长叹了一声,只见他神情肃然,道:“一时冲动,只想到那些富商财主多是为富不仁,拿来他们的银子去做大事,也算是帮他们将不义之财用到正道上啦,却未虑到这笔银子在镖局手上失了是要赔的,我大刀王五可是害了江湖上的朋友啦!”

  “五爷不必为此自责,就当那谢镖头是为大清国的革故鼎新做了贡献吧,将来有机会再还回他的人情就是。”

  “话虽这样说,如此大的一笔巨款,可是要让谢家倾家荡产的!”

  王正谊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

  何应其为儿子说的这门亲事,是沧州一个大财主的爱女,亲家有财力,何家的实力也不弱,门当户对,办起婚事来自是不能太俭省。何应其专程从京城请来名厨备菜,且定了一个戏班子,一个杂耍班子,要在何家店大摆宴席,接连热闹上三天。

  何少白心思不在婚事上,只管由着父亲去筹办。

  到了何少白婚事的正日子,钟以士随吴小桥的杂耍班子来到何家店,何府管家何泰先派发了“开锣赏”,在何府大门外指定地方,由杂耍班子去热闹。

  杂耍班子卖足了力气,一众艺人轮番上场,将绝活一一都使出来,乡民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叫好声不绝于耳。

  何家店热闹得像过大年一般。

  一直欢腾到将近午时,何成从庄子外头跑过来高喊:“新娘子进庄喽,新娘子进庄喽!快放迎亲炮……”

  鞭炮一响,喇叭随后就到,何少白身披红绸,骑在高头大马上,身后一顶八抬大红轿子,前呼后拥到了何府门前。

  新人进了家门,乡民便去看新人拜堂,杂耍班子也就暂时歇了。吴小桥道:“小刀妹子,你还不去进去瞧一眼新郎官吗?”

  春分也想去看热闹,道:“师父,王姐姐一个人害羞,我陪她去。”

  两人挤进人群中,见新娘子蒙着红盖头,随着司仪的唱礼声款款跪拜,仪态万千;何少白身材高挑,相貌堂堂,举手投足也是风度翩翩。春分啧啧称赞,小声道:“王姐姐,你家相公……不,不是,这何家大少爷果然英俊,真是可惜了……”

  钟以士附和着点了点头,趁春分不注意,抽身离开人群,在何府里四处转了转,发现府中到处是人,房子又多,要去查找可以藏银子的地方却无从入手。

  钟以士想,何府里人多眼杂,何少白会将十几箱子银货藏在府中吗?

  正茫然间,听见管家说话:“何成,外头一下子跑来几十口子讨饭的,预备的喜馒头不够,快些去西边园子再拉些白面。”

  “爹,要饭的还能管饱吗?这一拨又一拨的,一上午来了上百子口人……”

  “废什么话呢!老爷有吩咐,今天是大少爷的大喜日子,不管来多少讨喜的一概管饱,快些去!”

  钟以士恍然大悟,白面既然放在庄园里,那米仓定然是在那里,米仓在那里,其它的仓房也定是在那里。

  “庄园地处僻静,进出何家店都方便,若是我也会把银子藏在那里。”钟以士在心里拿定主意,便要去庄园碰碰运气。抬脚刚要迈出二门,却听见门后头有人低声在说话:“谭少爷,五爷呢?”

  “五爷匆匆吃了两口饭,便出庄去寻他那些朋友了。他说你今日大婚,庄子里人来人往的比较乱,他担心会出事,要多找些人手来守在庄园外头。”

  “五爷想得周到,这也正是少白担心的。谭少爷,今日招待不周,您和五爷多担待。”

  “哪里话,君子谋大事不拘小节,来日方长嘛。”

  “拜托了,等到了南边,一切落停,少白一定将这顿喜酒给您和五爷补上。”

  “好,好,我候着,庄园里头你就别操心了,快入你的洞房去吧……”

  钟以士听见脚步移动,赶紧撤身向回走,心里道,那些银子果然藏在庄园里,听何少白话里的意思,是要等婚事以后便携银子南下。

  往南方运银子,最方便的当然是走水路,难道何少白就不怕谢家镖局会在河关上拦截吗?还是他已有周密的计划?

  知道了银子的下落,钟以士便不着急去庄园了,她还要想办法弄清楚何少白的计划。

  因为何少白说得明白,庄园已经派了许多人守护。若要强攻庄园抢银子,必然少不了一场恶斗,纠缠起来肯定一时难以得手,只怕惊动了何家店的乡民,全庄人一齐出动增援何家,那时就麻烦了。

  最稳妥的法子还是等银子上了船,在运河上想办法,到了水里,谢玉田谢二爷还会怕他何少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