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再入太行

山河拭 程小程1 2279 2020.01.06 09:00

  谢玉田的眼疾总也不见好。

  镖局虽是正在用人之际,谢玉田说到做到,仍是对玉春、士德动用家法,逐出镖局。

  这二人倒是对谢玉田不记仇,挨了二十棍,伤一养好,便四处为他寻医问药。全山东的名医都请过了,河南的名医也访一遍,连京城的御医,玉春都托人搭上关系。药方开够一抽屉,各种稀奇古怪的药吃了无数,谢玉田的眼睛仍是毫无复明的迹象。

  镖局里不能一日无主,玉和劝二弟让玉春回镖局主持大局。玉田坚决不允,托师弟绍长天在河道上给他找份差事,不必走远,就在台儿庄闸口做查验把头。玉春起初不愿去,直到请出谢安泰老爷子,他才勉为其难应了差事。

  张士德去武馆做教习,镖局能主事的只剩下一个赵广前。

  梁氏从不过问镖局的事,这时却也忍不住。一日晚间,熄了灯,夫妇二人躺在床上,脸对着脸,梁氏道:“你的眼疾只怕一时半会难以痊愈,镖局里只靠广前一个人怕是不行。你是怎么打算的?”

  谢玉田沉默了一会儿,才极艰难地道:“我在慢慢给徒儿们物色好去处,等安顿好了他们……就关了镖局。”

  “你要关镖局?”梁氏吃惊起来。

  经过这几件事,又在南京听张锦湖一番点拨,谢玉田对镖局的前景越发没有信心,赶巧又患上眼疾,越发的心灰意冷,忍不住萌生退意。

  世道越来越乱,江湖规矩也越来越少人遵守,走镖这碗饭不好吃了。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还能不能恢复如常,因此不得不早做打算。

  “关了好,省得成天的吊着胆过日子,只要那些徒儿们能有好去处,我们怎么着都能将日子对付过去。”梁氏道。

  “是啊,如今这世道,可不是对付着过日子么。”

  “镖局一天不关张,就要办好它,我瞧着里里外外只广前一个人撑着,着实吃力,何不再找个人过去帮衬他一把。”

  “我怎么不想,可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怎么没有,”梁氏眼睛亮亮地看着丈夫,“以士妹子不是现成的人选吗?”

  “她是个女人家,怎么能抛头露面,你叫外人如何看我谢玉田。”谢玉田断然否决。

  “她是个女人家不假,可我瞧着比许多男人都强。她做事仔细周到,又会说话,武艺也让人服,比玉春都沉稳,她要不合适,再没有合适的人了。”

  谢玉田不作声,过了一会儿,将被子拉上来,盖住梁氏雪白的膀子,道:“睡吧,天不早了。”

  谢玉田侧身过去,很快传来轻轻的鼾声。

  翌日,谢玉田将钟以士叫到书房,不待他开口,以士便道:“姐姐都和以士说了,以士愿意去镖局帮着广前师弟支应场面。”

  知夫莫若妇,梁氏已然猜透了丈夫的心思,怕他为难不好张口,先就将话透给了钟以士。

  谢玉田点点头,心里道,我谢玉田何德何能,竟得两个如此贤惠的女人厚爱。

  “规矩还是要有的,你不能叫广前师弟。我知道你想得细致,觉得不便在镖局里端着长辈的身份。你仍着男装,不妨叫他称呼你钟先生,这样如何?”

  钟以士笑弯了腰,道:“亏二爷想得出来,我算哪门子先生,不过,这样称呼倒是让以士觉得大气呢。”

  钟以士说着,凑到谢玉田跟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三爷由京城抓来的药起了效用吧?以士瞧着您的眼睛和常人无异呢。”

  “要说一点效用没有也不准确,但眼前仍是像蒙了块轻纱。”

  “那就是要好了。”

  钟以士将双手合在一起,发力揉搓,待到掌心热得烫人,赶紧捂到谢玉田的双眼上。

  顷刻间,谢玉田感觉双目似被软缎子包裹起来一般,柔软又温暖,原本干涩的眼睛变得滋润清爽,舒适传遍全身,有种无法言说的受用。

  钟以士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轻声道:“二爷,觉得如何?”

  谢玉田一阵眩晕,心仿佛要跳出胸膛:“快松手,莫要让人看见……”

  钟以士笑声如铃:“治病最怕讳疾忌医,怕什么呢。”

  如是再三,钟以士反复为他以手热敷,孤男寡女,如此近身的喘息相闻,谢玉田纵是铁打的汉子,也免不了心里升起一团烈火。

  “好了,辛苦你啦……你坐过去,歇一歇。”谢玉田轻声道。

  钟以士觉出他的异样,脸不由烧起来,赶紧后退两步,手捂胸口,许久才平静下来。

  这以后,谢玉田再不敢让钟以士靠近,尽管在心里他是多么希望能嗅到以士身上的味道,可他明白,那不是他能要的。

  谁说习武之人都有坐怀不乱的定力,没有人可以压制得住发自内心的喜欢两个字。

  发乎于情,止乎与礼。谢玉田是一个懂得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正人君子。

  从此钟以士便接替谢玉田,暂时主持镖局的大小事务。

  这一年底,尚未到数九隆冬,天忽然降了一场大雪,镖局的生意异常的好。大雪封门,却也有更多的生意上门,南方因官兵与义军开战,许多商人向北逃来,镖局的两条镖船便不够用的,钟以士果断出手,租借了三条商船,往返南北,一时间,谢家镖局的镖旗在运河上无处不在。

  临近春节时,盛怀岭忽然来到镖局,要谢家镖局再保他走一趟太行山。

  因战事的原因,青铁被朝廷严令禁运,于是铁价飞涨。盛怀岭想趁着大雪天气,官府盘查渐松,冒险大赚一笔。

  钟以士知道这趟镖有极大的风险,可是她想接下来。不为别的,只因父亲葬在太行山下,过年了,她要借这个机会给父亲烧些纸钱。

  谢玉田懂钟以士的心思,听到她要去太行山,毫不犹豫道:“该去。我陪你走一趟。”

  他的眼疾有所好转,勉强可以看得到两三步远。钟以士坚决不同意,“二爷,您的眼疾尚未完全好,外头雪光耀眼,您不能出门。”

  “我在家里闷得太久啦,想出去走一走,况且,我也想再去洪洞祖地祭祭先人。”

  钟以士知道他是不放心自己,心头暖意融融。有他陪着自然极好,可毕竟他拖着病体,天寒地冻的,她着实不忍心。去请梁氏姐姐劝阻,哪知梁氏不仅不劝,还翻出貂皮袄来给丈夫穿在里面,并且将自己的薰貂暖袍披在钟以士身上。

  钟以士不知自己几世修来的福,遇到这么好的姐姐,纵是心里一百个喜欢谢玉田,也不敢再胡思乱想。

  黄义套好马车,扶谢玉田坐进去,梁氏姐姐对钟以士道:“妹妹也坐马车吧,那么宽大的车子,他一个人坐在里面也冷呢。”

  钟以士笑而不答,翻身上马,跟在马车后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