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山河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向着光去

山河拭 程小程1 2155 2020.01.01 09:14

  谢玉田见他呼喊,猜测大概是接应他的人来了。梁子成大怒,飞起一脚将何少白踹到船舱底下。

  那些人听到动静,在江堤上停下来,观望了一阵,试探着慢慢向驳岸下来。

  “二弟,如何?”梁子成问。

  “准备好吧,他们要动手便接着。”

  船头三人分散开来,站成一个三角,拉开迎战的架式。

  “是你们在叫吗?船搁浅了?这里可找不到驳船来拖。”岸上的人将火把照着船头。

  听他的口气不像是何少白一伙的,谢玉田抱拳道:“请问诸位是——”

  “我们是巡堤的,这么大的水头,你们怎敢在夜里开船。幸亏大水潲不到这里,等着吧,天亮时你们派个人去西边码头叫拖船。”

  何少白在舱底听见对话,不由暗暗叫苦,原来是夜间巡堤的乡亲。他这一叫喊,暴露了有同伙在附近,再想离船去叫人就绝无希望了。

  巡堤的人一路查看着大堤向前去了。

  夜又恢复了宁静,船头马灯的微光照着谢玉田平静的面庞,他抬头看向天空,苍穹之上,行云流星,比人间要璀璨许多。

  “不知士德他们顺不顺利。”谢玉田想。

  “在想什么?”梁子成问。

  “师兄,就在刚才,其实很危险,如果一个浪扑过来,将船掀翻……我们此时可能已经在江底了……”

  “是啊,我也正后怕呢,这辈子从没像那会儿没着没落过……二弟,你成年累月在水上漂着,委实不容易。”

  “人活在世,谁又不是漂着呢。”

  梁子成拍拍谢玉田的肩膀,两人同时陷入沉默里。

  过了一会儿,谢玉田幽幽地说道:“有人偷生,有人赴死,你永远想不明白人心。”

  “你是说何少白?”

  “不止他,还有谭嗣同那些人,他们的日子不比我们舒坦么?为什么不惜以命相搏,去撼动朝廷的法度?满人入关有三百年了吧?造反的,反清的好像从来未见消停过,他们都想换个新的朝廷,意义究竟在哪里呢?”

  “你想不明白,愚兄更想不明白,只怕这世上就没有人能说明白。”

  “何少白说,有个叫孙文的能说明白……真想亲自听他讲一讲……”

  “怎么,你被何少白的胡言乱语说动了心?”

  谢玉田摇了摇头:“他的话让我更糊涂了,因为糊涂所以才想要搞明白,那些不惜一死的人究竟在想什么。就好比我们全在黑夜里行走,有的人说他看到了光,他向着光去了。我们还留在黑暗里,可是要我们跟着他走,又不甘心,万一他看到的不是光,而是一片白茫茫的水呢!”

  “哈哈哈,你这通绕,将愚兄绕得更糊涂了,什么光不光的,还是大伙结伴同行最稳妥。”

  是最稳妥,活,便活在一起,死,便一起死,糊涂也就一起糊涂着。

  谢玉田和梁子成说不明白他心里的困惑。

  “师兄,你招呼一下船尾的兄弟们,都去舱中去歇一歇吧,我在船头守着就行,等天明看看水势能否落下来。”

  六侠中,魏沧海留在小船中看守谭祖安,上到的这艘船上的除了谢玉田,其它四人分居船头船尾。

  见船上无事,梁子成向着船尾打一声呼哨,四弟兄全进了船舱。

  谢玉田将何少白叫了出来,道:“少白贤弟,不打不相识,你劫了我的镖船,错自然是由你开始,否则我们六侠也不必受这一番颠簸之苦,现今我要拿回银子,你也休怪我,咱们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是少白对不住谢兄,不过……”

  “你听我讲完,你做的大事业谢某不懂,也不想坏你的事,当然也不想欠你的情,你的银子我现在就还给你,咱们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如何?”

  何少白见谢玉田突然改变主意,要还他的银子,大为意外,道:“谢大侠,您,您如何向大生纱厂交代?”

  谢玉田笑了,“你的难处你担着,我的难处我担着。”

  何少白暗忖,此时再和他交涉别的也无用,不如先应着,等叫了人来,抢了船去再善后也不迟。

  他不能没有这笔钱,无论谢玉田如何迁就他,他都无法改变初衷了。

  想到这里,何少白道:“好,一言为定。不过少白还是要去纱厂走一趟,我毕竟是总督府里的差员,我们大人与那纱厂老板张謇都熟得很,少白出面替您做个保人,可省去您许多口舌。”

  “不劳少白贤弟了,谢某回去变卖些家产,再向朋友借一借,很快便能凑齐银子补上。”

  “您收留了少白的师妹,是师妹的恩人,也是我何少白的恩人,您别和我见外,咱们来日方长。”

  因为何少白要举旗造反,谢玉田本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见他提到钟以士,才发觉要想与他划清界限并不是那么容易。

  “谢兄,银子我须趁黑运走,容我去找辆马车来可好?”何少白试探着问。

  谢玉田盯着他的脸看半天,瞧不出破绽,想我如此真心待他,总不会还要做出尔反尔的小人吧,便道:“好吧,你好自为之。”

  何少白向着谢玉田揖了一揖,转身便要跳船下去,这时,江堤上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跑了过来。

  到了近前隐约可以看见,总有二十来人的样子,不擎火把,穿一身黑,手里都拿着兵器,在堤上只一站,便向着驳岸扑下来。

  何少白猜到是他等的人找来了,暗自高兴。谢玉田却以为是土匪,忙给船舱里的四侠放个信号,人便都上了船。

  来人正是“兴汉会”和“哥老会”。他们在码头寻不着船,向其它泊船上的人打问,才知道船已离港。再多找人细问,终于问到有起夜的人,见到那条船上去许多人,接着船便开走了。

  于是明白船应是被人挟持了。众人在岸上一通焦急,有人提议冒险开船去追,也有人要去借来马匹,商议半天都定不下准主意。恰好巡堤的人走到近前,说到有船搁浅在前面的驳岸上。这样的水势哪有船敢开,一想便是何少白的船无疑,于是狂奔过来。

  “二会”人多势众,个个如狼似虎,三面一围,搭个人梯攀上船来。何少白向着熟悉的同伙使个眼色,自己先躲进船舱。

  谢玉田等人施展拳脚,和“二会”的人战到了一起。

  PS:各位书友新年快乐!元旦发愿,努力争取365天每天有更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