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是诸天造物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无敌的冬鬼族骑士

我是诸天造物主 啃排骨的路路 2010 2019.11.22 23:09

  双方的实力差距,用艾莉希娅那枚黄宝石标记出来的数字表示,将获得更直观的体现。

  冬鬼族一方,领头的圣骑士,魔力4419点。

  潜行者,魔力3762点。

  猎人,魔力3010点。

  德鲁伊,魔力3002点。

  人类一方,战士西伦斯,魔力2990点。

  猎人巴泽尔,魔力2581点。

  牧师,魔力2132点。

  最不适合正面团战的潜行者,魔力2099点。

  术士耶鲁萨,魔力1031点。

  伯顿和霍尔格,魔力分别是952点和902点。

  战士唐斯,魔力851点。

  艾莉希娅的宝石虽然有误差,但是很小。

  魔力不过千,在三千点以上的敌人面前,战斗的时候会就被跟砍瓜切菜一样惨。

  人类一方最强的非凡者,魔力还不如敌方最弱的一人。

  冬鬼族圣骑士在举手投足间,操控的元素流转,完全扭曲了周围元素的密度,形成了一堵看不见的“元素墙”。

  这堵墙的重量无法描述,仿佛压在现场所有人类的心中。

  这是魔力超过4000点,会自动领悟的能力。

  元素壁障!

  唐斯上前驰援巴泽尔,却被敌方圣骑士的元素壁障,压制得寸步难行。

  在洛塔林德里,教授们从未在课堂上,全力释放过自己的魔力,用来让同学们感受,魔力被压制时的痛苦。

  绝大多数学生,也只是在书本上,读到过“元素壁障”。

  强大的非凡者,是用战争和鲜血洗礼出来的,课堂上教得再好,没有经过磨砺,上了战场,并无多大作用。

  唐斯仿佛顶着33米每秒的狂风,每向前走一步,几乎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他的魔力,比敌方圣骑士,低了足足3500多点。

  圣骑士用戏谑的目光,望着苦苦前进的唐斯,如同一只猫在欣赏挣扎的猎物。

  “哦,看呐。”

  “这样的场景可不太常见。”

  “一个年轻的、可悲的非凡者,正在竭尽全力,去做他不可能做到的事。”

  “天底下没有比这更惨的非凡者了,对吧,阿诺?”

  圣骑士语气揶揄地,问他身边的同伴。

  那个名叫阿诺的潜行者,身形隐匿在树下的阴影之中。

  阿诺的声音,是略有些高的女音。

  她道:“我倒觉得,他很励志。”

  “阿徒,收尾吧,杀光他们。”

  “我怕待在这里太久了,会出现什么变故。”

  名叫阿徒的圣骑士,并没有采纳同伴的意见。

  阿徒轻蔑地道:“发生变故?”

  “这里距离人类的黑暗森林防线,足有数百公里,我们去洛塔林德帝国,大肆杀戮一番,再返回黑暗森林藏起来,都来得及。”

  “难道人类有能力在黑暗森林里,搜捕我们吗?”

  “我们不如等等看看,看这位可悲而倔强的非凡者,要做些什么。”

  阿徒说话的时候,用手掌对抗西伦斯锋利的长剑,随手将他的长剑劈歪。

  西伦斯是绝望的。

  阿徒收起了他的圣锤,西伦斯本想趁他托大的时候,用被魔法强化的剑劈伤长他,未曾想,阿徒竟然变得更强大了。

  他强悍的力量,竟然迎着长剑传导下来,西伦斯持剑的右手因剧痛陡然一缩,长剑“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西伦斯一低头,骇然发现,自己的半个右掌已经被崩碎了。

  阿徒望着唐斯,忽然眼睛一亮,笑眯眯地道:“啊,没让我失望。”

  “我们这位倔强的战士,终于走了过来。”

  “即使他走起路来像婴儿一样辛苦。”

  “你想怎么样?”

  “朝我挥剑吗?”

  “来,我给你这个机会,我不会反击的。”

  “试一试,能不能劈开我面前的空气?”

  阿徒的语气,像是在逗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玩。

  西伦斯的余光,瞟见唐斯走了过来,不禁悲恸地说:“傻孩子们,快跑啊!”

  唐斯的眼中,闪烁着怒火。

  他回应西伦斯和阿徒的,只有短短四个字。

  “我要报仇。”

  唐斯的怒火,已经让他忘记了,他与对方魔力的差距。

  在六岁那年,唐斯傻乎乎地坐在家里的门槛边,等着他的父亲回来给他过生日。

  唐斯的父亲是一位非凡者,也是他一家人所在的整个城市的骄傲。

  但是那天,唐斯没有等来父亲,只等来了一个骨灰盒和抱着他泪流满面的母亲。

  骨灰盒里甚至没有骨灰,只有等质量的土。

  据送骨灰盒来的非凡者说,他们在前线输掉了一场战斗,连唐斯父亲的尸体都成了冬鬼族的战利品。

  人类一方要求用冬鬼族俘虏,来换取唐斯父亲的尸体,却在互换行动结束后,遭遇了偷袭,被冬鬼族术士一招“尸体爆炸”,炸成了碎片。

  那是一个恐怖而完美的“尸爆术”,在场的人类死的死、伤的伤,而唐斯父亲的战友们也没能找到一块完整的皮肤,或者是一片指甲盖。

  他们只好从战场上,挖了一些土,代替骨灰,带给唐斯父亲的家人。

  从那一天起,唐斯的童年结束了。

  在洛塔林德里,唐斯是一位彬彬有礼的战士,在女孩子们的眼里,他很绅士、很温柔。

  唐斯从来不像沃尔瑞尔学院的其他人那样,性格粗犷、喜欢大吼大叫、吃饭的时候用手抓着油腻腻的肉。

  实际上,唐斯的心底,一直埋着深沉的恨。

  十几年来,他没有一天不想着复仇。

  可惜洛塔林德禁止五年级以上的学生,进入黑暗森林的正面战场,唐斯朝思暮想,想手刃冬鬼族的非凡者,却没有机会。

  当冬鬼族的非凡者,真正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唐斯才感觉到,自己是多么弱小、多么无力。

  但唐斯不怕。

  他是一位战士,一位永远要替其他非凡者,挡在最前面的战士。

  在战士的世界里,没有“后退”二字。

  走向阿徒的那一刻,明知无法战胜,唐斯的心中却释然了。

  要么去复仇,要么倒在复仇的路上。

  “啊,你太慢了,磨磨唧唧的。”

  “你一定是一个惹人讨厌的男孩子。”

  ……

  今日第一更奉上。

  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