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密术师之意识异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乾达婆幻术和白童子

大密术师之意识异变 手撕桔子 2890 2021.02.23 19:07

  看到乾达婆本尊像光影浮动,本来打斗着的密术师全部停了下来,乌巢酒吧一时间鸦雀无声。

  “据说这大幻术的施法者已经达到七阶异变。”有人窃窃私语,但声音很快销声匿迹,只留下欲屏未屏的呼吸。

  很快,乾达婆本尊像也不只是光影浮动了,她活了起来。整个大画像活了起来,她走了下来。

  全场密术师惊骇,齐齐往后退。

  这乾达婆本尊像不能不给人一种巨大的敬畏感,她足足有四米高,而且背后数层光圈转动,仿佛真的神明降世。

  随着乾达婆本尊像的移动,她手上的黑色丝线先落地了,它们在地上游曳,仿佛黑色的细蛇。

  这些丝线游到一个人的跟前,线头就探起头,真的仿佛蛇一般。被线头盯着的密术师,显然都很紧张,有几个紧紧闭上了眼睛,大气不敢出。有几个胆大的,虽然面色如常,但是也尽量纹丝不动,怕引起线头的异觉。

  接着,乾达婆本尊像的双脚也落地了。

  金真鱼发现,这巨像每走一步,随着她的脚步,一些金色的草叶飞快的从乌巢酒吧的地板下钻出来,紧接着抽芽、生长,扭扭曲曲的攀着巨像的脚丫上升。

  巨像脚丫抬起,金色的草叶又马上枯萎,只留下一抹金色的粉尘。巨像走了好几步,乌巢酒吧里一下子金雾弥漫。

  金真鱼看着这些飘忽的金色粉尘,它们经过乌巢酒吧光线不停的照射、反射,光线与光线彼此交错、碰撞,编织出一个近乎天界一般的景象。

  什么叫做纸醉金迷,金真鱼想这就是纸醉金迷,太美妙了。与此同时,很多密术师似乎也被陶醉了,惊叹声四起。

  金真鱼又有意识瞥了一眼乌鸦子的方向,乌鸦子依旧保持着神秘又阴暗的微笑。墨七玉显然也被空气中的金粉吸引了,她脸色惊异。

  “这七阶密术师的力量果然不同凡响。”金真鱼心里思忖。

  乾达婆巨像突然停在了那包头巾的女人面前。原来那女人又恢复如初了,她抱着一只南瞻部洲大神虫,站的比较靠前。

  乾达婆本尊突然弯下腰来,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包头巾的女人。手指巨大,慢慢接近包头巾女人,那女人恐惧异常,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当乾达婆本尊手指尖即将碰到包头巾女人的面部,忽然一根黑色的丝线顺着乾达婆本尊的手指,盘绕着游向女人,在丝线即将碰到女人的刹那,一朵金色的小骷髅花突然绽放。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那包头巾的女人更是面色如灰。

  正当大家都盯着那朵金色的小花的时候,忽然,这小骷髅花竟然又凋谢了。

  大家正看的奇异,一声巨大的惊叫声划破现场。

  大家发现,包头巾的女人抱着的南瞻部洲大神虫竟然燃烧起来了,燃着的是金色的火焰。那女人惊叫着抛开神虫,神虫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女人随即蹲地,抱头痛苦不已。

  金真鱼知道,这女人中了大幻术。很显然,操控乾达婆幻术的密术师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当大家都为这包头巾女人长吁短叹,忽然一个诡异的女声咯咯咯笑起来,这笑声似远又近,又仿佛带着回声。声音与其说凄美,不如说渗人,将恐惧渗到人的骨头里去。

  很快,伴随着诡异的笑声,很多人发现,乌巢酒吧瞬间,满地卷起了金色的腾草。这些金色的藤草的叶片仿佛锋利的钩子。

  金真鱼认出这本是山野里最爱扯人的钩藤,有穿越森林经验的人,往往记得被这些钩藤钩破皮肤的刺痛感。但这里的钩藤不是青色,而是金色。

  这些钩藤也蔓延到金真鱼脚下了,他本想催动无量业火咒,在自己周身燃一层淡淡的保护,但是他怕惊动背后那位大密术师。

  于是他决定不动。

  很多密术师可能对幻术了解的不够多,纷纷乱动起来。很快,他们也跟那个包头巾的女人一样,抱头蹲地,恐惧的全身发抖。

  原先那个施五部雷神术的短发女子,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突然手抓雷击枣木,开始击打那些金色藤草。雷击枣木带动电光闪闪,一时间金色草屑纷飞。

  但是很快这短发女子吃到了苦头。那短发女子脚下的金色藤草,刹那间缠绕住女子双腿。女子动弹不得,但是拼命挣扎。

  忽然,大家又看到,女子头顶的空气仿佛在剧烈的浓缩,突然被压缩成了一个透明固体,又瞬间下压,仿佛成吨的空气下落,只听到女子闷哼一声,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地面上只留下一个四四方方的压痕,和无数金色的草屑。

  别人看不明白,勤奋钻研了5年密术的金真鱼不会不明白,刚刚这一招,其实已经不是乾达婆幻术,而是不动明王法的亘白咒。金真鱼大骇,不动明王法在六大根本密法里都是上乘的,这乌巢酒吧里竟然有这么恐怖的人,既掌握了乾达婆幻术,又得到了不动明王法,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有谁想在乌巢酒吧撒野的,今后就是这个下场。”那个笑着的女声突然说起话来了,这话语空灵仿佛自九天而降,带着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

  大家都被这威严之声震慑,金真鱼却在乌巢酒吧的西北角,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是白童子,他也来了。但是金真鱼又发现,这小子没有像边上的都高他几阶的密术师一样,惊骇讶异,反而是一脸得意。

  乾达婆本尊像的声音刚刚消失,地上有几簇金色的藤草卷着一根黑色的木棍升起来了。是刚刚那短发女子的雷击枣木。

  这些藤草卷着雷击枣木向一个方向伸去。那个方向的密术师,仿佛吓着似的急急后腿。

  但是,很多人发现,却有一个小孩莫名其妙的向着藤草走去了。

  这是什么回事!大家都屏气凝声着,生怕引起乾达婆本尊像的注意,但是这个小孩竟然走上前去,不卑不亢,在场所有的密术师都看向了白童子。而金真鱼更加疑惑。

  白童子靠近金色藤草后,伸出双手。藤草突然一松,雷击枣木掉在白童子手上。

  紧接着,那些金色的藤草竟然迅速缩回到乌巢酒吧的地板下,仿佛视频快速倒带。很快,乾达婆本尊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全场都愕然的看着白童子。

  “这孩子究竟是谁?和乾达婆密术师有什么关系。”很多私语窃窃起来了。

  不过很快的,淅淅索索的私语被旁边的另一个声音压过去了。

  在场所有的人都看到,一根降魔杵形状的法器正高速旋转着向一个人的背心袭来。那降魔杵旋转时,周身不断有黑雾飞溢。

  白童子突然面色警惕,他发现这根降魔杵直冲而去的正是金真鱼。

  此时,金真鱼也感觉到了背后有一股巨大的杀意,正向自己逼近。他快速回头,别人看到的是一根降魔杵,而映入他眼球的,赫然是一只燃烧着黑火的,正向自己告诉冲杀而来的三眼乌鸦。这鸟来势汹汹,杀意逼人。

  乌鸦子的所罗门密钥,金真鱼大惊。

  金真鱼下意识立刻想到,完了!

  这如何是好,光凭他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抵挡一个六七阶密术师的至尊法器。金真鱼惊骇异常。

  正当降魔杵就要打中自己面门时。忽然,金真鱼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自己的识海深处冲将出来。

  他感觉自己不受控制的,抬起了右手,手掌伸出。

  刹那间,降魔杵竟然在自己的右手掌前停住了,那降魔杵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顶住,但仍旧高速旋转着。

  正当金真鱼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以什么力量在抵挡这三眼乌鸦的降魔杵时。他听到背后早就是哗然一片。

  而与此同时,在白童子的眼里。他只觉得金真鱼,潇洒回转,轻松挥手,很快一轮血色的圆月出现在金真鱼周身,罩护着他。

  这血月的红色,诡异异常,就好像放陈了的血,猩红骇人,将乌巢酒吧染的仿佛神话中的血池地狱。

  “这不就是无量山的密术吗?”

  “天哪,这小子是谁?”

  “原来是他!”

  此时,金真鱼也看到了自己周身的血色光芒。与此同时,那降魔杵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面对着一大群对他指指点点的密术师,又加上今天一连串无法解释的遭遇,金真鱼一时懵了。

  白童子见状立刻朝金真鱼跑去,他拉住金真鱼的手,念了个闪现咒。

  金真鱼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一个小小的东西一拉,很快天地旋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