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密术师之意识异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为什么陷害我

大密术师之意识异变 手撕桔子 1921 2021.02.23 19:39

  大约过了四十分钟,白童子带着金真鱼凭借闪现咒,兜兜转转回到了金真鱼200平的大平层公寓。

  金真鱼用意念控制所有的灯,瞬间,昏暗的房子亮如白昼,水晶大吊灯、大理石地面,定制的大电视,极尽豪华奢侈。

  金真鱼看着这大平层公寓,突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他表情严肃的说了一句:“我命真苦!”

  白童子站在边上,发现他发呆,起初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心想,自己的闪现术不算差啊,难道这么转了几次,你就晕了?

  现在听到他说“命真苦”,我呸,你还命苦,白童子心想。

  接着白童子又说道:“别装了,你还命苦!你都会施这么厉害的密术,你还命苦。”

  “还装得跟真的一样!”白童子道:“没想到你这么狡猾,有这么厉害的密术,你还跟我瞒这么久。”

  听到白童子说话,金真鱼一下子回了神。

  金真鱼低头看了一眼,正对着他兴师问罪的白童子,道:“我说的是这房子!”

  随即又环视了一眼周遭,说道:“我TM才住进来一个礼拜!”

  “鬼面空行母法,不比这房子强?”白童子纳闷。他有时候真想不通,他想你金真鱼单身狗一条,家里没几个人,住这么大房子干嘛,有这个钱,去买点密术不香吗?

  金真鱼一听鬼面空行母法这五个字,就有些恼怒:“我被陷害了,难道这你都看不出来吗?”

  金真鱼走向双开门大冰箱,随手拿出两瓶快乐肥宅水,一瓶扔给白童子。他打开一瓶,喝了一口,随即又咬牙道:“妈的,陷害我!”

  白童子接过快乐肥宅水:“你别再装了,乌巢酒吧,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下,金真鱼真有些怒了:“我如果有能力释放那么大的本尊像,我还干那些偷鸡摸狗的行当?”“再说,你不是知道我的第七意识异变程度吗?”

  “那是可以伪装的!”白童子据理力争道:“大哥,你一向谨慎!”

  白童子说的也很在理,金真鱼不答话。

  很快金真鱼似乎是分析似的说道:“我那个大平层刚住上一周,我去惹这么大事,我至于吗?而且那异像要真是我干的,我跑去乌巢酒吧问墨七玉干嘛?”

  听起来好像是那么回事,白童子陷入了思考,好像说的也对。

  “但是在乌巢酒吧里,那鬼面空行母法的红色血月,大家都是看到的。这个你总赖不了吧!”白童子道。

  “红色血月你都看到了,我当然不否认。”金真鱼道:“但这就能说明,我就是那施法的密术师?”

  白童子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问题的要害,他挑衅似的看着金真鱼:“那你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呢?”

  “你还记得你昨晚问我的问题吗?”金真鱼突然反问起白童子。

  “什么问题?”白童子觉得莫名其妙。

  “你当时问我那个大降服法是不是血月修罗法!”金真鱼道。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白童子道。

  “但我明确告诉你那不是血月修罗法,但你说似乎很像!”金真鱼继续说道:“现在你知道那个大降服法是鬼面空行母法了!”

  “我懂了!”白童子恍然大悟,他更加惊讶:“你的本尊法就是血月修罗法!”

  “还算你聪明!”金真鱼轻哼一声,他又无可奈何的说道:“哎,看来这秘密算是保不住了!”

  白童子忽然眉头下压,嘴角拧起来:“可恶,拥有这么顶阶的密术,竟然一直瞒着我。”

  “你竟然拥有这么顶阶的密术!”白童子胸部起伏剧烈,他显得非常生气:“真是可恶,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金真鱼看着白童子这副样子,不以为然。白童子向来如此,自以为天资卓越,看到别人拥有高阶的密法,就嫉妒的不行,怨天尤人。

  金真鱼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他想到,当时自己一看到那异像,就觉得心头不安。总觉得,这事跟自己会有点关系,现在果然潜意识里的感应没错。之前做的那个梦,无量山的异像化作了自己的密术本尊像——血月修罗王,原来这梦应在自己被陷害这事上了。

  不过还有两个梦,没有应验,那个六层宇宙是怎么回事?还有滴血的血月修罗刀又是怎么回事。但总归都与无量山的异像脱不了关系。

  他细思,觉得这事还不止于自己被陷害这么简单。不过,只要找到他们陷害自己的目的,后面几个梦的异像想要暗示什么,也将迎刃而解。

  “我说,血月修罗法,你给我看一下。”突然白童子又窜出来。

  这家伙关心的果然首先是密术。

  “在我的识海里,你有本事进我的脑子看?”金真鱼没好气的回答。

  白童子表情嗔怒,默不作声。

  又过了一会儿,白童子又问道:“那谁要陷害你!”

  “乌鸦子!”金真鱼道:“和墨七玉也脱不了干系。”

  “墨七玉?”白童子道:“跟她又有什么关系,而且他们陷害你干什么?”

  “这就是我下一步要弄清楚的!”金真鱼说完躺到了沙发上。

  “那我劝你最好要快一点,估计现在满武林大城都知道你是鬼面空行母法的密术师了,很快就会有人找上你的!”白童子道。

  金真鱼眉锁愁雾,白童子说的没错,确实如此。

  忽然,金真鱼灵光一闪,他自言自语道:“对了,有救了,我刚怎么没想到?”

  金真鱼忽然站起来走到白童子面前,直愣愣盯着他。

  白童子被盯的发毛:“你看什么,又不是我陷害的你!”

  “小白,哥哥问你个事!”金真鱼突然用这个口气跟自己说话,白童子顿觉寒毛直竖,鸡皮疙瘩乱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