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密术师之意识异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看看这一身的因果线

大密术师之意识异变 手撕桔子 2107 2021.02.25 11:29

  杨俊雄把一张纸递给云浣英。

  云浣英看了下,然后又在金真鱼耳旁轻轻说:“真鱼,和阿姨说说,鬼面空行母法,你是怎么接触到的呢?”

  话音刚落,金真鱼本来全身发着光,投射着记忆场景,瞬间一切光影刹那消失。很快,又有一束极细微的红色光线从他的眉心向空中发射,光线末端,光影成幕。

  光影里是金真鱼自看到无量山异像以来所有的有关鬼面空行母法的记忆。

  云浣英和在场的人都看着眼前的画面,当光影里显示出血月修罗法的信息时,云浣英和杨俊雄同时皱眉。

  大概过了十分钟,云浣英道:“差不多可以了,老杨,可以让他去休息了,我们办公室聊。”

  “老杨,看来他没有撒谎!”云浣英道。

  杨小青突然脸上有些欣喜之色:“老师,这深层意识里提取的记忆信息,不会有假吧。”

  云浣英道:“我们是从他的第七意识里调取的信息,第七意识较显意识深的多,一般不可能被修改、隐藏,或者作伪!除非,他的第七意识异变达到八阶,也就是最高阶,嫌犯不可能有这个能力。当今世上,有这个能力的也屈指可数。”

  “嗯!”杨小青微笑点头。

  “老杨,看来你们首要的任务是要找到乌巢酒吧的乌鸦子!”云浣英道。

  杨俊雄眉头深锁:“云博士,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怎么讲!”

  “乌鸦子已经消失了,人间蒸发!”

  “那就坐实了他有问题。”

  “但是!”杨俊雄点了一根烟:“军事委员会现在要一个替死鬼。”

  云浣英、杨小青听了沉默不语。

  “因为他身上有血月修罗法吗?”云浣英道。

  “乌鸦子一时半会不可能找到。军事委员会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确了,乌鸦子其实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了,换句话说金真鱼是不是受到陷害,是不是鬼面空行母法的密术师都已经不重要了。军事委员会现在就是要一个替罪羊,安抚民众,震慑心存异见的密术师。”杨俊雄解释。

  他接着又道:“甲刺的审讯你也看到了,完全不符合流程,他们有监视。其实,不瞒你说,云博士,把你请来,还是我坚持的,军事委员会都不同意。”

  “当然,嫌犯身上所怀的密术是血月修罗法,这么顶级的密术,他们恨不得一杀为快!”

  “爸爸!”杨小青忽然叫了一声。

  “但是,云博士,你知道,我杨俊雄是从来不滥杀无辜的。”

  “现在这个局面不是我想看到的。”

  云浣英沉默了一会道:“无量山的异像其实他们目的很明确,那大降服法应验不应验,其实不重要,族群的对立和仇恨其实已经造成了。”

  “武林大城如今这样,我也有责任。”杨俊雄面色沉重:“云博士,你知道外面怎么说我?”

  “他们说我是意识异变者的叛徒,密术师的刽子手!”杨俊雄苦笑着摇摇头。

  他又道:“不过,军事委员会以为杀了金真鱼,就能震慑住密术师,太可笑了!仇恨不能止息仇恨,那只会使双方的裂痕更大。”

  “老杨,你要怎么做!”

  “不能再滥杀无辜了,云博士,我明天就去军事委员陈情!”

  “后果,你考虑清楚了吗?”云浣英向杨俊雄投去担忧的眼神。

  杨俊雄点头。

  “我等下就帮你出报告,这个小伙子是和无量山异像无关的!”

  杨俊雄听到这里显然有些动情,眼睛有些湿润。

  “哦,对了,老杨,刚刚我还有个事没跟你说!”云浣英突然想到什么。

  “刚刚我在因果线里还发现了些东西。”

  杨俊雄、杨小青疑惑。

  “我在他的第七意识里看到了一个意像,但应该不是他的亲身经历,可能是他的一个梦境!”

  “我是透过金真鱼的视角看的,我看到,嫌犯感到自己一直在往外飞跃,他感到自己穿越无数星云,一共飞过了六层宇宙。”

  “之后,他觉得自己到了宇宙的边缘,他发现宇宙边缘是一层有一亿光年宽度的等离子的发光膜,在宇宙光膜之外,他看到有一个浑身散发着白光的人,那人光芒炽烈,他根本无法看清它的形象。”

  “六层宇宙,发着白光的人。”杨俊雄琢磨着:“有意思,还看到什么信息了吗。”

  杨小青也全神贯注,近一年来,她办的意识异变者、密术师犯罪案件里,在提取犯罪人记忆的时候,都发现了6层宇宙这个意像。

  “在嫌犯的意识里,他对6层宇宙这个意像非常深刻。”云浣英道。

  “这和以往我们的发现,没有什么区别啊!”杨小青道:“但是他们除了记得这个梦以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不一样,小青。你发现的有6层宇宙这个意像的这些人,全部是近一年意识异变的,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意识异变潮。而这个金真鱼,意识异变已经5年了!”

  云浣英强调:“而且,六层宇宙外面这个发着白光的人是怎么回事,这是我们第一次发现有这个意像。”

  “云博士,麻烦你把这点也写进报告,这样金真鱼更多了一份生的胜券。”

  “老杨你放心,今晚8点前,我会把报告交到你手上。”

  “好了,时间不多了,我得赶紧回去准备。”

  “辛苦云老师。”

  “辛苦云博士。”

  云浣英走到杨小青这里,拉着她的手说:“傻姑娘,这个周末到云妈妈家里来,云妈妈给你做好吃的,瞧你现在瘦的这样。”

  杨小青笑的像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云浣英和大家道别后,突然又跟杨俊雄说道:“老杨,你出来,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杨俊雄跟着云浣英走到一个僻静处。

  “老杨,如果事与愿违,不要一个人去抗。总之,我还是那句话,大势所趋,个人是改变不了的,为了小青,你都要多保重。”

  老杨听到这肺腑之言,很是感动。自己活了这一把年纪,这世道看透了,尤其这名利场,多得是虚情假意,尤其在危难之时,愿意不顾自己安危,挺身而出帮自己说句话的能有几个人呢。

  杨俊雄紧紧握住云浣英的手:“你现在做的事,也是风口浪尖,你自己多保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