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密术师之意识异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乾达婆的最后时刻

大密术师之意识异变 手撕桔子 2094 2021.03.03 18:03

  这一夜,金真鱼和杨小青,各自被安排在一间布置极为舒适的房间内休息。

  即便这几天,二人已经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战斗也使得身体极为的疲惫,但是这一夜,他们仍旧毫无睡意。

  云浣芳这一夜晚上同样如此,这是她的最后一夜,她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

  除了向乾达婆之城里几位年长的密术师,再三托付好这里的一切,其余的时间她都用来陪伴白童子。

  对于白童子来说,虽然相处的时间也不过一周,但在他的心底里,他觉得云浣芳是目前这个世界上,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了,在他心底里,云浣芳已经是他的亲人。

  然而,现在,这个仅有的亲人,他都要失去了,而且是永远的消失了。

  白童子起先是震惊,之后是不解,后来孩子的本性难以压制,他依偎在云浣芳的怀抱中嚎啕大哭。

  云浣芳向他交代了许多事情,又语重心长的劝导了他许多事情。在最后,她把自己毕生所学乾达婆幻术,凝核成了意珠,传授给了白童子。

  第二天清晨,云浣芳让白童子去叫金真鱼和杨小青,要与他们再做最后的交代。

  当白童子敲开金真鱼门的时候,金真鱼发现白童子似乎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那股气质,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他又发现他眼睛红肿的厉害,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一句都没有问,收拾了一下,就前往云浣芳指定的地点。

  云浣芳在宫殿的一个小房间里微笑的等待着金真鱼、杨小青和白童子。

  云浣芳起先又给他们讲了许多有关密术起源的传说,关于第六天的传说,以及关于未来的一些意像似的预言,最后她又回答了金真鱼三人关于寻找那位被寄生者的一些疑问。

  在交代了所有她认为重要的事后,云浣芳如她自己约定的,她把自己所掌握的高阶的密术都传授给了三人。白童子于昨夜已经得到了乾达婆幻术。

  云浣芳把云浣英留下的大催眠密术的意珠,以及自己珍藏的一部高阶密术——“妙音天女术”交给了杨小青。

  最后,云浣芳把不动明王法的意珠,还有能融合所有密术的意珠托付给了金真鱼。金真鱼感觉心头异常的沉重。

  云浣芳也告诉三人,如果那个第六天魔王法的意珠不幸被其他密术师得到,而且那个人成功立登第八意识,就要找到五大根本密术之一的四个进行融合,现在金真鱼已经有血月修罗法和不动明王法了。

  如果上述办法也不行了,还有最后一根办法,是要找到一个叫做“语言密术”的密术意珠,据传说这是最后的希望。

  相比于其他密术,语言密术实在是平平无奇。但是正是因为密术通常神异非凡,这极普通的名字,听起来反而更让人觉得神秘。

  金真鱼当时很感兴趣,但遗憾的是就连云浣芳这样高阶的密术师,也所知甚少。

  到了下午三点,最后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云浣芳最后选择全身幻灭的地方,就在外面草地的高坡上。

  这个乾达婆之城的所有密术师,以及金真鱼、杨小青、白童子早早的等候在那里了。

  云浣芳穿着她最喜爱的一身白色的长裙,精心梳理了一番,缓缓走到高坡上。

  云浣芳穿着那一身白裙,脸上没有一点死亡的恐惧和悲伤,反而是一脸的慈祥、平和。她觉得今天是她活了一生的最为盛大的时刻,

  反而是那一群密术师里,早就传出了啜泣的声音。

  此刻的杨小青虽然表面上看着,似乎尽力的要挤出一个微笑,但是大家都看得出来她正竭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金真鱼同样如此,他记得云浣芳要求最后的时刻,他们要微笑着为自己送行,但是金真鱼觉得此刻自己的微笑总显得那么不自然,甚至苦涩。

  白童子孤零零的站在一旁。他想照干妈交代的,一定要微笑,但他实在笑不出来。两道热泪滚滚而下,虽然他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但是他起码保持住了不像一个孩子一样哭闹。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的时间显得异常的快。

  1小时仿佛10分钟一样流走了,那个钟点终于到了。

  云浣芳又最后看了大家一眼,她没有再说一句话,因为该说的已经全部说完了。此时此刻,再多的情词爱语都毫无意义。

  云浣芳迎着风,双手开始结印,她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很快,她全身猛然一闪,全身化作一道流光冲向高空。很快,流光又高速的向下俯冲,再距离地面还有数米的距离的时候,金光乍现。

  所有的人看到,一个巨大的女神形象在高空显现。

  大家看到,在蔚蓝的天空中,一位红衣飘飘的女神,身形巨大,遮天蔽日。她全身红色的彩带,随风烈烈飞舞。她双目微闭,面色安详,异常的肃穆圣洁。

  这女神以一种奇异、神秘的舞蹈姿势定格在高空中。她一只手在上,一只在下,十指上缠满了黑色的丝线。那些丝线垂下去,像稀稀拉拉的黑色细血。

  这女神身后有着巨大的背光,这是由无数金色的密字组成的背光,金光灿烂,庄严神圣。

  忽然女神缓缓睁开了双眼,随即又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现场的悲伤,不知为何,烟消云散,只剩下一种敬畏之感。

  忽然,所有的人只觉得金光四溢、流光飞舞,女神的身影随着流溢的华光,渐渐消散。

  金真鱼看到,流光瞬间弥漫了乾达婆之城的每一个角落。很快他发现自己脚下的草原迅速蔓延,黑暗的虚无迅速退却。

  草原已经蔓延的一望无际,呼应着同样弥补了虚无的蔚蓝天空。

  金真鱼再举目四望,不知什么时候,森林拔地而起,湖泊星星点点,花草树木郁郁葱葱。

  乾达婆之城一片生机盎然。

  杨小青看到自己的脚边突然钻出一颗稚嫩的小草,小草似乎是吃力的绽放出一朵洁白的小花。

  杨小青俯下身子抚摸着这朵小花,她知道这里的一切,这里的山山水水,草木清风,都是云浣芳的化身,虽然她已经再也不能和自己对话。

  白童子觉得乾达婆之城的风突然变得和煦了许多,那温和的微风渐渐吹干了自己的眼泪,吹的他的长袍英姿飒飒。

  三人并排着眺望着远方,久久不愿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