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的外挂是弹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我被弹幕侮辱了(求收藏!)

我的外挂是弹幕 雨涤瞳 2613 2020.04.04 16:59

  卡索在这魔兽森林来来回回走了多次了。大多是在外围晃荡,抓抓野兽维持一下生计什么的。

  虽不及魔兽凶残,但有些野兽也是很危险的,卡索身上就经常挂彩,好在家里的醉鬼老爹还有点用,至少还能帮卡索处理一下伤口。只不过等卡索学会自己处理伤口后,老爹就只顾着自己喝酒泡姑娘,不管他死活了。

  卡索自认为自己在处理伤口这方面还是挺有经验的,毕竟都是拿自己身体做的实验。奈何碰上了这个姑娘。

  卡索挠挠头,研究着女孩身上衣服的脱法。

  研究了半天,实在没发现突破口,最终决定直接上手撕。

  刚伸出手,弹幕就不干了,特别是那个饭真香,

  键来!

  就那么短短几秒,卡索荣获了禽兽,变态,痴汉,色狼,诚哥等数个称号。

  “有这么帅的色狼吗?”卡索心底嘀咕,没有理弹幕,而待他手触碰上少女时,弹幕的风向又变了。

  【铁骨真真饭真香:这么快就要送福利了吗,狙击手准备就绪,随时截图!】

  你们异世界的人真会玩,卡索心底暗叹一身,用力撕开了女孩紧身衣上的裂口。

  卡索的表现非常正人君子,一脸严肃,娴熟地为女孩上好了药,并迅速为其包扎。

  卡索:看到了没有,坐怀不乱真君子,我可不是变态,我的心里只有梅亚姐姐。

  弹幕:

  【圣虚,有时是在过度劳累之后】

  【小哥哥这么帅,当个受真的蛮好】

  卡索:……

  不去管那些弹幕免得影响心情,刚刚从鬼门关游走一回,又捡了这么一个姑娘,卡索确实身心俱疲。

  把自己身上的大袄盖在女孩身上后,他向火堆凑了凑,倒头就睡。

  木堆上腾起的火焰渐小,融融的火光荡漾在两个沉睡的人儿身上。

  寒夜里,雾气渐重,火苗势头越来越小,在灰烬上弱弱地摇曳着。

  火光尽熄,半夜卡索冻得不行,浑身瑟瑟发抖,下意识地寻找周围的热源。

  发抖的手指触碰到了娇小的少女,慢慢地,慢慢地,无意识地将女孩搂进了怀里。女孩那神奇的紧身衣居然散发出令人舒适的热量,睡梦中的卡索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

  少女依偎在卡索身上,睡的很香,下意识往卡索怀里蹭了蹭,乖巧得像只小猫。

  头发轻搔卡索的脸,痒酥酥的,卡索感觉很舒服。

  黎明渐至,旭日红光在两人的脸上漾开。

  暖暖的笑意浮现在睡梦中两人的脸上。

  【好唯美啊】

  【雪好可爱,小猫咪一样,我心都要化了】

  【真是便宜卡索了,这样的小姐姐哪里有的领,给我来一打】

  女孩长长的睫毛抖了抖,眼中深邃的蓝色宝石缓缓绽出光华。

  唔,好奇怪啊,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整个人都软酥酥的,和冰冷的休眠舱完全不同,非常温暖。

  雪第一次发现,这种不得不进行以维持生命体征的行为也可以这么舒服。很想就这样一直下去,永远不要醒来。

  当然,雪还是醒过来了。

  很快,女孩就发现了不对。

  倒不是自己被卡索搂在怀里,而是更可怕的事件。那是一种发育正常的男性生命在清晨都会出现的普遍生理现象,俗称——陈伯。

  “检测到异常的生命体征。”雪在卡索耳边轻声说道。

  可能被人吵到了有些不舒服,卡索皱了皱眉,嘴里唔了两声,身子动了动,一跳一跳的。

  “结合此刻我与卡索的身体正紧密接触,可能使得卡索体内激素发生异常,进而导致了难以抑制的行为。为达到排解效果,卡索可能会对我做出进一步的举动。”

  “唔,”卡索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该举动判定为可能会对我造成巨大伤害,为达到保护效果,需要采取一定措施。”

  “?”卡索渐渐清醒过来。

  “开始采取行动。”女孩的声音依旧平静。

  大袄之下,雪修长的手指准确识别了目标。

  “呃——啊——”

  卡索的表情开始扭曲,一时间变得非常丰富。

  手掌开始扭转。

  卡索瞪大了眼睛。

  “采取指令——抹除!”

  鸡飞蛋打。

  “啊啊啊啊啊!!!!!”

  卡索一脚踹飞雪,老脸涨得紫红,发出杀猪一般的尖叫。

  【噗哈哈哈哈哈哈】

  【致命打鸡】

  【“高”处不胜寒】

  【剩枪游侠】

  【雪好可爱】

  停歇了一夜的弹幕出现了,又是可可乐乐和饭真香两个人。

  “疼死老子了,”卡索痛得直跺脚,要不是他反应得快,一脚踹飞了雪,自己怕就真做不成男人了。但即便如此,自己依旧被抓得生疼,仿佛撕裂了一般。

  转身仔细检查了一番,还好没事,不然就没资格找梅亚姐姐了。

  雪被卡索踹得老远,一路滚着,直至撞到一颗树才停下来。

  卡索:“你疯了吗,不过是抱了你,这你也下得去手?”

  雪:(o'ω'o)?

  女孩平躺在树下,一脸地平静,认真分析道:“数据库更新中,卡索在排解欲望的生理性过程中确实存在施暴行为,同时会携带上言语的辱骂。”

  尼玛,究竟是谁对谁施暴啊,说到言语上的辱骂,现在是你在侮辱我啊。卡索欲哭无泪。

  弹幕纷纷打出,当然基本上是站在雪小姐姐这一边的,卡索被骂得狗血喷头,里外不是人。

  俗话说的好——可爱即正义。

  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比利,也帮着雪说话:“鉴定完毕,卡索,变态。”

  无辜的卡索表示,这些辱骂和蛋疼比起来,真的没什么大不了。

  待疼痛变得不再那么难忍,卡索才慢慢平复下来。

  他看了一眼雪,发现小姑娘还是躺在树底下,没有动弹。

  完了,不会是我用劲过猛,撞傻了吧。

  卡索忙跑去扶起雪。

  “对于这么我可爱的女孩,卡索居然下得去手,”雪一边在卡索的搀扶下站起身,一边认真地分析道,“事实证明,卡索是一个没有绅士风度的变态。”

  “唔,看来真的是撞傻了。”卡索自顾自点点头。

  雪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眨眨眼,“没有感受到数据库显示的那种特殊疼痛感,看来卡索昨晚很老实。”

  “废话。”

  “综上所述,”少女为他下了定义,“卡索是一个胆小且没有绅士风度但是长得帅的变态。”

  唔,要不拿个石头冲着脑袋给狠狠给她来一下,说不定就能恢复正常了。卡素想。

  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老爹说过,面对女孩,要温柔。

  卡索深吸一口气,向雪展开了漫长的解释,说得那叫一个口干舌燥。

  女孩听得很认真,不住地点头。

  终于,

  “数据库更新中,”雪改变了原本的定义,“卡索不是变态。”

  早就说了我不是。卡索有一种洗刷冤屈的快感。当然,即使雪信了,弹幕还是不信,间或就有发变态来问候卡素家人的。

  “对于我之前的过激举动,我向卡索表达诚挚的歉意。”雪深深向卡索鞠了个躬。

  “没事没事,”卡索摆摆手,只要蛋没碎,一切都好说。

  “鉴于昨夜卡索对我及时的救治以及我此时的错误,我认为我有必要做些什么来表达我的感谢与歉意。”

  “做些什么?”卡索眼里闪了闪。

  “是的,”雪碧蓝的眼睛凝望着卡索,“虽然经判断卡索不是变态,但资料显示,在卡索这个年纪,确实会有一些私人的欲望难以满足,作为感谢,我愿意帮助卡索。”

  莫名的,女孩想起被卡索搂在怀里的那种感觉,俏脸上开始微微发红。

  【铁骨铮铮饭真香:淦,这TM也可以?】

  “哦吼?”卡索看着女孩微红的脸蛋,心里不禁痒痒的,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这可是你说的啊,嘿嘿嘿。”

  【可可乐乐:这车轱辘轧到我脸上了】

  【铁骨铮铮饭真香:举大旗,杀卡索,抱雪回家做老婆】

  

举报

作者感言

雨涤瞳

雨涤瞳

推荐收藏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2020-04-04 16: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