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的外挂是弹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把你染成绿的(求收藏!)

我的外挂是弹幕 雨涤瞳 2290 2020.04.27 17:54

    “据资料记载,堕魔种是一类被神明诅咒的存在。他们不是某个特定的族群,只要掌握了那种可以改变溯回路的黑魔法,就被称之为堕魔种。”

  蓝白的钢铁巨人横行在林间,一只手拎着一个大麻袋,里面装的是两人此行的收获。

  卡索坐在圣骑的肩上,抱着巨人的脑袋,身体随着雪的行走而上下抖动。

  “我那个叫莉娜莎的后妈,应该就是堕魔种咯。”卡索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和雪搭着话。

  “是的,莉娜莎是个精灵,但同时她也是个非常典型的堕魔种,拥有轻松干扰溯回路,进而迫使我和圣骑解体的能力。”钢铁巨人回应道。

  “哦,这种能够直接改变力量本源的力量确实可怕啊,你们这些高手应该都很畏惧这黑魔法吧。”

  “确实,堕魔种在这片大陆被称之为罪恶的象征,一旦其踪迹有所暴露,各大种族必当群起而攻之。也由此,堕魔种的数量非常稀少,而他们的最终命运,往往都是被绑在火刑架上烧死。”

  “这样确实哦,毕竟人家有挂,要不先把人家先灭了,其他人就玩不下去了。”卡索半开玩笑道。

  “挂?”钢铁巨人的声音里带着疑惑。

  “这也是我刚刚学会的词汇,你可以把这理解成某种特别强大的力量。”卡索摆摆手,解释道。

  “数据库更新中。”

  “对了,话说那个莉娜莎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呐,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

  “我也不知道,理论上堕魔种应该会对卡索或者我的溯回路做出改动,但我并没有检测出任何异常。”

  “哦,这样嘛。”卡索伸手拨开眼前的树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照比利的话说,自己身上的溯回路其实是被那女精灵修改了1%的,差点连外挂比利都跟着跑路了。

  不过说到底比利到还是选择留下来了,可能是自己太帅了吧。

  卡索咬了咬嘴唇,脑子里乱得很,

  本来以为那个莉娜莎是馋自己的身子,想想眼睛一闭也就过去了,没想到居然不是。

  那1%的改变意味着什么,后妈的目的是什么?

  对了,还有一件事,

  卡索定了定神:

  自己梦里在比利房间里看到的那个画面:

  魔兽森林里,腐朽的铁甲,浴血的雪,还有冲入黑雾的自己。

  那是未来吗?

  虽说之后黑雾中有金光绽放,但鬼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挂了。

  “不能在往林子里走下去了,”卡索低声喃喃,“得想办法把雪拽回去,要是真出事完蛋了。”

  他正想着应该如何朝着雪开口。

  钢铁巨人却突然停下了,

  雪抬头看了看天,

  “欸?怎么了?”

  卡索一脸疑惑,不会又出事了吧?

  “卡索,快到中午了。”少女的声音夹杂着电子的杂音。

  “所以?”

  “我饿了。”雪的回答很干脆。

  “烤肉?”

  “嗯呐~”

  “唔,那就先开饭吧,”卡索捏了捏下巴,居高临下环顾四周,他把目光放在不远处一只有着黑色条纹豺狗模样的魔兽身上。

  “林豺,三阶木属性群居魔兽,肉质紧实微腥,吃起来有一种特殊的鲜味。这家伙是落单了吧,嗯,不错,就决定是你了。”

  卡索微微一笑。

  【卡索一笑,生死难料】

  【快跑,小狗狗,吃霸来了】

  “刚好可以拿你来试试我新学的魔法,”卡索的指节咯咯作响,“雪,放我下去,给它安排上。”

  “了解,”钢铁巨人揪起卡索,把他放在了地上,“卡索干不过,我再来帮忙。”

  此刻,距离卡索被莉娜莎篡改溯回路已经过去了两天,也不知道是不是比利加大了搜索用户的力度,时空裂缝间的观众已经上涨到了十多人。

  这些经比利筛选的高素质用户,无一例外不是话痨。

  “弹幕,刷起来。”卡索心间暗道。

  【御姐大人的黑丝:注意注意,卡索要装逼了,牌面在哪里?】

  【牌面】【牌面】【牌面】【牌面】

  【牌面】【牌面】【牌面】【牌面】

  【白丝是真理:牌面啥啊,倒时候肯定又是我家雪救场】

  【收回牌面】【收回牌面】【收回牌面】

  嗯,看起来异世界的用户们都很热情,卡索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阶火系魔法——烈火咒,”

  卡索打了个响指,

  炽红的火焰自其指尖腾起,相比于之前,烈火的温度明显要高上许多。

  “啧,不行啊,这个颜色配不上我高贵的身份,”卡索撇了撇嘴。

  【但凡吃颗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样】

  “换。”

  卡索低声道,虽然暂时只对一阶魔法有效,但特效狗粮带来的皮肤特效确实很实用。

  炽红的烈焰开始了变化,直到成了绿色。

  绿的妖艳,绿的醉人,犹如大片的青青草原,富有生气。

  “嗯,就这个了,这颜色很配我。”卡索心满意足地挑了挑眉。

  【哈哈哈哈哈,不容易啊兄弟】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这就是传说中的绿帽情结吗,爱了爱了】

  【不愧是卡索,真是乔碧罗开直播——真人不露相】

  果然,卡索心间暗笑,异世界人真的很喜欢绿色,这波操作又骗了不少弹幕,弹幕能也提升了不少。

  绿油油的烈焰又窜腾了几分,卡索低喝一声,“看我把你那玩意儿染成绿的。”

  火焰迅速袭像不远处的黑纹豺狗。

  爆头!

  豺狗顿时头顶一片绿油油。

  不出所料,弹幕又兴奋起来了。

  乘胜追击,

  “呔,”他一手指着林豺,手指撩了撩头发,“前方妖怪,乖乖站好,大爷我要好好尝尝你的味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卡索的智熄行为看得雪有些蒙,“卡索,间歇性犯二综合症晚期,数据库更新中。”

  事实上,这只林豺也是个可怜的家伙,原本在族群中,它有着一只美丽妖娆的林豺妻子,它自己也算是豺群众的成功者了。

  知道一日觅食归来,它居然看到自己的独有的配偶在和一群林豺在进行多豺运动,满头大汉,吐着舌头且不亦乐乎。

  晴天霹雳!

  尼玛!!

  这真忍不了!!!

  一气之下它便脱离了族群,自此过上了独行侠的生活,然后——

  然后就被卡索碰上了,头还给卡索染绿了。

  尼玛,戳豺伤疤,罪无可恕。

  愤怒的林豺朝着卡索奔袭而去,獠牙森然,

  林豺眼中血丝密布,

  本来就已经够绿了,眼前这个无耻的人类居然还敢再绿我,啊啊啊啊,我要咬死你。

  与此同时,在魔兽的意念之下,数根粗长的藤蔓拔地而起,高速朝着卡索席卷而来。

  “嗯,来了。”

  卡索眼底有光,口中低喃,

  “二阶水系魔法——冰刃。”

  两手附着上冰蓝的短刃,寒意森森。

  瞬息间,

  藤蔓附上卡索的脚,獠牙已至。

  ……

  “哇塞,这个林豺的肉真的好好吃耶。”

  火堆前,雪的小脸上溢出惊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