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暑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禄安淳2

暑闻录 勇敢贝贝 3070 2021.09.14 23:44

  就这样,禄朴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涯……

  在往后的三年里,禄朴如同鱼入大海一般,自由的游弋着……见识着海阔天空般的新天地,在远比农村更加富饶的海洋里里汲取,蜕变着……

  后来的禄朴每逢春节时,都会回家与禄安们团聚。第一年回家时,禄朴已经与初出家门时有了很大的变化。尽管还很青涩,但身上已经褪去了那独属于农村特有的乡土味儿……

  第二年春节再遇见时,禄朴提了两瓶那会儿省城才有的米粮酒回家,这让禄父既是高兴又是心疼。当晚禄父便喝的大醉起来,笑着训斥禄朴以后不许再如此浪费钱。而禄朴则是大大咧咧的笑着,说道:父亲不用担心,凭借着课余时间打零工挣的钱还有奖学金已经够下一年的学费了,自己已经能够自给自足,将来很快就能孝敬二老了。

  听此,禄父高兴的合不拢嘴,拿起碗就将碗中剩余不多的酒一饮而尽。

  禄母也跟着满是笑颜,禄安眼中也满是羡慕之色。

  在家没有待太久,很快禄朴又踏上了回学校的路。但是这一走,往后两年的禄朴却是再也没有回来过……

  又是一年的春节到了,禄父倚靠在门前的靠椅上满是愁容。对着一旁的禄安道:朴子怎么还没回来,这回村里的班车都快要停了。

  禄安安抚着禄父不要着急,兴许禄朴只是有事耽搁了。

  但随后的一连几天都没有见到禄朴回来的身影。在一家人焦急的等待中,村里的老村长住着拐杖一拐一瘸的将一封信送到了禄父手中,并说这是禄朴寄回来的。

  见此,禄母和禄安都纷纷激动的围了上来。禄父将信封拆开,里面含有一张写有字的信纸以及五张皱巴巴的一元纸币。禄父并不识几个字,便将信纸交给禄安,由禄安将信上念给二人听。

  禄安神色激动的接过信,将上面的内容念道:……………………………………………………

  ……………………

  听完信后,禄父禄母二人的脸上既是责怪又是担忧。

  原来禄朴在信中写到,自己要忙重要的事情,今年实在抽不开身回家,只得寄封信函告向二老报个平安,让家人勿要担心,并寄回五块钱让二老拿着过个好年……

  望了望禄安手中的信函,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五张皱巴巴的钱。禄父没来由的恍惚了一下。第一次有种孩子长大了的感觉。这种感觉突兀无比,让他一时之间有些不太适应……

  但随即一转头,看到如今已是一个大伙子的模样的禄安。再摸了摸自己那稀疏的白头。禄父才不由得感慨到自己真的老了……

  很快又是两年过去,期间禄朴仍然没有回来过。

  但却时常有寄信和钱回家。尽管二老思念,却仍然为禄朴感到高兴……

  因为禄朴的每封信中表示自己过得很好,并且寄回来的钱越来越多。这也预示着禄朴的生活愈发的美好。

  直到又是一年,大雪纷飞后的某个冬季里。禄安正在费力的清理着家门口前,路面上堆积着的厚厚积雪。冻的鼻子通红的他抬起头来,搓了搓手往向村口方向。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村口传来一阵嘈杂声。

  随后很快禄安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走来,那是李老汉和刘二娘以及村里几个熟悉的婶子,但其中却还夹杂着一道陌生而又似乎有些熟悉的身影。

  禄安有些疑惑的望着由远而近的几人。

  看着越来越靠近的几人,很快禄安的眼睛不由得睁大了起来。那道身影的容貌越来越多清晰,直到变成了禄朴的模样。

  还未走近,刘二娘就笑着冲禄安大喊道:安子!快看!这是谁家的富贵儿回来了!

  禄安这才回过神来,立刻扔下铲子,跑过去大喊道:哥!

  而此刻的禄朴也大声的回应道:“安子!”随即跑过去,二人撞了个满怀!

  兄弟二人三年未见面,如今再次重逢。俩人都激动不已!

  还未等二人来得及问候,刘二娘笑着道:安子,还不赶紧把你哥迎回家,让你爹见见。

  禄安神色激动的说道:对!赶紧的!哥!赶紧屋里请,咱爹娘都想你想坏了!

  禄朴爽朗的笑到:走!

  随即几人一起向一老旧的砖瓦房走去,而禄安则是赶紧跑前,一边跑一片高兴的大喊道:爹!娘!看谁回来了!

  禄父禄母闻声从屋内急忙走出,看向众人。当目光转移到禄朴身上时,二人都不由愣住了。直到好一会儿,禄朴笑着叫了声,爹!娘!

  二人这才缓过神来,一脸惊喜的将禄朴还有刘二娘众人请回屋内。

  回到屋内时,禄父赶忙让禄母把后灶台上正烧着的姜汤端上来,给众人暖身子。禄母应声而去……

  “老禄呀!你家朴子这会儿可真出息了,你看看朴子身上穿的多时髦,哎,还有俺们帮朴子拿的这些补品,这儿可都是好东西呀!”李老汉满脸笑容的说道。

  禄父没有去看那些东西,而是仔细打量着端着姜汤的禄朴。

  一身厚实的皮大衣加围脖,加上一副黑镜框。四年多的时光,已经使得禄朴已经完全褪去了当初的稚气,身上尽显成熟和文人的笔墨气。

  看着禄朴笑呵呵的一样又一样的给禄母介绍他从省城带回来的礼物。禄父嚎了一嗓子:兔崽子,光顾着给你娘和你弟送礼,老子的那份儿呢!

  禄朴大笑道:“有的呢,爹,来!你看看这酒儿,这才是真正的好酒,从省城里最好的那家…………。”还不等禄父细看,禄朴又迫不及待拿出一盒子。“还有这个专门用来治跌打损伤的药,特好用,可贵着儿……。”

  伴随着禄朴的归来,禄家一连几天都满是这种欢喜的氛围。禄安甚至都觉得今年的这个春节胜过以往好几年的春节。

  就这样,一家人好好地过了一次团团的好年…………

  相聚是短暂的,离别才是常态……

  很快来到了即将开春的季节。

  在村口,禄父一家又聚集在这儿了。

  又到了给禄朴送行的日子,禄父与禄母二人脸上的愁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

  因为禄朴告诉禄父。“自己已经成为了县城里的干部,在那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所以他希望这次能够带着禄安去外面闯荡,闯出属于他自己的精彩。”

  尽管二人不舍,但在禄朴一番劝说下,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在禄母一声声的叮嘱下,二人坐上了大班逐渐远行。望着窗外秀丽的景色,禄安不由得心生摇拽。尽管内心早已向往着随同哥哥一起到省城中闯荡去。可真正要离开生活已有二十年之久的故乡时,内心还是有着难以言喻的不舍和伤感……

  看着禄安难过的样子,禄朴搂着他的肩膀安慰道。“自己已经给二老安排妥当,让他不必太过挂怀。还有县里已经下达了修往老家马路的通告,来年就能通行了。往后再回家就方便多了,可以常回家看二老。”

  禄安的心情这才好起来……

  随禄朴进城的禄安,在满足了一番好奇心后。就开始听起了哥哥的安排。

  禄朴告诉禄安,国家为了发展县城里的经济,会在种植蔬菜瓜果这一块给予特别的优惠政策。所以他希望禄安能够试着从这一方面着手。

  禄安没有反驳,而是顺从的听禄朴的安排。在县城熟悉了几天,了解了一定的市场信息后。禄朴给了禄安一笔进货钱,禄安就开始尝试着做起了水果商贩。

  在禄朴的渠道消息和人脉关系下,禄安的生意做的很顺利。

  在小半年后,禄安在当地县城就已经算得上是小有名气了。许多人同行的商人夸赞他的头脑与机灵。面对同行的夸赞,禄安只是谦虚的回应道:“运气而已。”

  禄安心知,自己之所以能够顺风顺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背后禄朴的关系。

  不过才起步半年的时间,就已有光景。这让禄安兴奋的同时,眼睛里也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

  ……………………

  两年后……

  兄弟二人相继成家,这让村里的人对禄家羡慕不已。禄家二兄弟,一个是县城的副县长,而另外一个则是赫赫有名的大商贾。

  而今的禄朴已完全是中年面孔,一头黑发用发胶抹的油光蹭亮,一双眼透露着犀利的精光。而禄安同样如此。只不过一个看起来像学者,一个则是满满的铜臭味。

  在险恶的社会里跌摸打滚了几年后,兄弟二人终于成为了当地最大的势力之一。有钱也有势。

  又是两年后……

  禄安淳出生了。

  “安”和“淳”分别取自父母的名字。

  象征着彼此间爱情的结晶。

  禄家对于这个新一代的“新生儿”格外的重视。禄朴特地放下手头重要的职务去医院探望这个“侄儿”。二老也是特地从乡下坐车前来探望这个“孙儿”。

  一家人都为“禄安淳的出生”感到开心。

  禄安看着怀里的婴儿,脸上充满了笑容,那是一种对未来憧憬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