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衍生同人 大唐之风云又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再遇妖人

大唐之风云又起 流浪恒星 2863 2005.08.24 07:10

    离别的滋味,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得到。虽然这样的情景我早就预料到了,但是我依然没有办法轻易摆脱离别的哀愁。因为我本来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容易感情用事,不知道这算优点,还是缺点?

  此次江南之行顺利与否,关系到我炎龙军近三十万将士今后的发展。

  宋缺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我的心中有太多的猜测。想起以前在学校里看《大唐》的时候,总是不段的和同学、朋友争论着谁才是天下第一高手。宁道奇?毕玄?傅采林?石之轩?……

  而我支持的是宋缺!每当想到要见宋缺的时候,我的心情总是万分澎湃。

  带着思念,带着期待,我一路南行而来。

  现在我真是要感谢杨广了,如果没有他下令开凿的运河,我要到余杭还不知道要多少时间呢,现在可好,轻轻松松就来到余杭了。

  船停在城外的码头上,这里船舶无数,樯桅如林,以千百计的脚夫正在起卸货物,商人旅客上落往来不绝,十分繁忙热闹。显然并未受到战火的波及,一派平静祥和的景象。

  我这些天坐船也坐的烦了,虽然不是我的地盘,但我还是准备出去走走。

  余杭是海沙帮的老巢,海沙帮为了自保投靠宇文阀当作靠山,杨广死后又改投沈法兴了,而且与阴癸派关系好像很密切。我现在只身在外要小心点儿,我心里想着。

  现在海沙帮帮主应该是‘美人鱼’游秋雁,上任海沙帮帮主‘龙王’韩盖天被徐子陵打成重伤后便退隐,把帮主之位传给游秋雁了。

  把身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自出道以来,一直都是打打杀杀的,所以,这条乌金蟠龙枪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我,还有那对护臂也一样,上次许强和程家健围攻我的时候,多亏了这对护臂才侥幸脱身的。

  现在是傍晚时分,万家灯火初上之时,整个码头的船上也都点起灯火,星星点点,煞是好看。我一边欣赏四周的景色,一边朝着余杭城走去。

  正在我欣赏风景的时候,突然发现有几个人在跟踪我,但武功好像不怎么样,应该是海沙帮的,他们为什么要跟踪我啊?难道看出我是谁来了?

  不会啊,我的先天乾坤五行真气在我刻意隐瞒之下,即使如宁道奇这样大宗师也未必能看出来的,凭他们几个小角色如何能看出我的深浅呢?

  我心中疑惑,脚上并未停下来,但我没再向余杭城走去,而是在码头外兜了一个圈,把他们甩开,甩开他们以后,我急忙回船,准备离开。

  我的船眼看就要到了,但我的心里却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我的预感告诉我,一定有事情发生了。

  当我登上船的时候,一种死亡的气息向我袭来,这种感觉我曾经在寿春城外跟踪白清儿的时候感觉到过,是阴癸派的人来过。

  我把先天乾坤五行真气催动最高,默运土字诀,疾步向船舱内走去,进入舱内,眼前的一切让我惊呆了。

  舱内没有一个活人,横七竖八的躺在船舱里,没有搏斗过的痕迹。虽然他们都是些商人,但他们的保镖武艺都还可以,要不然谁能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做生意呢。

  显然下手的人武功十分高明,在转瞬之间就把人都杀了,船舱内没有丝毫打斗过的痕迹。

  我感觉整条船上也没有一个活人,不,除了她之外。我已经感觉到她就在船的某个地方,只是我现在没办法确定她的位置。是个女人,因为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胭脂味儿和熏衣的香气。

  她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过分的激动的我在这一刻反而变得平静异常,不停的思考着我应该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

  我昂首走到舱的中间,朗声说道:“前辈既然还在,为什么不现身一见呢?”她隐藏的很好,而且她没走,说明她很清楚我的动向,所以我一定要尽快弄清楚她的位置,以免自己太被动了。

  只听到一声冷哼从舱外传来,单凭这声哼,就知道她的武功比我高上一筹了。

  我把真气催到最高的时候,仍被她的声音震的耳朵有些发麻。虽然她是针对我发出的真气,要试探我的深浅,但这分功力绝对应该是阴癸派长老一级的人物了,会是谁呢?我心里不停的猜测着。

  我面无表情,继续说道:“不知阴癸派哪位前辈驾到,晚辈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前辈既然没走,显然是为了晚辈而来。晚辈既然回来了,前辈又为什么隐而不见呢?”

  她依然没说话,但我却已经感觉到她的位置了,因为在我刚才说到阴癸派的时候,她的真气波动异常,被我的感知到了。

  土字诀的利害之处就在于此,身外一定范围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我,功力越高,感知的范围越大,现在我可以感知身外十丈之内的如何变化,当然,功力比我高的人可以瞒过我的感知,但也限于他们不要做什么活动。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线之隔,而我现在正好抓住了这一线,在她以为我不知道她的位置所在的时候,突然出手偷袭她,只有这样我才能占到上风。

  我话音未落,身随意走,施展金字决,右手直向船舱的一侧舱壁打去,一股由四道阴阳各异的真气组成的夹杂着木屑真气团向她打去。

  她果然被我打个措手不及,身形急向后退,希望借着后退之势避开我的攻击,然后在准备反击。

  我当然不会给她机会,要不我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了。金字决不变,继续向她攻了过去。

  由于她的后退,使我的金字决威力大盛,在我的极力催动下已经达到最高的程度,紧紧锁住她。

  阴癸派的武功却是不同凡响,她见退后不能躲开我的攻击,便挥舞着长袖,向我迎了上来。

  一时间,四周的空气好像都被她的长袖吸干净一样,整个空间都变的扭曲,使我感觉十分怪异。

  正当我为想办法如何应付的时候,她的脚已经闪电般的向我小腹踢来,围魏救赵,可惜我已经了解她的意图了,若是我回招自救的话,那才是自取灭亡呢。好不容易取得的优势将化为乌有,若能全身而退都要算运气好了。

  我不理她踢向的脚,右手金字决不变,直取她的胸前大穴而去。

  她见我不上当,也没有办法,只好硬结我的金字决了。

  “轰”的一声,我和她对了一掌,我被从刚才破掉舱壁震飞回船舱内,而她则被向岸上震去。

  明明我已经zhan有很大的优势了,却不想她的内功十分怪异,我的手掌还未接触到她手的时候,就感觉真气被被其他东西吸走一部分一样,未能跟她对实这一掌。

  她这一掌不单把我后面的变化都封死了,还将我震回船舱里,不由得我不佩服她的修为了。

  而且我现在被她那诡异的真气侵入体内,令我难受异常,可我不能休息。若我估计没错的话,她纵然能卸掉我一部分真气,但也已经足够让她受伤的了,我必须抓紧时间,不能让她有时间疗伤。

  想到这里,我拿出乌金蟠龙枪,身形转动,向舱壁的洞穿出,直向岸上杀去,她此时正准备调息的时候,见我又杀到她的面前,十分惊讶,眼神一寒,迸射出一股杀气,让我感觉十分难受。

  但我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施展火字决向她杀了过去,这时,她的手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多出一把长剑出来,剑光一闪,化成一道电光射入我的墙幕之中。

  这看似简单的一招,又把我后面无数的变化都封死了,我心中不免惊恐万分,阴癸派的实力真的深不见底。若是整个魔门联合起来,他们的力量有多大,这谁也无法估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