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6帕子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17 2020.01.02 10:24

  随着天气转暖,云鹤轩中的景致也好了许多。年前池子里养的几尾鲤鱼,竟然还生龙活虎的,唐皎皎便拿了饲料,在岸边喂鱼。

  春莺从祝家回来,手里还拿着一封信。

  “娘子,这是姑奶奶让奴婢拿来交给娘子的。”

  唐皎皎接过信,一目三行的看完了。她捏着信纸,皱起眉头想了片刻,便把信纸撕碎丢到池子里。

  “不喂鱼了。”唐皎皎将手上的饲料交给春莺,随后匆匆的进了屋子里。

  她翻找绣篮,终于找到一块刚绣好的帕子,大概是春莺落下没有带去顾夫人那里。

  她仔细查看,这帕子无论绣工还是针脚,皆是平平无奇,怎么会被人盯上呢?

  “娘子又要绣帕子了吗?还是歇几天吧,不要累着了。”春莺走进来,还以为唐皎皎又要开始做绣活,便主动相劝。

  闻言唐皎皎放下帕子,没有多说什么。

  这日天气好,陈氏便想着去前边收拾顾宏城的屋子。陈氏十分看中这个儿子,养在前边,她很不放心,担心有哪个生了歪心思的丫鬟,想要把顾宏城带坏,让他一门心思不在学业上。

  因此陈氏假借收拾屋子之名,实则看看顾宏城屋子里有没有多什么,或者少什么。她都要一一亲自查验过,才能放下心来。

  果然,陈氏发现了些东西,只见顾宏城的贴身物件中,多了一块陌生的帕子。

  顾宏城侧躺在榻席上,手里捧着书卷翻看,时不时拿起茶几上的茶碗喝一口,十分惬意和自在。

  陈氏拿着帕子坐到顾宏城对面,质问道:“这帕子哪来的?”

  顾宏城抬头看了一眼,懒懒的说道:“在外头买的。”

  “平时丫鬟们会为你准备好这些贴身物件,哪里用的着你特意出去买?”陈氏一脸不相信。

  顾宏城的眸子盯着书卷,毫不在意的说道:“那伙计说这帕子出自顾家,是顾家小姐亲自所绣,我的许多同窗都买了一条,我也跟着买了。”

  “顾家?哪个顾家?”

  “还能有哪个顾家。”顾宏城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他翻了个身,背对着陈氏,“难得休息半日,就让我好好歇息一下。”

  陈氏立刻换了话题,慈爱的哄道:“知道你读书辛苦,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做。”

  陪了顾宏城一会子,陈氏才拿着帕子出去。她把顾宏城身边伺候的人聚集起来,一一询问到底是去哪里买的帕子。下人们不敢瞒着,便说出了一个铺子的名字。

  陈氏不敢懈怠,立刻派人出去打听。这一打听,果然打听到不少东西。原来有一家铺子,专门收那些落魄勋贵人家,深院夫人和小姐亲手绣的物件。对这些事情,陈氏表示理解,可是去打探的人并没有打听到,有从顾家出去的东西。

  陈氏思索一会,便让人去书院打探。这一打探,果然打探到不少东西。

  “听闻书院里不少人都买了这帕子,还说铺子里的伙计说是顾家小姐亲手绣的。书院里就我们一个顾家,不少人还说是少爷的亲姐妹绣的。”

  陈氏气结,把桌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愤愤的说道:“是谁在背后传闲话?要是我没发现,岂不是要将我儿的名声给毁了?你再继续出去打探!我倒是要看看,是谁在背后使损招!”

  陈氏屋子里的动静不小,连顾清在外头也发现了。她随便招了个丫鬟问了下,便把事情原委问出来了。她心念一动,派了自己的丫鬟出去。

  果然,这次陈氏派出去的人,去打探出了不少事情。

  下人正在回话,顾清正好来给陈氏请安。陈氏让顾清坐下,让下人继续回话。

  下人看了眼顾清,如实回道:“奴婢听说嫁到祝家去的那位姑奶奶,常常拿了绣活去铺子里卖,因此铺子的伙计才说是顾家小姐。”

  下人三言两语说清楚,陈氏不屑一笑:“我道是怎么回事,她夫君死的早,儿子也到了娶妻的年纪,正是用钱的时候。”从前娇生惯养的小姐,只能靠手艺攒钱,着实令人唏嘘。

  知道事情的原委,陈氏松了一口气。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那位姑奶奶只要不做出出格的事,终归影响不到顾家。

  “怪不得。”顾清冷不丁的说道。

  陈氏疑惑的看过去,问道:“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我看到表姐也绣了不少帕子,我还想着就算送人也送不完,原来是要拿去给姑妈,好让姑妈一起拿去卖了换银子。”顾清稚声稚气的说道,一副毫无心机的样子,只为把所见所闻说出来。

  这会子陈氏的表情终于有了裂缝,那顾夫人早就嫁出去,搬离顾府,天高皇帝远,她想做什么顾家都管不着。

  但唐皎皎不一样,她如今暂住在顾家,一举一动都代表着顾家。如果唐皎皎做出了什么不合礼节的事,传出去顾家几位小姐或多或少会受其影响。

  尤其是在这选秀的当头,这次可不仅是圣上,听说几位亲王都会选妃,顾清能不能飞上枝头,就看这一遭了。在这关头,可决不能出任何岔子!

  陈氏当下拿着帕子,带着顾清往顾老夫人那儿去。陈氏添油加醋将一切说了出来,果然顾老夫人沉下脸。

  “如今没有证据,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顾老夫人捏着佛珠,淡淡的说道。

  “那是铺子里的伙计亲口说的,母亲还担心什么?”陈氏急急的说道。

  顾老夫人抬起眸子,意味深长的盯着陈氏。

  陈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于是她平息心情,尽量平静的说道:“既如此,不如派人去盯着。如若没有发现什么,就当是儿媳太过紧张了。”

  “这样也好。”顾老夫人说道。

  于是陈氏派了下人去铺子那守着,如若发现祝府的下人过去,便把那人请到顾府来。

  陈氏生怕顾老夫人不放心,还向顾老夫人要了人,一起去铺子那守着,到时候把人领来,也不怕顾老夫人不承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