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做客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07 2019.11.11 19:17

  方莹越来越肯定,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对面的女子。

  唐皎皎笑了一笑,“想必是在皇宫里吧。”

  经过这提醒,方莹立刻想起来对面这人的身份,说起来两人还是连襟。方莹的丈夫吴谦玉,正是吴谦尘的哥哥。

  只是现在唐皎皎和吴谦尘和离了,方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唐皎皎,便有些尴尬。

  唐皎皎坦然大方,“方姐姐也是来上香的吗?”

  方莹的尴尬瞬间化解了,她挽起唐皎皎的胳膊,亲亲热热的说道:“是啊,今儿个天气好,我便出来散散心。”

  说完方莹就觉得不妥,从前的时候唐皎皎因着太后的缘故,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连方莹也只能远远看一眼,尚没有资格去和唐皎皎说话。

  眼下她却挽住了唐皎皎的胳膊,只怪她劫后余生太过庆幸,因此得意忘形。

  唐皎皎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并没有因为方莹的唐突而恼怒。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姐姐,我着实高兴。”

  方莹松了一口气,亲昵的说道:“为了感谢妹妹今日相救,我请妹妹去我家做客。”

  见唐皎皎没有答应,方莹接着说道:“吴家两个儿子早就分家了,妹妹放心,绝对不会遇上二弟的。”

  吴家有两子,方莹的夫婿吴谦玉是嫡长子,从小十分受重视。吴谦尘只是庶子,加之吴家不重视,满十五岁便被赶出吴家,让他自力更生。

  才十五岁的吴谦尘,没有家族的支持,只好去从军。也正是他这一决定,让他成为了现如今人人敬仰的大将军。

  吴家为了拉近和吴谦尘的关系,才想出分家这一说,来掩盖当年把吴谦尘赶出吴家这一恶行。

  “我是和姨妈一起来的,那我去和姨妈说一声。”唐皎皎欣然答应。

  于是方莹和唐皎皎一起去见了顾夫人,再三保证她会在天黑前派人将唐皎皎安全送回来,顾夫人才点头答应。

  方莹热情好客,待到了吴家,她便忙前忙后招待唐皎皎。

  吴家长辈皆在祖籍,吴宅里只有方莹当家,她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拿出来招待唐皎皎。

  “姐姐歇一歇。”唐皎皎看不下去劝道,只见她面前的小茶几上摆满了点心。

  方莹坐下来,“你多吃一些,不够还有,要是不合胃口,我再让她们换了新的上来。”

  “这些够了。”

  方莹和唐皎皎说这话,尽量不提到宫里的事情和吴谦尘。

  “夫人,老爷回来了。”丫鬟进来禀告道,说完还偷偷的瞧向唐皎皎,似乎有什么不能当着她的面说。

  方莹会意,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带着丫鬟出去了,到了门口,丫鬟才说道:“老爷把二老爷带来了。”

  “什么?”方莹睁大眼眸,显然是不相信。吴谦玉好端端的怎么把吴谦尘带来了?要是在平时那还应付,现在唐皎皎也在府里,如果让两人碰上,肯定会尴尬。

  方莹在心里暗暗埋怨吴谦玉时,唐皎皎出来了,道:“我出来已经许久了,何况天快黑了,我先告辞了。”

  方莹笑容呆滞的看了眼天色,果然不知不觉都快天黑了,她向顾夫人再三保证,会在天黑前将唐皎皎送回去。

  “那好吧,你随我来。”方莹狠下心说道,总不可能这么巧让两人碰上。

  她悄悄向丫鬟打听了,吴谦尘已经去前院了。

  她便带着唐皎皎专门走小路,瞧着吴家大门近在眼前,方莹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嫂。”

  淡然冷漠的男声从背后传来,犹如鬼魅一般锁住了方莹的喉咙。她不得不转过身来,挡在唐皎皎面前,尽力扯出一个笑脸:“二弟怎么在这里?你大哥怎么没好好招待你?”

  “我本是路过,现下正要回去。”吴谦尘的视线越过方莹,落在唐皎皎身上。

  以方莹的身形完全遮不住身后之人,唐皎皎干脆站出来,落落大方的朝着吴谦尘行礼。

  那两人四目相对,皆不说话,只好由方莹开口说道:“天快黑了,我先送唐娘子回去,否则她一人回去不安全。”

  “我正好顺路。”吴谦尘说道。

  唐皎皎挑眉,问道:“你知道我住在哪里?”说完她就后悔了,吴谦尘神通广大,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

  方莹急急的说道:“还是我来送吧,毕竟我在顾夫人面前保证过,会亲自将唐娘子送回去的。”

  “多谢夫人,夫人如今身子重,就让吴将军送我吧。”唐皎皎说道。

  方莹看着两人之间不算尴尬的气氛,完全不像是和离的夫妻,反而像是多年的好友,她只好应下了。

  于是唐皎皎上了马车,吴谦尘骑马跟在马车边,两人隔着窗帘说话。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吴谦尘低声说道。

  “我们已和离,我做什么都与你无关。”唐皎皎没好气的回道。

  良久,外头才传来一句:“蝼蚁撼树。”

  唐皎皎瞬间气红了脸,怒道:“你还是这么冷血!当时那些人对太后打了歪主意,你那么神通广大,肯定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唐皎皎越想心中越悲凉,她抓住马车门,想要拉开下车,不想和那样的人待在一起。

  只拉开了一点,外头的冷风倒灌进来,让她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唐皎皎缩到角落里,抱住自己的腿,茫然无依靠。她并不知道眼下要做的事情对不对,唯一知道的是她将要做的事情,确实如蝼蚁撼树一般不自量力。

  马车行驶中,偶然颠簸了一下,窗帘吹开一角,吴谦尘透过缝隙,看到马车里的女子缩成一团,好不可怜。女子从前明媚娇艳的面容上布满忧愁,秋波潋滟的眸子底满是悲伤,眼角还有一滴晶莹的泪珠。

  吴谦尘平静的移开视线,脚下一用力,黑马快跑几步到马车前。

  在天黑之前,唐皎皎到了顾宅,她下马车时,早就不见吴谦尘的身影了。

  顾夫人迎上来拉着她的手,惊讶的问道:“手怎么冷冰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