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3顾夫人归来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10 2019.11.30 17:45

  在顾夫人这儿,唐皎皎可以卸下所有防备,过几天轻松日子。不用像在顾府时,说什么做什么都要小心翼翼。顾府如今对她好,不过是念在之前她揽下了顾媛和顾音身上的罪责,让那两人依然是人人传诵的大家闺秀典范。

  “快要过年了,你想好要在哪儿过年了吗?”顾夫人随意提醒道。

  唐皎皎笑道:“哪儿愿意要我,我就在哪里过年。”

  “我可不敢留你,”顾夫人说道,“那边过年才有过年的氛围,我这儿过年也冷冷清清的,除了容儿的几个同窗好友,甚少有人过来拜年。”

  “既然姨妈这么说了,要是我今年不来拜年,岂不是辜负了姨妈对我的好?”唐皎皎眨眨眼,娇俏的说道。

  顾夫人停下手上的针线活,问道:“你知道你爹爹和你妹妹如今还在京里吗?”

  唐皎皎笑容一滞,眸子里的光暗了下去,“知道。”

  “那你会去看一看吗?”

  唐皎皎咬着唇摇头,“他也知我在京里,却不闻不问,只当没我这个女儿,那我也当没这个父亲。”

  “你别怪他,他自己过得也不好,要是接你回去,岂不是拖累了你?只是今年过年,你得去一趟,否则外头都会说你不孝。”顾夫人劝道。

  唐皎皎沉默半晌,终究是点了点头。

  在每家每户都热热闹闹准备新年的时候,唐家院子里依旧冷冷清清。

  唐娇颜透过窗户看到唐老爷颤颤巍巍的回来,便扯着嗓子喊道:“我都没有新衣裳过年!爹爹,给我银子,我要去置办过年的新衣裳!”

  唐老爷怀里抱着酒坛子,满脸红彤彤,浑身带着酒气,他一把砸了空空的酒坛子,怒道:“哪里还有银子!”

  唐娇颜瘪了瘪嘴,继续道:“那就去找姐姐要!”

  “你说哪个姐姐?”

  “两个都可以!她们过得都比我好!她们在过富贵的日子,凭什么我就要过这种一贫如洗,衣服都要自己洗的日子!”唐娇颜越说越委屈,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

  她从前也是天之骄女,在京里各种宴会中,都是人群中心人物,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巴结她。

  没想到一步之差,确实从天到地的巨大沟壑。

  “那你自己找她们要银子去!”唐老爷晃晃悠悠的进了屋子,大力的摔上门,整个屋子都颤抖了一下。

  唐娇颜吓了一跳,愈发委屈了。她抹了抹眼泪,起身穿衣裳准备去找唐娇容。

  冬天井水冰凉,加上晒的衣裳不容易干,唐娇颜身上的衣裳许久没洗,已经发黄了。

  她不再在乎形象,趁着天没黑早些去找到唐娇容要些银子才好。

  唐娇容顾忌夫家的看法,只好和唐家划清距离,这么段时间来,就算心中想念的紧,但一封信一句话都没有给唐家,只当自己不是唐家女儿了。

  她在夫家自身都难保,膝下两个亲生儿子都被抱去婆婆那儿教养。那两个孩子自打落地就没有离开过她,为着这事,不管她怎么闹,夏家人都不松口。

  没有办法,唐娇容只能以泪洗面。夏少爷娶了几房姨娘,甚少来她这儿,唐娇容更加孤苦无依了。

  这日用完晚膳,唐娇容也没事做,便倚在栏杆上对月叹气。

  突然丫鬟进来,说唐老爷来找她。

  唐娇容吓了一跳,差点从栏杆上摔下去。

  她的心快跳出来了,掐着声音问道:“他来做什么?少爷知道吗?”

  “唐老爷有急事,门房拦不住,少爷还不知道。”

  唐娇容匆匆出去,要赶在夏家人驱赶唐老爷时,她先把唐老爷送出去。好歹是她的父亲,她不忍父亲受辱。

  唐娇容及时的在门口拦住了唐老爷,不待细问,就拉着唐老爷往外走。

  “我有话问你!”唐老爷说道。

  “先跟我出去。”唐娇容拉着唐老爷匆匆出了夏府,转了个弯进了巷子里才放开唐老爷。

  她这才有机会打量唐老爷,只见唐老爷满脸胡子,衣着邋遢,整个人胖了许多,再没有从前的威严。

  “颜儿怎么没有好好照顾你?”唐娇容责备道,唐娇颜毕竟是个女儿家,年纪也不小,早该担起当家的责任了。

  “我正要问你,颜儿有没有来你这里?”

  唐娇容疑惑:“容儿怎么会来我这里?”

  “到这个时候容儿都不曾回来,我心中着急就出来寻找,找了一路也不见她的踪影。”唐老爷焦急的说道。

  “父亲别急,想来是去找皎皎了,听闻她和姨妈住在一起,你快去看看。”唐娇容催促道,她倒是不担心,唐娇颜年纪不小,平常见着也有一股聪明劲,想来是不会被人骗走的。

  唐老爷要走,唐娇容心软拉住了他。她那拿出怀里沉甸甸的荷包,塞到唐老爷怀里:“这点钱拿去置办些过年的东西。”

  唐老爷沉默不语的收下银两,转身踩着月光离开。

  唐老爷整日喝酒睡觉,身材宽大了一圈。唐娇容盯着父亲的背影,却头一次觉得父亲是如此的瘦弱和疲惫。

  待唐老爷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时,唐娇容早就红了眼圈,脸上犹有泪痕。

  唐老爷靠记忆和问路到了祝宅,门口没有守门,他便大力敲门。

  寂静的巷子里,这敲门声十分刺耳,将祝宅里所有的人都引了过来。

  打开门,看到焦急的唐老爷,顾夫人问道:“姐夫怎么来了?”

  唐老爷踮起脚往里看,问道:“颜儿呢?”

  顾夫人和唐皎皎相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疑惑。

  “容儿不曾来这里,出什么事了吗?”顾夫人问道。

  唐老爷眼神复杂的看了唐皎皎一眼,随后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唐皎皎忍了又忍,终究没忍住,对着唐老爷的背影说道:“我也是唐家人,要是家中出了什么事,父亲别瞒着我!”

  唐老爷脚步一顿,眼神怪异的瞅了唐皎皎一眼,这一眼直叫唐皎皎后背发凉。

  她想起来了,从前唐老爷就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用这种眼神打量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