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长公主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13 2019.11.14 20:44

  夜深人却不静,唐皎皎出来的时候,耳边充斥着远处热闹的声音。

  这儿稍偏僻些,除了借路的宫人,甚少有贵人从这边走。

  没想到吴谦尘并没有走远,唐皎皎脚下一顿,依然提步上前,在他面前站定。

  吴谦尘开口说道:“我与大嫂说了,你自己出宫去。”

  唐皎皎垂下眼眸,未置可否。她转身,就要往宫外去。

  吴谦尘不知何故觉得心中憋了一股恶气,待他恢复理智时,手中紧紧攥着唐皎皎的袖子。

  唐皎皎侧过脸,满脸迷茫。

  吴谦尘哂笑:“你这副漠然的样子,倒是一点也没变。”

  唐皎皎细细嗅着,能嗅到空气里若隐若现的酒意,她肯定的道:“你喝酒了。”

  吴谦尘松开袖子,迈着大步离开了。

  他今夜的失态只是一个小插曲,唐皎皎缩回手时,早就抛之脑后。

  吴谦尘说得出做得到,加之他如今权势滔天,他既然说不让唐皎皎再进宫,那自有他的法子。

  当中的原因唐皎皎猜到几分,作为三皇子的得力大将,吴谦尘理所应当为了这一份难得挣来的江山和荣耀鞠躬尽瘁。

  心中想着事情,冷不防遇上一行贵人。

  为首的女子,锦衣华服,张扬艳丽。唐皎皎再熟悉不过,那是成玉县主。

  李氏满门忠烈,只剩下一襁褓里的小丫头。当年圣上见其可怜,封了县主在宫中抚养,和唐皎皎差不多的年纪。

  两人同长在宫中,待遇可谓千差万别。唐皎皎被太后捧在手心里,金尊玉贵的长大,成玉县主只是按照县主的品级,衣食不缺罢了。

  成玉县主出嫁时选了一个好夫婿,巴住了三皇子,如今跟着飞黄腾达了。

  再次进入皇宫时,成玉县主觉得心中多年的积郁一扫而空。

  再看到面前的女子,她愈发的兴奋了。

  “我还以为这是谁呢?不是皎皎吗?”

  既然被点到名,便无处可躲,唐皎皎迎上去行礼:“成玉姐姐安好。”

  成玉县主装模作样的思索了片刻,道:“我左思右想,都想不出妹妹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入宫的,沛国公府已不在,妹妹现在和吴将军毫无瓜葛,可不就是庶民一个。”

  人群里有人毫不客气的道:“可不就是厚着脸皮进宫来,妄图用从前的恩情要些赏赐。”

  这人的话打开了众人的话匣子,立刻有人接口道:“从前看唐姑娘的时候,穿的可是贵气逼人,如今穿的用的,连我家丫鬟都嫌弃。”

  “什么姑娘?也该尊称一声夫人,虽然我从未见过这么落魄的夫人。”

  那一行人似乎以奚落唐皎皎为乐,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的风度。唐皎皎倒是听说过,此次三皇子登基,京中可出了不少暴发户。

  这些不痛不痒的讽刺,唐皎皎还是很有涵养的。

  “对了,我可听闻先皇在时,曾有意将她许配给废太子。亏了她命大,否则就和废太子一起去了。”

  这场奚落,越来越控制不住方向,竟然谈论到了先皇之上。

  成玉县主享受着众人对唐皎皎的践踏,丝毫没有出面制止之意。

  如果说之前是聒噪,那提到先皇和废太子,唐皎皎才真正的怒从心来。

  “慎言!”唐皎皎高声提醒,“竟敢妄言先皇。”

  那群原本叽叽喳喳的女子果然住了嘴,竟敢在皇宫里议论先皇,只觉一阵阵后怕。

  成玉县主心有余悸,但又倔强不愿意在唐皎皎面前低头,她硬着嘴斥道:“我们说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评判了?你自身都难保,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皎皎只是念在和姐姐一道长大才出言提醒,既如此,皎皎便先出宫,不挡着众位姐姐的路了。”唐皎皎半软着语气说道,她现在只想快些出宫去。

  这熟悉的语气,让成玉县主想起从前那些年里对唐皎皎的羡慕和嫉妒,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先不急,我审审你,你是如何浑水摸鱼进宫来的?”成玉县主毫不客气的发问。

  唐皎皎不想把更多的人牵扯进来,她便道:“我想着圣上和娘娘从前对我的好,便进宫来道贺。”

  “这么说来你是偷偷溜进来的?”成玉县主咧开嘴,“既然如此,我就要代娘娘教训教训你,擅自入宫,罪责可不小。”

  唐皎皎轻蹙眉尖,她记得成玉县主养在先皇后膝下,两人并无过节,成玉县主今晚又何必致意刁难。

  “哼,宫法森严,别怪我不顾姐妹情了!”成玉县主厉声说道。

  唐皎皎神色淡漠,刚想开口却被人抢白了去。

  “成玉好大的口气。”威严的女声从众人身后响起。

  众人转过头,待看清那人的仪仗时,纷纷让开路来。

  成玉县主阴晴不定,半晌还是低下头颅,道:“长公主殿下。”

  闻真长公主走上前来,挡在唐皎皎面前,冲着成玉怒道:“你方才说什么,本宫未曾听清,你再说一遍。”

  成玉县主只好屈膝行礼,恭恭敬敬的道:“成玉给长公主殿下请安。”

  闻真长公主一双凤眼扫视了一圈,道:“一条小路上挤了这么多人,都散了。”

  成玉只好带着众人离去了。

  闻真长公主挥退伺候的宫人,拉着唐皎皎单独说话。

  “公主过得可好?”唐皎皎迫不及待的问道。

  闻真自嘲道:“我如今是长公主了,能不好吗?”

  唐皎皎拍了拍她的手,不知从何安慰。闻真和先太子一母同胞,太子先是被废黜再被幽禁,不知生死。

  “我送你一段。”闻真拉着唐皎皎往宫门的方向去。

  走到熟悉的地方,闻真总要说起陈年往事,那时先皇强健,太后安康,太子带着两人嬉笑玩闹,免不了要受长辈的斥责。

  等到宫门时,唐皎皎的眸子已然湿润了。

  “我就送你到这里,”闻真停下脚步,“以后宫里的一切都与你无关,忘了一切,自去过活吧。”

  唐皎皎擦了擦眼角,声音颤抖:“多谢公主相送,只是从前的一切忘不了,也不能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